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请求避难
(博讯2007年11月18日发表)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请求避难 (博讯 boxun.com)

    
      今天是2007年11月18日,是我的独生子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的第491天,同时也是他在冰棺之内度过的又一个生日。虐杀学生的恶魔在邪恶势力的庇护下,迄今逍遥法外!与此同时,我夫妇俩长期遭受邪恶集团百般的折磨和迫害,不但生活来源被阻断已久,生命安全也不断受到严重威胁,不时履险蹈危,处于朝不谋夕的状态。呼天不应、叫地不灵,万般无奈,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呼救,并请求避难!
    
      我在20岁那年参军,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荣立军功。回地方后,我陆续出版了7部著作(其中一部长篇官场小说在中国召开十六大前被官方悄然查禁),作过编辑、记者,并在多家媒体开设过专栏。在遭受迫害之前,我十几年里均系以文为生。近年以写时评为主,主要致力于帮助百姓争取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坚持以我手写我心,为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不断苦苦呼吁。本着为自己的文字负责的精神,这之间我的文章基本上署的是实名。
    
      怪事由此不断发生: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电子邮箱内每天涌入数十封的病毒邮件;有人“代我”在美国的互联网上“征友”;有人多次把别人写的文章署上我的名字,贴进国内网上论坛;不少稿费我莫名其妙收不到;之后教育系统又强行要我孩子把“择校”当作中考的“第一自愿”,择校费竟高达3万元……我抗争数月,挥笔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几个教师就此对我一向品学兼优的孩子百般刁难,甚至殴打,就在中考的前两天,廖梦君再次被班主任谭观南毒打,且被残酷精神虐待了一整天。
    
      2006年7月16日,也就是我孩子惨烈遇害的那天,国内媒体报称:中国9个政府部门联合制定了《尸体出入境和尸体处理的管理规定》。是日上午,我写下《严禁尸体买卖促人深思和感伤》一文,将稿件传给时评编辑,并收录进新浪博客(已被封删)。同日傍晚,我的独生子廖梦君即被校方召回已放假的学校,转瞬化为一具刀口累累、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的尸体!事后我们了解到,涉嫌杀害我孩子的是三个老师和一个保安!中国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既是我孩子展开梦想的母校,也是终结廖梦君年幼生命的魔窟!
    
      案发当晚我夫妇俩去报失人口,警官们神色异样,时隔8个多小时,才肯告知我夫妇俩噩耗,前面我夫人即便泪流满面,跪求答案,对方仍说“要等上面的通知”。官方紧锣密鼓,对此惨案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并下达“封口令”,阻止众媒体对此血案进行报道!尸检结论则公然严重造假,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宛若“国家机密”,至今不让家属、律师触及;家属、律师、记者均不被允许给遇害学生的遗体取证、拍照,律师不被允许依法调阅卷宗;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
    
      一批公认的“5毛”(中国新兴的一种职业,据说在网上论坛发一个跟帖的酬金是5毛钱人民币,主要担负“引导网上舆论”的“重任”),一度在据称已被“招安”的热门论坛内无分日夜,对我父子俩肆意诋毁和辱骂,网友们为我家声援的发言,则被大量禁止和删除。我要对那些谣言和辱骂进行反驳,也同样被禁止发言。国内稍微热门一点的网上论坛,在强权压迫下均不敢让我说话;网友们撰写、转贴的相关网文,大量被删。长期与媒体互动频繁的我,从家破人亡之日起,在国内媒体就再没有了话语权。
    
      我前后给数十名官员寄出特快专递和挂号信近200封,苦苦申诉,无一回复。两次赴京上访,两次光天化日在首都遭截访人员非法绑架。向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不断申诉、呼救、乞讨,也无任何回应。在为儿申冤的过程中,我夫妇俩先后被抓、被打、被恐赫、被频繁监视跟踪、被一再限制人身自由……我夫人前后被官方非法绑架了3次,我前后被官方非法绑架了4次!到今天为止,我已有3个博客、近30个网站被封删,其中多数网站建站几天即遭屏蔽,并被断开FTP连接。没有一个我仍在更新的博客或网站,是能建在国内的。
    
