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理性探討民主與民生關係/李怡
(博讯2007年12月11日发表)

    理性探討民主與民生關係

    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力撐曾德成,指「在香港百多年歷史,及縱觀一些民主國家的歷史,看不到民主與民生有關係,不是一定要一人一票,才可發展民主與民生的。」另有消息人士透露,政府不希望是次事件,影響社會心平氣和及理性探討民主與民生的關係。筆者今天且響應政府要求,撇開曾德成的失儀問題,嘗試理性探討一下民主與民生的關係。首先,討論有關問題,須澄清兩個要點。一是陳太並無說過「無民主就無民生」,她的說詞是:「民主同民生是不能分割的,無民主,無公義,弱勢社群得不到照顧。」其次,在概念上,「民生」不同於經濟,經濟發展好,「民生」未必得到照顧。一個社會整體經濟上升,與是否令所有人民包括弱勢社群在內均受益,並非同一回事。儘管經濟發展是有益民生的必要條件。曾德成之所以一聽到陳太說「民主與民生不能分割」,就跳起來,「有感而發」,固然同他先入為主仇視陳太勝選有關,更重要的是陳太這句話觸動了他效忠的北京中央的主流意見。中央領導人多次見香港特首及高官,都只強調要搞好經濟,民主則說要「循序漸進」;中央領導人談大陸問題時,也強調經濟發展的勢頭好,政治改革就慢慢來;講到中國人權,就說人權最主要是生存權,能養活十三億人已是「世界上人權最好的國家」,至於憲法賦予人民的甚麼言論、結社的自由,都不重要。投票選執政者的政治權利,更談不到。曾德成扭曲陳太的話,說她講的是「無民主就無民生」,於是他問,除非她認為殖民統治有民主,否則她當時做的是否民生工作?英國統治香港的時代確實沒有本地的民主,而是在嚴謹法治之下,市民人人各顯神通,創造經濟奇蹟。但當時作為宗主國的英國本國是有民主的。倘若當年的宗主國是專權的中國,那麼曾德成參與的六七暴動,必然能成功地癱瘓香港經濟,使香港如大陸一樣陷經濟崩潰邊緣,更別說民生了。不過,即使是不得人心的六七暴動,也促使民主英國產生警惕,改善了香港管治,並在暴動後期開始增加福利,包括大建公屋,發展地鐵,並成立廉署肅貪。倒是香港左派當時是反對這些民生措施的,左報指這些是麻痺市民的鴉片。曾德成記得他服務過的《大公報》有這類文章嗎?沒有民主而有民生,是有先例的。比如蔣政權統治台灣後期,就不單發展經濟,而且以中小企業為主流,惠及全民。有民主而民生不佳的情形也有,比如菲律賓、印尼等就是。在全球化經濟發展中,貧富分化,高收入的人大量增加,低下階層也增加,中產反而不受惠,形成M型社會。許多民主國家都面臨這種情景。但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正在糾正這情況。印度前執政黨,每年經濟成長率高達9%,但因為貧富差距,而於○四年被現任總理辛格(ManmohanSingh)取代。原因就是:在有民主而民生不彰的情形下,一人一票的民主機制可以把執政者撤換。

     (博讯 boxun.com)

    至於中國,二十六年的GDP快速增長,是發達國家的好幾倍,但工資增長卻遠遠落後這個幅度。為了維持統治,黨政幹部及體制內人員的工資出現了剛性增長,數量龐大的低層勞工的工資卻呈現黏性停滯。中國的勞動力價格,比在九十年代經濟才開始快速增長的印度,要低10%。在中國經濟最快增長時期──九十年代初期到現在,最發達的珠三角地區,民工的工資十年沒有增長。如果中國有一人一票的普選,會出現這種只有經濟增長卻極少惠及民生的情形嗎?就算會,可以使政權拖二十六年不變嗎?中國二千多年的專權政治,在面臨百姓活不下去的民心異動時期,也會採取一些減賦稅、輕徭役的利民措施。若這也算沒有民主也有民生的話,也只是掌絕對權力者基於「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觀念而不得已的做法。並沒有民主投票的機制威脅他們:若不顧民生,下次投票就要你下台。環顧世界,無民主的國家已越來越少了。無民主的國家,除了個別「掛羊頭賣狗肉」走殘酷的原始資本剝削道路之外,其他如古巴、北韓,以至改革前的中國,都處於經濟崩潰的邊緣,民主國家,儘管並非都是好景,但大致上體制穩定,執政者也不敢忽視手中有一票的弱勢社群。這些世情,曾德成、梁振英想過嗎?還是只一味跟從中央的意向?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2/2007121113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