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论胡锦涛为什么要排毛?/武振荣
(博讯2008年01月03日发表)

    据介绍,石仲泉先生是中共党史学家、研究员。……前不久,他在11 月29日15时做客《强坛》,并以《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旗帜和理论的 创新发展》为主题与网友及清华大学学生交流。主持人说:网友和同 学提出的

      “第一个问题是这样的,请问石老师,为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理论体系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   等重大战略思想,却没有包括毛泽东思想?”

     石先生说: (博讯 boxun.com)

      “不包括毛泽东思想不是我说的。十七大报告讲得明明白白,就   是说这个理论体系就是什么什么,就没有把毛泽东思想包括进   去。”

    明确告诉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排除毛泽东思想,是胡锦 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并得到十七大通过的。(引自《博讯》 2007年12月29日文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排除毛泽东思 想: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

    胡锦涛排除毛泽东思想──这不是我的提法,而是官方的说法。在此 之前,邓小平、江泽民只是“做”,而没有说,这一次胡锦涛又是 “做”,又是说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对此问题发表如下见解就不 会显得唐突:

    一、就接班人家法之脉系讲,胡必排毛:

    中国共产党的接班人制度是封建、宗法制度的继承,因此,我们在分 析党内接班人问题时,就不能够排除对于传统制度的理解。所以,我 们即使认为共产党人都是一家人,那么,“人的仇敌就是自己的家里 的人”(《旧约.弥迦书》第七章第六节)的话之真理性,我们就应 当认真0思考之。事实上,一部延续了数千年之久的中国古代封建史 和宗法史上所发生过的不计其数的“为了政权”,“儿子杀老子,老 子杀儿子”(林彪语)的事件,可以提醒我们对此问题的注意。

    在宣传上,中国共产党被鼓吹成一个“革命”的政党。其实呢?它在 某些方面是完全复旧的党,特别是在党内权力斗争中,它暴露了赤裸 裸的古代“宫廷”本性。1966年5月18日,林彪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 大会议上的讲话就是一次很好的自我暴露。他把发生在的党内的路线 斗争,同中国历史上的“宫廷政变”、“宫廷阴谋”联系起来看待, 难道是一种偶然的事件吗?不是的,这是共产党内部权力斗争白热化 问题在共产党高层人物中潜意识里的反映。到毛泽东死亡前夕,毛给 叶剑英讲“刘邦死后,吕后篡权”,“周勃、陈平反正”的故事,也 属此类。

    邓小平在“复辟”后,提出了“拨乱反正”的宗法式调子,亦不是巧 合,事出有因。众所周知,邓小平在“复辟”后把毛系列上的接班人 统统干掉,有的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有的坐牢,谁没有看见 呢?当然他在这样作的同时,自己也闹出了一个接班人的邓小平系 列,而胡锦涛本人,就是此系列中的第二人啊!所以,邓系线上的 人,在翅膀变硬的时候排毛,就一点而也不奇怪。

    二、就中共党史被“一分为三”来讲,胡必排毛:

    中共建政后的历史被毛泽东和邓小平分成了以下的三段:1949~1966 年的第一段;1966~1978年的第二段;1978~2007的第三段。每后一 段的价值存在的前提是对前一段的“否定”。而就在这样的“否定” 中寓于了中国共产党历史“前进的动力”。因此,在“动力”不被 “发动”的时候,共产党就会“停滞不前”。

    我承认:中国共产党是作为一个革命的政党在中国实现了不断坐大的 历史。因此,我从来不把它和西方的纳粹主义政党或法西斯政党相提 并论,以为它在政治上仅仅是一个邪恶的政党。我的研究表明,如果 说共产党是“邪恶”的,那么“邪恶”与其说存在于党的政策和政治 过程之中,不如说存在于它的历史之中。因此,即使共产党在它建政 后的“主观愿望”上本着一个“为人民服务”的“道德动机”,但是 它的历史的内在的“恶”却迫使它要作出迫害别人的事情,又如果又 说迫害别人的行为最终又促使它进行“自我迫害”的话,那么,分段 的历史就是它的遗留物,就好象毒蛇退的皮一样。

    胡锦涛是第三段中的人,因此对于第二段中那个非常走红的“毛泽东 思想”怎么能够不排除呢?在这里,我以为:不排除是反常的,排除 是正常的。我们应该知道,第三段的“改革开放”没有独立自主的价 值,它的价值的起点是建立在对第二个阶段(“文化大革命的动乱阶 段”)的“全面否定”的基础之上的;因此,只有第二个阶段上的事 物一股脑地变成了“反面东西”时,第三个阶段上的事物才可以“立 正”。

    三、就毛泽东思想的后半部(文化大革命部分)   是毛泽东“个人”的作品,也是毛“排除”了党的   “集体领导”和“集体智慧”之后的产物讲,胡必排毛:

    毛泽东有一句非常的言论:“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 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毛主席语录》)。就这一句话分析,毛泽 东作为一个传统式的革命家,有两个不同的“落脚点”:“群众”和 共产党。因此,1966~1969年的毛泽东在“排除”(文化大革命中叫 “踢开”)了共产党组织之后,站在了“群众”中间,由党的“主 席”变成为“群众”的“领袖”一事就很典型。但是毛泽东之后的所 有共产党人都失去了毛在“文革”中的这一个本领了。他们只有“一 边倒”地“相信”党,再也没有人敢去象毛泽东那样地搞“相信群 众”的事情了。别人不说,就说1989年政治风波中的赵紫阳吧,他在 一个完全有理由“倒”向人民“一边”时,为什么没有“倒”呢?原 因不是很清楚的吗?中国不可能出第二个毛泽东!也就是说毛之后的 中国共产党已经与人民群众划清了界限,脱离了与人民形成的“原 始”的关系,变成了一个没有“群众”自觉跟随的赤裸裸的专政党。 人民群众利益和共产党利益的完全对立和冲突,使共产党人不得不放 弃毛的“群众路线”。