      当地组成了一个所谓的协调小组,“协调”了几十次的结果,是既没有协助我们拿到尸检报告,也没有协助律师依法调阅卷宗,就连最做起码的善后工作也没做。我们一去上告,就被推到这个协调小组的面前,说是要“协商解决”。协调小组提出,我夫妇俩得首先同意火化孩子刀口累累的遗体,并承诺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不再于网上说道这事,等等,然后政府便能给我们几十万元人民币。这不仅让我夫妇俩无法接受,我的亲友们也无一可以接受。该协调小组的核心成员在惨案发生后,同样参与了掩盖血腥,他们能“协调”出个什么结果来,可想而知。
    
      长期以文为生的我被剥夺了话语权,家庭顿时失去了唯一的生活来源,捐助的渠道也早已被阻断。想出去一边工作一边为儿申冤,又成了这起虐杀学生事件的人质,经常受到官方兴师动众的严密监控,有时尚未走出广东,即遭非法绑架。政府的人明确向我表示,就是我找到了工作,也将把我的工作给“搞掉”;有人警告我不要再公开发表文章;有人挂来恐赫电话……在申冤过程中,我夫妇俩步履维艰,债台高筑,被逼迫得连续数月行乞街头,多次病卧床头无法就诊,可即便如此,我们也看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党和政府在哪里!
    
      这起惨案迫害的迹象非常明显,基本上是“文革”时期“肉体上消灭,道德上抹黑,经济上拖垮”的又一次重演,没有高官在幕后操纵和撑腰,不会呈现这样怪异的局面,当地的某些公权行使者也无胆量如是嚣张,同时,他们并不具备令媒体噤若寒蝉并剥夺我话语权的能量。不断有律师、作家、记者、维权人士、信仰群体、访民等遭受迫害或抓捕的消息传来,令人瞠目结舌,感觉犹如处在纳粹时代。如此雕心鹰爪迫害良善,实乃丧天害理,谁能不为之心寒齿冷?在这样的国情下,正义显系难于得到伸张,冤魂依然得无所归依。
    
      在将要承办奥运会之际,泱泱大国人权状况尚且如此,丝毫不顾及国际影响和社会舆论,横行无忌,我料定奥运会之后,人权状况还将进一步恶化。风雨如晦,我无力改变什么,在生存状况和人身安全均受到严重威胁的非常时期,我夫妇俩不想被迫害致死,也唯有姑且逃生。而这,应该也正是某些人所想要的——这起虐杀学生的惨案,公权一步错步步错,根本无法对社会公开交待,这样总算是可以不了了之了。
    
      任何时候,我依然会是忠贞不渝的炎黄子孙。但在邪恶势力非得变相置我于死地、将我不断逼入人生绝境的危急时刻,我只能痛彻心腑这样说:不论那个能让我夫妇俩重新展开人生的地方,有多么遥远,多么陌生,只要有一分人间的温暖,有最起码的人权保障,我夫妇俩都愿意暂且按下心头的悲愤,洒泪走向远方,离开这块伤心地。我们为着给无辜遇害的孩子寻求公道,已是苦苦哀求、奔走、撑持了将近500天,早已身心俱疲。现实如此不堪,令我们渐渐明白:要让梦君沉冤得雪,唯有熬到天亮。
    
      目前的我夫妇俩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贫病交加,危如累卵,且“狱外服刑”已久。在这个绝世无双的国家,官场犹如秀场,从上到下这般无尽装聋作哑,对反人类反文明的暴行总是视若无睹,尤其令我夫妇俩心寒。对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前程,我深表忧虑。迫不得已,我夫妇俩只有向国际社会请求避难——
    
      请求联合国垂怜两个异常悲惨的中国难民,帮助我夫妇俩及早脱离魔爪!请求崇尚民主、自由、人权的国家和地区,接纳我们!请求国际社会能让我们有个地方疗伤,以便我夫妇俩渐渐愈合心灵淌血的创口!请求海内外民主、人权、慈善团体帮帮我们,使我夫妇俩能够及早免于危险!请求正直、善良的先生、女士,把我的呼救和请求,传递给联合国或您所在国家或地区的相关机构!廖祖笙夫妇泣谢!
    
      泣告:中国作家廖祖笙及其夫人向国际社会含泪呼救,并请求避难!
    
            2007-11-18
    
    ■廖祖笙近日网站:
    
    国外简繁http://liaozusheng.we.bs/
    国外简体http://liaozusheng.freehyperspace2.com/
    国外简体http://zusheng.yourfreehosting.net/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国外论坛http://liaozusheng.freehyperspace2.com/bbs/upload/index.php
    
    ■廖祖笙目前电话:13528908198 [0757]8590268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1/2007111818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