[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胡锦涛的“看法”与“办法”/冼岩
(博讯2008年01月19日发表)

    在胡锦涛即位之前,所谓“改革话语”成为一种意识形态,其核心是“市场至上”、“把一切交给市场”的原教旨主义。在这种意识形态话语笼罩下,“改革”的市场取向不容质疑,市场化过程中衍生的弊端不容清算,不然就是“否定改革成绩”。在“改革话语”强力导向下,媒体自觉过滤各种非主流言论,对“改革”的反思只能见之于网络。
    
     胡锦涛从西柏坡“朝圣”起,一步步表明态度,逐步打破市场原教旨主义对“改革话语”的垄断,为官方意识形态带来“以人为本”、“科学发展”、“和谐社会”等清新之风,体现出不同寻常的理论勇气和政治勇气。对社会主义来说,胡的新意只是对传统理念和本源价值的回归;对中国近20多年“改革开放”的实践来说,胡的做法却是离经叛道。一时间,胡锦涛“向左转”的惊呼不断——要知道,在延续20多年的“改革话语”中,左是禁忌,是原罪,是万恶不赦。 (博讯 boxun.com)

    
    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多次提到“思想解放”;最近中共高层智囊施芝鸿也专门撰文论证“思想解放”。从胡锦涛对邓江改革路线的突破而言,确实无愧于“思想解放”一说。这里所说的“解放”,不同于市场原教旨主义那种只放开市场一个方向,而将其他方向都牢牢锁死的“思想解放”(其经典表述是胡舒立女士的《理解“解放思想”》一文);后者名为“解放”,实为“固化”,试图将中国未来固定在30年前确定的方向和路径上。既然是思想解放,就应该允许怀疑一切,为什么市场化改革本身就不能成为怀疑对象呢?既然是改革,就应革除一切不适应于时代、为民众所不乐见的劣政,为什么在一种改革路径的缺陷已经使数以亿计的人蒙受苦难、付出代价时,仍然不允许反思和调整呢?毫无疑问,从胡锦涛到施芝鸿,所谓“思想解放”也是有明确指向的,即指向更加注重社会公平和经济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但至少这种指向是对新情况、新问题所作的与时俱进回应,与那种固守市场化一个方向的原教旨主义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说在基本道路的选择上胡锦涛既有看法又有办法,成功实现了改革开放以来最大一次方向性调整,那么在治理现行体制的最大顽疾“腐败”上,他却显得力不从心。在最近中纪委全会上,胡锦涛以4个“一以贯之”高调表明了执政党的反腐立场。但正是这4个“一以贯之”,证明本届中国领导人对腐败其实还是“有看法没办法”。在4个“一以贯之”下,腐败不但没能得到有效遏制,反而愈演愈烈、根深蒂固。既然反腐的立场、办法仍将“一以贯之”,显然腐败蔓延也仍将“一以贯之”下去。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能怪胡锦涛。腐败的屡治不愈,正表明谁也拿它没办法。从国际经验看,治理腐败的有效途径是“缩官权,扩民权”。但执政党即官权代表,要执政阶层主导大幅度的官权缩减,比“骆驼穿针孔”还难。历史上似乎也惟有毛泽东作过此种尝试,但毛的尝试也是在确保其个人至高无上权威的前提下进行的,因此不可能不陷入某种知行悖论。当代以吴敬琏地位之显赫,大声疾呼缩减官权之一的国企垄断,却也应声寥寥,可见既得利益之庞大与顽固。胡锦涛的力量当然非吴敬琏可比,但他受到的局限和牵制也更多,谁知道他会站在哪边,他又能站在哪边呢?
    
    有人说,市场化进程必然导致贫富分化,在权威政体下实施市场化必然伴随权力资本化,这一切都非人力可以扭转。是的,一切都是必然的,也都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处身于此不公正过程中的人心无法平静,仅靠“兜底式”的收入调整政策及对于“和谐社会”的展望,无法抚平人心。人心不平,所谓“和谐”就只能建构在沙堆上。沙上筑高楼,支撑它的只是经济增长;一旦经济形势逆转,“和谐”即难以持续。正因如此,对邓江发展路径有所突破的胡锦涛,也仍然一再强调:“发展是科学发展观的第一要义”。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1/2008011913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