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白色恐怖的感觉:林彪诞辰百年,夜访林家大湾/林复
(博讯2007年12月09日发表)

    
    来源:搜狐博客
     林复/2007年12月5日,注定是一个倍受世人瞩目的日子。这一天,是中国抗日英雄、也是为中国共产党建立政权立下汗马功劳的中共元帅林彪诞辰100周年的日子。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林氏后人、部分将帅后人、四野旧部后人以及一批对913这段历史怀着深厚感情或难以释然的仁人志士们,已经期待了很久。他们希望在这一天,能够以民间的方式举行一个低调的纪念活动,以寄托对先辈、对英雄的哀思和缅怀。 (博讯 boxun.com)

    
    作为相对较早关注林彪及913事件的林彪研究会,原本打算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向中央高层递交一份关于请求国家重新评价林彪的正式文书(简称报告),同时在香港低调举行纪念活动,后来因为《报告》内容一直在征求意见中,又恐在香港的纪念活动难以掌控境外媒体,故两件事情都耽搁下来。11月末,从有关渠道获悉12月4-5日武汉和林家大湾(以下简称林湾)有林豆豆牵头举办的一个小型纪念活动,并给我留了一个座位,遂于3日晚间从北京出发,赶往武昌。
    
    4日早晨到达武昌后,才得知原定5号的活动已经提前在3号草草收场,大部分人已经分批离开武汉。因为匆忙,没有及时通知到我。我顿感惊诧。因为长途而来实属不易,我决定还是前往林湾看一看,顺便看望一下几年未见的林二林老人。在武昌开往黄冈的汽车上,偶遇某抗日名将之孙张先生及夫人陈氏,祖父曾经是白崇禧麾下的岳先生,父辈曾经是新四军某师军官的向先生、某地级党报责任编辑金先生等(上述均为化名)。
    
    傍晚时分,我们来到回龙镇,林湾来人帮我们找了一个简陋的旅馆住下。在与林湾来人的交谈中,我们得知了更为惊诧的消息:通往林湾的路已经被封锁,理由是修路,禁止通行;林彪故居门口也贴上了房屋修缮、谢绝参观的告示。5号白天,情况会更加严重,外地人将一律免进。情况急转直下,如果5号白天不能进入林湾,此行算是彻底白来。于是,我们决定夜访林湾,张先生因为身体不适,留在旅馆。临行前,小旅馆的主人叮嘱我们务必在11点前回店,否则就锁门。此间,我们发现林湾来人已经不知去向。
    
    从回龙镇到林湾大约2.5公里,步行约30分钟。夜色沉沉,大约晚上8点左右,我们踏着夜色向林湾进发。为了不引起警方暗哨的怀疑,我们分两组一前一后抵达林湾的入口处。入口处果然有马达的声音,几个人正在搅拌混凝土,似乎确实在修路,路口挂着“道路维修,禁止通行”的蓝牌。过境公路两边分别停了两辆与修路现场极不协调的小汽车。我们猜测,这大概就是警方的暗哨吧!
    
    我们绕开进入林湾的大路,继续沿过境公路向前走,走出约100米左右,原先停在路两旁的两辆小汽车从后面跟了上来,未作停留地向前开去。待两辆小汽车远去,我们随即钻进了旁边的山道。夜色越来越浓,我们只好借手机微弱的屏光摸索着前进,山道崎岖,在穿过一片小竹林时,我们迷路了。好在岳先生之前来过林湾,凭感觉才找对了方向。行进途中,我们隐隐有了一丝只有在白色恐怖年代才有的那种感觉。
    
    就在我们快要接近林湾村庄的时候,张夫人电话突然响起,张先生电话中告知:有警察过来,让我们尽快回去核实身份,张夫人将电话顺手给了我,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你们在哪儿?马上回旅馆,我们核实一下你们的身份。挂完电话后,我们并没有理会,而是继续进村,但心情骤然凝重起来。终于,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们看到了魂牵梦绕的林彪故居。故居大门紧锁,房屋修缮、谢绝参观的告示赫然在目。我们不禁纳闷: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没有见哪个部门为林彪修缮故居,怎么今天突然想起要修故居呢?是否真的是修缮故居,我想这个答案不难寻找。
    
