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富总裁的“穷小子”包装/武振荣
(博讯2007年12月24日发表)

写在韩国大选之后(之3)

    武振荣

     200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莱辛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分段的文化中” (见2007-12搜狐:《诺奖得主莱辛发表演讲:因特网让一代人空 虚》)。这句话勾起了我对于中国问题的思考。我以为:我们中国人 不但生活在一个“分段的文化中”,而且还生活在一个“分段的政治 中”。所以,在上一个世纪60年代中叶的中国即使发生了与美国、法 国同期、同规模的民主运动,但是,到今天为止,中国人民没有能够 从这一伟大运动中继承下民主的精神和民主运动的模式就是我们的不 足;在我们没有认识这种“不足”,并且克服它时,我们就只能匍匐 在专制主义者门的脚下,好象中国既没有发生过一连串的民主革命, 也没有发生一连串的民主运动,完全是一张民主的“白纸”。 (博讯 boxun.com)

    我对于上述现象长期思考所得出的结论是:文化“分段”和政治“分 段”使之然。这样的结论到底对不对?在目前韩国刚刚落下帷幕的第 17届总统大选中好象得到了一种“证实”。

    在大选中胜出的李明博是一个大富翁,拥有3,800万美元资产,是韩 国“最富有的总统候选人”(《朝鲜日报》文章《从穷小子到最富有 的总统候选人》)。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韩国大选中却用“穷 小子”、“捡破烂的大学生”和“卖爆米花”的小学生之类的话语 “包装”着。看着这样的“包装”,我想起了中国前毛泽东时代的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故事。可是呢?在中国──一个并没有摆脱 贫困的国家中,“穷人”和与之有关的事情都已经吃不开了,而在韩 国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按照中国标准),大富翁却要用 “穷小子”的“外衣”“包装”──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的看法是,在韩国,政府的组织虽然是“分段”的(并且“段”分 得很明显),但政治却没有“分段”。政治家拉选票的方式所表现出 的是政治过程的统一,用“穷小子”“包装”大富翁的情形恰恰说明 了,民主政治中存在着一个“为穷人服务”的底线。需要说明的是, 服务是不是真的为“穷人”?这当然是一个有待讨论的悬而未决的问 题,但不需要讨论的是,在宣传上它是“为穷人”的。也就是说,在 民主的宣传中,候选人打出一个“穷小子”的牌子是有好处的。选战 刚刚拉开帷幕,在大国家党内部,李明博叫阵朴槿惠时,李明博的支 持者们用李明博小时候“挨过饿,知道饥饿是什么滋味”的话来反对 没有挨过饿的朴(她是朴正熙的女儿),结果,在党内胜出。在同其 他11个候选人的较量中,大国家党如斯宣传:李明博“上小学的时 候,就开始卖爆米花,还在火柴上粘硫磺卖。因为在军队铁丝网外卖 紫菜包饭和白面饼,他被宪兵抓住挨了打……”,于是,就有了从 “挨饿”的“穷小子”、“捡破烂的大学生”到企业总裁的光荣历史 了,因此,他在作为总统候选人时,用我们中国过去的老话讲,没有 “蜕化变质”:他“脸上沾上煤灰,指甲缝里有污垢”(以上引文见 近期《朝鲜日报》中文网)。

    议论至此,我得说明,我的这三篇文章的写法有一点特别,不是专门 写韩国大选,而是借助于韩国大选说中国的事,所说的事,不是没有 疑问的,而是有疑问的,于是,我的文章的意思就是“启发”性的, 它不是要给读者们一个现成的结论,而是要给读者们思考我们应该如 何解决中国社会政治“分段”中所发生的问题。

    近58年以来的中国政治是“分段”的。它分成了毛泽东段和邓小平 段。这两段中没有可以连接的东西。后一段的价值建立在对前一段价 值的“全面否定”之上。又因为这样的事情是完全“人为”的,所 以,它是当权派动用了国家和社会的一切可以使用的舆论、宣传手段 作成的。到今天为止,它在普通中国人身上造成的影响非常深刻,以 至于普通人在看待问题和分析问题时,很难以从中摆脱出来。

    在毛泽东的那一段,中国社会产生了“贫下中农当家作主”、“工人 阶级领导一切”、“无产阶级光荣”、“劳动人民伟大”、“人民群 众创造历史”、对共产党当权派“造反有理”等观念,虽然这样的 “观念”并没有完整的可以与之匹配的“事实”,但是,它作为一种 独立的精神之价值却等待着“事实”之填充。可是呢?在邓小平这一 段中,这一切被破坏掉了,被认为是妨碍中国经济进步和社会发展的 东西,而要“全面否定”之。于是,先行的“观念”应该在后来的时 间中匹配相应“事实”的情况──就被耽搁了。中国政治却在本来需 要“继承”的状况下开始了一个使原有的一切都变成为“白纸”的 “新开端”。

    在近二、三十年一来,中国还挂着“社会主义”的招牌,但是“人 民”、“穷人”、“无产阶级”、“劳动人民”这些词和它连带着的 “观念”(这些观念通常都系带着“民主的前价值”)都好象已经完 全过时了。在许多异议人士的手里,它甚至变成了“笑柄”。可是 呢?在韩国这样一个“资本主义的国家”中,我们却发现了“穷 人”“白手起家”的故事是如何可以赚来选票──这对于我们中国 人,难道不是一种讽刺吗?

    就这样的事情,使我想起了帕累托在《普通社会学纲要》一书说的一 段话:“说实在的,无产者在任何政党里都没有对手;在书本、报纸 中、在戏剧表演和议会辩论中,所有富人都声明想为无产者谋福 利”。可是,我们中国一些搞民主的人连这个都不懂。他们在搞民主 时,竟然使出了对“人民”“口诛笔伐”的本事,其中有一个人还 说:要“象防贼一样,警惕着政府和人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情呢?我以为它是政治“分段”对于我们中国人在政治上造成的不良 后果的反映之一。

    和世界上其他民族比较起来,我们中国人经历的政治运动是非常丰富 的,几乎可以说每一个人都在政治运动中产生了自己的“经验与教 训”。但是,政治过程如果是统一的,没有被邓小平的方式武断地分 成为两段,那么,我们中国的民主化的时间很有可能提前。可是, “分段”造成的恶果使我们不知不觉地变成为 ,《狗熊掰包谷》寓 言中的“狗熊”了:掰掉了一个包谷棒子,夹了胁窝,再掰的时候一 抬前爪,就给又掉了……,依次类推,掰了半天,结果只拿到一根包 谷棒子。

    在人类古往今来的生活中,人们有时候拿到了一个价值,这好象是 “碰运气”的事情。但是,认识价值、评估价值和使用价值就不是 “凭运气”能够解决的了。它需要“智慧”。在我们中国的目前,如 果“民主”(现代人生活中的最大价值)不仅仅意味着是书本上的东 西的话,那么,在我们过去的所作所为中去寻找它,就是“智慧”给 我们的指示,也是我们运用“智慧”的场所,俗话说:“好钢用在刀 刃上!”

    (2007-12-23)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2/2007122409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