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江家帮发难温家宝 《中青报》炮轰中石油
(博讯2007年11月22日发表)

    
    
     在我猜测党内斗争矛头指向周永康之后,博讯网遭到来自韩国的黑客攻击。 (博讯 boxun.com)

    
     在我连续发文指出金融危机逼近中国之后,深圳银行全面恢复提款,用事实粉碎了我制造的、博讯网传播的“反革命”谣言。
    
     在“钱庄门”曝光之后,中石油紧急停止成品油出口,宣布油荒将立刻结束。
    
     在我揣测新一轮党内斗争已经开始后,《明报》紧急辟谣,用头版要闻声明温总是在早锻炼时回答记者提问,随口说了这么一句“如有国企涉案,将严肃处理。”——言外之意:这不是温办的正式意见,也不是政治局的正式意见!(打那之后温总早锻炼时就再也不回答任何记者提问了。)
    
     然而世界上真的有鲜廉寡耻的人,天泰研究说什么油荒“事实上并没有某些媒体说得这么严重”,说什么“中国石油企业以大局为重,竭尽全力确保供应”,说什么“实践证明,在国内油品市场没有国企的中流砥柱,油荒将不可避免。”
    
     更无耻的是石油垄断利益集团,爆出“钱庄门”后,11月19日中午,中石化董秘局副主任黄文生对《南方都市报》记者称,“现在总部正在了解这个案子的情况,在没有彻底了解情况前,我们不会对外发表任何说明。”——请注意一个时间细节,深圳杜氏地下钱庄案是8月上旬披露的,时间迄今已过了3个月。整整3个月后,中石化总部对自己涉身其中的这个案子,竟然还在“了解中”,所以“不会对外发表任何说明”!
    
     ——而江家帮并不想创造“和谐社会”,营造“党内团结”,又开始了疯狂反扑。——多年来江家帮占据的中银系统昨天就港股直通车发话:“只要你给他一个明的渠道,为什么要坐地下铁路呢?”《香港商报》今天高调转发了这条新闻。——这是公开向温总发难!向国务院发难!
    
     世界上有谁不知道中银与江家帮的关系?——香港中银总裁刘金宝早在2002年就挪用社保基金十四点六亿元,兑成外汇到香港炒股、炒期指,牟取的四点八二亿元脏款直接存入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的小金库。——对江绵恒的狮子大开口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东明与上绞索副总刘啸东、江绵恒早已结成死党,导演2007年中国股市奔牛节。(招沽大屠杀只是这次奔牛节中一个小插曲。)
    
     9月末,国内发行货币总额39.3万亿元,10月末,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27.62万亿元,国内流通中的现金近3万亿元,(以上数据全部来自中国人民银行),4万亿元已经越境外逃(不计算被120万腐败分子掠走的1万亿元脏款),股市存量资金在1.66万亿元以上,(进入股市的资金估计不会少于10万亿元。)——则国内银行中的全部现金不可能超过3.02万亿元。——10月末,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39.06万亿元。——则国内银行资本充足率不可能超过8%!已经跌破国际警戒线!(一旦3000亿美元热钱将楼市席卷一空,则全部银行房贷将成为坏帐,而楼市崩盘将直接造成银行挤兑。)
    
     今年前10个月,深圳支付系统实现资金清算总额58万亿元,创下天文数字,日均清算2760亿元;前三季度,深圳现金净投放占内地总现金投放近一半。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今年前三季度内地累计现金净投放1958亿元估算,深圳现金投放量就接近1000亿元,占据了全国的半壁江山。从实体经济的角度来看,目前的现金流量已远远超出了深圳市所需的极限。
    
     为什么深圳地下金融暗流达到如此管涌的程度了呢?——日前香港无铅汽油最高达每升15.34港元,超低硫柴油为每升9.72港元。与港毗邻的深圳,97号汽油每升仅5.81元,每升差价将近10元!柴油每升5.28元,每升差价4元多!——这就是国内油荒不断,香港油料充足的经济原因。——石油垄断集团经香港走私国内成品油,出口套利,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这次涉及“钱庄门”的深圳中油并无外汇经营权,而中石油内部亦有规定禁止下属公司擅自收取外币,于是杜氏地下钱庄扮演了充当双方交易的资金中介。杜氏转账记录显示,在双方交易中,付款方为深圳市中恒达贸易有限公司,收款方公司为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深圳石油分公司。中恒达公司正是杜氏地下钱庄控制的转账公司。——作为中央直属大型国有企业,竟然与地下钱庄暗中勾结,非法买卖外汇资金,逃避国家外汇管制。其恶劣行径,彻底颠覆了只有私营企业乃至犯罪分子才会与地下钱庄“有一腿”的传统思维。)
    
     在这种极其不利的金融形势下,江家帮还在鼓吹开通港股直通车!说什么“有助打击地下钱庄活动”!
    
