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郭泉:民主先声87——退党、退团、退队,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博讯2007年12月23日发表)

    2007年12月14日,中国民主同盟南京师范大学委员会林振山教授向我递交了《关于开除郭泉民盟盟籍的决定》,称我“于2007年11月上旬在网上以中国民主同盟盟员的身份给胡锦涛、吴邦国发出公开信,宣扬要在中国实施西方的多党竞选政治制度。其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国民主同盟章程相关条款。……为坚持中国民主同盟的政治主张和严肃盟的纪律,本委员会决定给予郭泉开除盟籍的处分。”

    他们原本的如意算盘是劝退我,称“开除我政治成本太大”。而我认为我自退的成本更大,于是,我当然坚持“只接受开除,不考虑自退”。

     其实,我对目前所做的任何事情都进行过周密、精细的计算,我甚至对我的所有政治文章的措辞的激烈和温和程度,以及我对内对外的性格态度都进行了准确的论证。但是,我却没有计算到民盟居然会愚蠢到开除我。这不是因为我挂一漏万、顾此失彼,而是我实在高估了对手的智力,我根本没有想到,在如此重大事件上,对手竟然如此不堪。只要他们能稍微计算下开除我的政治成本和收益之间的比例关系就可以立即作出合适的行为判断了。可惜,他们根本没有思维或是根本没有独立思维。就象我们上街买菜,看中了某样菜,我们一定想到是如何进行讨价还价,但是我们绝对想不到对方会说“免费奉送”或“有价不卖”。 中国民主同盟南京师范大学委员会对我的开除决定无疑就是这样一个极端的自杀行为。 (博讯 boxun.com)

    他们的这一自杀行为,将使得中国民主同盟在21世纪的中国民主运动中丧失其伟大的历史遗产,丧失黄炎培、罗隆基、章伯钧和储安平等一大批伟大领袖视死如归、坚持终生的用血和生命换来的“民主灵魂”。这一行为,将使中国人民再次体悟中国所谓的民主党派从独立政党到“花瓶”再到“儿党”、最后堕落成“中共的民主党支部”的可耻历程。

    但是,我个人认为不应该是民盟不会计算,而是他们背后的那个鬼魅计算错误,或者就是直接想要这个结果。因为,开除的决定,对民盟来说是极端不经济的。但是,好笑的是,这个决定对民盟背后的那个鬼魅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鬼魅也许会认为,倒霉的是民盟而已不是鬼魅。其实,鬼魅的如意算盘也打错了。这只会向全国人民彻底暴露其邪恶本质。

    我曾建议中国民主同盟南京师范大学委员会主委林振山教授、副主委余多慰教授和于正副研究员,我说开除我对民盟不利。他们也表示开除我的政治成本太大。但是,他们的面部表情十分复杂,流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情。林振山教授甚至还表示对被引进到南师大感到后悔,他说,如果不来南师大,就不会遇见如此棘手的事情了!他和我是南京大学校友,都是在2001年被引进到南师大的。我是1999年南京大学哲学博士毕业,到南京师范大学博士流动站做博士后研究。我2001年被引进到南师大文学院,林教授同年被引进到南师大地科院。

    民盟开除我的消息被我封锁了3天。这三天我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我一直在思考是否要公开这个事件,期间对这个事件的所有涉案人员的未来处境也进行了全面的思考,但是,最后考虑到这个事件的重大意义,为了21世纪中国的民主事业,为了最广大的劳苦大众,我决定公开这个事件。公开这个事件的目的在于,让国人认识中国的执政党及其帮凶是如何打击中国人民的民主要求和民主思想的。我的七份公开信以及政论文集《民主先声》都是提倡人民当家作主的,都是提倡人民有权选择执政党的,都是提倡“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的民主政体”的。如果你们认为这样的思想不对,而你们的专制独裁对,那好,我们来一个全民公投呀,看看你们到底能得到多少选票!

    为什么不公投呢?怕什么呢?是怕人民不投你们的票吗?是的,这就是你们就反对“票决”的根本原因!于是你们只提倡你们的“党决”,反对人民有权选择执政党。

    面对这样的反人民的执政思维,任何一个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正直、高尚的人都必然公然与你们决裂。我本不是共产党,如果是的话,我一定主动退掉这个党。但是我以前是这个党的预备组织的成员。虽然,已经超龄了十几年了,早已不是共青团员、少先队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2/2007122308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