    如果说在60年代,党的利益和人民群众的利益还有着“交织”存在的 现象的话,那么,66运动的发生就等于打破了“交织”的关系,从此 之后,人民和共产党的公开的对立和对峙,就造成了中国民主运动的 完整历史。问题是,当这一部历史的意义日益彰显时,共产党高层保 持政权的手段就只有借助于“6.4”式的屠杀的这一招了。就此而 言,胡锦涛排毛的行为是要净化掉“毛泽东思想”中的那些与“革 命”因素联系着的一切。

    为什么会这样呢?应该知道,到邓小平时期(不是“时代”),中国 共产党高层已经意识到保持共产党政权不变的最佳方式,不但不是毛 的“革命方式”,而且是排除毛的“革命方式”以便“恢复”在中国 存在了数千年之久的“传统的方式”:

      “那就是一些什么‘主义’都不信,但掌握了权力,并且决心用   一切手段维护权力的人所施行的统治”(美国法学家德沃金   语)。

    四、就目前中国形势讲,胡必排毛:

    共产党内出现排毛现象,并非今天的事情,它由来已久。第一个排毛 的人是华国锋,在毛死后“尸骨未寒”的情况下,他抄了毛的家,把 毛的亲人和身边的人一网打尽的做法是排毛的开始;接下来就是邓小 平的排毛了,而胡锦涛──这个在政治上隐藏真面目很有术的人的这 一次公开排毛那是第三轮的事情了。

    其实呢?毛──这个人有一个特点,他生前已经把事情做到了这个地 步:所有想在他之后接着做的人就不得不排他。华国锋不排毛,就拿 不到权;邓小平不排毛就搞不了“改革”;胡锦涛不排毛就立不起他 的“科学发展观”。

    排毛不是“非毛”──这是我在近几十年的研究中一直坚持着的观 点。“排”是把毛“放到一边”,本意是不要叫“毛”碍事。但是与 排毛的意义相关的是,毛对于共产党高层来讲,却总是有一种“碍 事”的性质,所以,毛泽东死后,共产党要想“前进”一步,就都得 排毛一步。华国锋排毛的结果,闹出了毛和“白骨精生活了半个世 纪”的荒谬故事;邓小平排毛的结果,弄出了毛在中国搞“十年动 乱”的荒唐历史;而胡锦涛的这一次排毛,也许会闹出“排”“共” 的结果呢!排毛主义者们也有一些不理想的地方,那就是毛对于他们 来说好象是“排”不完,有的时候越排越多!

    要知道,毛泽东思想在当年是以很粗糙的方式普及到中国人民中间 的,与此“粗糙”性有关的是,它在中国普通人中间的存在也是很 “粗糙”的,因此,它不是“专家学者”的“精细”方式就可以清除 掉的。在今天,中国普通人若是对某种价值有一种直接的肯定,那 么,价值的另外一头好象又多多少少地涉及到毛的因素。譬如,当邓 小平牌的“改革”在把中国推入到社会分配最不公正的地步时,毛 “粗糙”的“社会主义”理论中的共同富裕、大家有饭吃,有房住, 享受公费医疗和享受公费学校教育的观念就会冒了出来;当共产党内 贪污腐化、卖官鬻爵形成风气时,毛的“为人民服务”的观念也就冒 出来了;当人民对于共产党统治的不满日益加深时,毛的“对反动派 造反有理”、“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的那些话,又好象在人的耳 朵边响起。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人们才可以解读胡锦涛为什么要排毛。胡的 排毛行为,表面上看,是“主动”的,其实呢?是“被动”的。也就 是说,毛的因素在“排”的过程中,产生了一种“连续”存在的性 质,不“排”就“碍事”,“排”却“排”不完。质言之,若说毛泽 东思想是“思想”,而华国锋的体制(当时中外有“华邓体制”之 说)、邓小平的“政策”,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连同胡锦涛的“科 学发展观”都不过是披着“思想”之“皮”的幼稚的“政治伎俩”。 历史上也许存在着一种“错误”的“思想”,但是任何专制政治家的 幼稚“政治伎俩”都永远上升不到“思想”的水平!

    五、结论:

    如果说世上存在着“孤魂野鬼”一类东西的话,那么,就非毛莫属的 了。毛虽然是共产党的唯一一个使党坐大的领袖,但是党不接纳他, 最后撇了他;他虽然在1966年中国大事变中变成人民政治解放运动的 “导师”,但是,他在1969年又抛弃了人民而选择了被人民已经“打 倒”了的共产党,所以他最终又和人民断绝了关系。就此而言,死后 的毛泽东不甘失败,象一个“幽灵”一样地在中国大地上徘徊,就是 一个地道的中国现象;分析它,我认为:中国未来的民主运动虽然不 可能和毛发生“正面”的联系,但是在它之中,毛的因素“交织”存 在的可能性却不应该被我们完全排斥之!就此而言,中国民运人士研 究“用毛打共”的问题,也不失为一种策略或方法。

    (2007-12-29)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1/2008010308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