     这是因为江家帮看准了胡锦涛的软肋。——昨天恒指收26618点,在过去一个月内恒指暴跌5550点,每日波幅动辄超过1000点,许多股票全年升幅在一个月内蒸发殆尽,港股市值损失已经逼近4万亿元,已经有香港股民跳桥。——假如香港股市由于“北水关闩”崩盘,则胡锦涛“伟大的一国两制”将遭遇沉重打击,则香港对台湾“和平演变”的示范效应将荡然无存,那么胡锦涛的政治地位将岌岌可危;假如港股直通车开通,香港股市再次起死回生、全线飘红,那么香港将变成江曾帮正大光明的超级提款机。——这是通过经济斗争加剧中国政治斗争,利用中国政治斗争挟持最大经济利益。
    
     现在被高尔丁死结困住的已经不止是温家宝同志,而且包括“软、迟、怕”的胡锦涛了。“一国两制”是中国政治改革的超级试验,当年奉行实用主义的邓小平提出这个离谱馊点子,幻想在实行战争体制的工业化中国边缘,搞几个商业资本主义的外贸特区作镶金花边。(请注意,实现现代化的港澳台都没有重工业基础,没有资源基础。)——“一国两制”的实质,同30年改革总路线是一致的。——宏观强化公有制,微观实现私有化。
    
     而“一国两制”在现实中,已经发展成超级双轨制。——上海帮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充分利用香港市场全面放开,不断推动央企香港上市,不断推动巨额银行资金外流,在国际市场上疯狂圈钱。
    
     今天,《中青报》刊文《关于“油荒”,公众需要有个说法》。——不管官方如何高调宣传“党内团结”“党内统一”,不管政治局常委如何集体亮相,我仍然将此解读为胡锦涛不想坐以待毙,试图从侧面打击曾家帮。(假如胡锦涛不想“紧套”等死,那么估计全国即将全面打击非法洗钱活动。)
    
     但我对这个懦夫不抱以任何期望,我也不相信他会“借人头一用”。——今天中石油尾大不掉的困局,今天中银凌驾央行的困局,正是“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这条双轨路线造成的。——难道中央党校校长胡锦涛忘记了一个最简单的政治经济学常识吗?——国内公有制经济与国际私有制经济是不可能相容的!
    
     于全球资本自由化背景下建设国有化“社会主义”,是不可能行得通的,委内瑞拉就是证明。(老百姓已经买不到食品了。)
    
     ——国家发改委近日发表报告明确指出,国企盲目扩张、跑马圈地,在竞争性领域挤压民营企业的发展,与民争利,掩盖国企低效率的本质,忽视进一步的改革,国企暂时的繁荣可能导致体制的复归。——昨天油价突破99美元/桶,今天油价将冲击100美元/桶。——在国际金融危机与国内金融危机的双重打击下,中国经济如何实现第二次软着陆?
    
     这是胡锦涛必须回答的问题,这是江曾帮一手造成的问题,这是温家宝正在面对的问题。
    
    
    ——————————————————————————————————————————
    
     中银:港股直通车让资金合法进出
    
     2007年11月22日 08:42 
    
     香港商报 冯慧欣
    
      港股直通车计划自8月底宣布以后,开通时间表仍然成谜,作为首个试点银行中国银行(3988)旗下的中银国际表示,目前仍未有掌握到港股直通车可以开通的时间表,但其内部系统已作出充分准备,可以随时开通。中银国际相信,港股直通车可以让内地投资者提供合法投资渠道将资金进出,更可有助打击地下钱庄活动。
    