    我们在林家饭店旁边的一个屋子里看到了林氏家谱、林彪抗战时期的一些照片以及林彪的半身铜像。就在我们给林彪上香的当口,我的电话响起,是原先帮我们找旅馆的林湾人----二林之子林建打来的,他以哀求的口气说:你们最好今晚就离开林湾,你们的心意我们领了……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的处境非常不妙。为了尽量低调结束这次访问,我们匆匆离开林湾,在回旅店的路上,被从后面赶来的警察截住,他们倒也很平和,表示天太黑,先把我们送到住地再说。就这样,我们被“请”上了警车,车内,已经有两位外来客,一位是山东尚先生,一位是林彪的特型演员李先生。此时,是12月4日晚上10点16分。
    之后,我们从小旅馆拿出各自的行李,复又被“请”到回龙镇政府二楼会议室。这个原本是镇政府用来研究讨论工作的会议室实际上被当作了临时派出所。我们开始接受身份确认。一个身份很难确认是政府的还是警方的中年男子,尽量“温和”地让我们出具身份证件,在做了一一登记之后,下楼去了。会议室留下了两个没有穿警服的人,此间,我们有人出去小解,他们当中便有人尾随。我们心底一沉:我们已经被限制自由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会议室内空气十分沉闷,只有山东的尚先生因为喝了几口酒,借着酒精的力量在自言自语表示抗议。由于夜已很深,每个人心里都很冷,双腿更是彻骨的冷。在一张张冰冷的面孔背后,是困惑,是焦虑,是悲哀……张夫人嗓子明显招架不住了,已近失声。一直自言自语的尚先生问对方能否提供一些开水喝,对方倒也很爽快,不一会还买来了方便面。大家喝了些水,吃方便面的不多。张先生身体也感到不支,遂在冰冷的长条桌子上躺下。其间,几位便衣进进出出,神色凝重。在我们一再催问下,对方终于招呼我们下楼,钻进了他们准备好的一辆大吉普。这是要送我们去汉口了。临行前,一位领导似的中年男子对我们说了一些“招待不周,请大家原谅”之类的客套话。此时已是5号凌晨1:20时。
    带着对英雄的景仰和对冷酷现实的悲愤之情,我们随车怆然离开了回龙镇。就在车驶出回龙镇不久,一直阴沉的天空忽然下起了密密的雨,尚先生忍不住大声疾呼:“老天爷都为我们林帅感到不平了!老天爷在哭泣了!”这突如其来的雨下了约莫5分钟,停了。此后,一直到5号中午我们离开武汉,却再也没有下雨。难道,真的是苍天有眼,看出了这世间不平事,为了这人间奇冤而哭泣吗?
    在经过约莫三个小时的奔波之后,我们到达汉口火车站。由于警方与铁路方面交涉不通畅,我们一时间还难以上车走人。此时的张先生已经忍无可忍,执意先找个旅馆住下。其间,张先生与夫人还差点与警方发生肢体上的接触。随行而来的四个警察见情况有失控的趋势,同意我们先住下,并为我们在车站旁边的旅馆开了几个房间。进入房间住下,时间已经是早晨4点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我们发现警察已经不知去向,金先生、岳先生、尚先生、向先生均各自离开。我与张先生夫妇一同踏上回京的旅程。
    在火车上,陆续有消息传来,网上林彪百年诞辰纪念团的部分网友自发地从各地已经赶到武昌,为了不让他们步我们的后尘,我随即通过手机短信婉转劝告他们立即返回,林湾已经“戒严”,去了也进不了。部分网友表示强烈愤慨,但最终还是理智地返回。
    一次原本可以从从容容进行的参观访问,最后变成了一次充满历险式的深夜探访,是什么改变了我们访问的方式?是什么让一次原本再正常不过的纪念活动,变得如此不堪回首?一位曾经横戈马上、南征北战的共和国将军,一位终身追随革命的老人,一位在“文革”中不幸掉进内讧旋涡的副统帅……难道真的就这样让他的革命同志不能容忍,让他的后人们不能释怀?这沉重的历史包袱,我们还打算背负多久?人之一生有几个百年?国之一轮有几个百年?
    百年林彪,魂归来兮!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2/2007120902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