      中银国际副执行总裁谢涌海于记者会上表示,虽然直通车目前尚未能够开通,惟只要两地监管机构可于有关措施的风险上要取得共识,便可尽快开通。谢涌海表示,中银国际于过去一直亦有为中银香港(2388)及其他机构提供二级代理的服务,而有关系统到目前为止,每日成交量最高可达180万宗,到明年更会增至每日300万宗,而联交所亦曾测试有关系统。另外,中银国际亦于过去一年,在内地30个城市进行逾100场投资讲座,教育内地投资者了解更多投资市场风险。中银国际于各方面的风险管理已做好准备,谢涌海有信心迎接直通车随时开通,目前仍未有掌握到港股直通车可以开通的时间表。谢涌海相信,只要内地投资者有正式途径,就不会采用非法渠道。他笑说:‘只要你给他一个明的渠道(港股直通车),为什么要坐地下铁路(地下钱庄)呢?’谢涌海相信港股直通车的开通,有助打击地下钱庄活动,亦可发挥宏调的作用,为内地投资者提供投资平台。但有报道指出,直通车迟迟未能开通,乃由于担心有关计划变相令人民币自由兑换。谢涌海解释,直通车乃是个封闭式的投资平台,投资者透过中银在天津分行兑换港元,由中银国际代为投资港股,出售股票后,资金亦只可以汇返天津,有关资金不能用于其他用途,因此不会造成外汇流失,只可弥补内地投资产品不足的问题。亦有报道指,港股直通车可能会多间银行经营,谢涌海表示,内地市场庞大,亦有许多投资者,相信其他银行及不少证券商今后都会发展这个有利可图的业务。
    
      另外,随着经济急速发展所带来的财富效应,中银国际昨日宣布成立私人财富管理部,针对本港以及内地的高端客户(50万美元)。谢涌海表示,目前该部门已招聘逾50位客户经理,料明年第二季增至逾120名。他指,现时中银国际在香港为客户管理逾1000亿元的资产,并相信新部门的每位客户经理每年可为公司带来3000万至5000万元的管理资产。谢氏指,中银国际不会与中银香港造成竞争,于过去双方亦一直合作圆满,相信有关合作将会更加紧密。
    
    ————————————————————————————————————————
     关于“油荒”,公众需要有个说法
    
     中国青年报 2007-11-22
    
     舒圣祥
    
     中石油、中石化日前分别发出紧急通知,向下属各炼油生产企业做出“做好成品油市场供应”的要求。其中,中石化公开表示已经紧急停止成品油出口。相关专家指出,中石油和中石化占有国内油品供应和出口的主导地位,应首先保证国内成品油供应,而不是一味出口求得利润。(据《北京商报》)
    
     说实话,两大石油巨头姗姗来迟的“紧急通知”,让备受“油荒”考验的人们一点也兴奋不起来。成品油市场供应紧张早已不是一天两天,国家发改委等部门三令五申地要求其“保障国内市场稳定供应”,而且成品油价格已经在其“逼宫”下涨了价,石油巨头却好像刚睡醒的没事人一般,这时候来个“紧急通知”以向大众示好,如果不是矫情的作秀,或许只能意味着一个事实:成品油价格很有可能再次上涨。
    
     关于“油荒”最生动的诠释场面就是加油站附近的堵车长龙。在我生活的城市,一些以前很少堵车的路段最近却堵得十分厉害。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前边有一个可以加到柴油的加油站。这种商品严重供不应求的景象,大概自上世纪80年代末的抢购潮之后,已经很少发生过了。
    
     为什么在刚刚涨过价之后,依然出现如此严重的“油荒”?这实在让人费解:是石油资源已经不足以满足社会需要吗?还是石油巨头的炼油能力发生严重下降?或者是石油企业有意惜售以“倒逼”出更高的价格?更费解的是,成品油供应作为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事件,有关部门进行了怎样的管理?石油巨头应不应该承担责任,会不会受到惩罚?
    
     “关涉国计民生”是石油被巨头垄断的重要理由,可石油巨头在取得了事实上的专营权以后,却把国计民生放到了一边,专注于自身的利益追求。一边是国内“油荒”日益加剧,一边却是成品油依然在源源不断地出口;一边抱守着专营的石油资源不放,一边却吝啬于多生产一点成品油——石油巨头正依靠手中的垄断特权挟持着全体民众,这就是公众面临“油荒”困境的真实感觉。
    
     “油荒”的全部游戏规则相当简单:因为对当前价格不满意,垄断巨头就限制供应以制造奇货可居的市场氛围,于是,“逼宫”一次涨价一次,价涨仍不满意就继续“逼宫”。公众的疑问是:石油巨头有权这样做吗?试想,如果所有垄断企业都向石油巨头学习,那么我们所有人这一辈子恐怕都只够为垄断巨头打工了。
    
     关于“油荒”,公众急切地需要一个说法:这究竟是为什么?我们不希望看到垄断企业在一手操作一切之后,又发个“紧急通知”来摸摸公众愤怒的脸。我们希望看到高规格的深入的调查,告诉公众真实的“油荒”原因,以及垄断巨头这般作为是否合法,又该如何避免公众利益一再被垄断巨头挟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1/2007112215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