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廖祖笙:纳粹中国裹起“和谐”盛装
(博讯2007年11月04日发表)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11月3日,也就是在我写作此文的当天,博讯新闻网即有消息称:异议人士刘凤钢被五、六个警察包围,警察不让他和友人参加异见学者包遵信先生的追悼会。王美茹女士、江棋生先生被警方明确告知不能参加追悼会。俞梅荪先生准备前往参加追悼会时,与拦阻他的警察发生了推搡,被送进了派出所。张祖桦先生也受到了阻挠,但他冲破了警方的阻挠。 (博讯 boxun.com)

    
      上海抗美援朝老战士张师君先生,是日也在该处血泪控诉:官方与开发商沆瀣一气,将其家园予以野蛮拆毁。他到京城举报官商勾结、偷税逃税,在路上遇到警察盘问,被移交给截访人员送回上海,并被关进了“黑监狱”。他悲愤地写道:“就因为我到税务总局举报地方官商勾结违法行径,就遭到如此‘礼遇’。这不是纯粹的打击报复、滥用公权力?想当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现在到晚年却连家都不保,没有安身之处,还要经常遭到打击报复关进‘黑监狱’,非法限制一个72岁老人的人身自由!!!”
    
      ……
    
      乱象丛生,只不过国内的媒体被戴上了口罩,国内的互联网也被高度“和谐”,以至大量伤天害理、充满恐怖气息、严重侵犯人权的恶行,在本国未被公开披露而已。到处“莺歌燕舞”、“一片祥和”,“和谐”背后,却是以近乎纳粹的方式粗暴管制社会!一次次亲历、亲见、亲闻了野蛮公权的放辟邪侈、狼猛蜂毒,对于尘世间种种人为强加的苦难,我多感同身受。
    
      恐惧无处不在——对人生茫然的恐惧,对生活重负的恐惧,对强权压迫的恐惧,对法制环境的恐惧,对人权状况的恐惧……种种恐惧,正日渐吞噬着中国百姓的心灵。如此,人微权轻者焉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在非常态的国家里,权力争夺和分赃不均,也一样常常引发火并,从而导致当事者的人生、职位、荣辱快速产生变异。即便是一呼百诺、印累绶若,在中国同样也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在一个崇尚谎言、暴力、专制、独裁的地带里,所谓的“以人为本”,所谓的“权为民所用”,注定只能是流于口号。没有民主政治的诞生,纳粹意识在专制的土壤里,必会若野草般疯长。令人忧心的是,即便是在将要承办奥运会之际,我们这片专制、暴戾已久的土地,也还是没有习惯于用温情、柔和的面目迎世。在某些方面,总是惯于强权压制,从而也导致执政理念与现实社会之间,形成极为强烈的自我反差。
    
      君不见今日之纳粹中国,裹起的却是“和谐”盛装?!
    
      当年的希特勒政权实施的是从政治上控制社会的方方面面,追求一体化领导,通过迫害被纳粹党人认为“不纯”之人事,以达到其追求种族、政见、信仰、社会和文化“纯净”之目的。反观中国多年来以高压手段管制社会,也同样显现着十分浓厚的纳粹意识:
    
      比如,为维系表象的“和谐”,对维权者、上访者进行的残酷而又血腥之打压。
    
      比如,为巩固极权统治,拒绝先进制度和普世价值,党禁高悬,以“中国特色”、“党内民主”等名目,抵挡国际民主潮流。
    
      比如,一厢情愿追求舆论环境的“纯净”,哪怕是人命关天之事,也能统一宣传口径,媒体经常成为“一言堂”,互联网上时至今天,依然高高耸立着一面“伟大的墙”。
    
      比如,为追求信仰的单一化,对其他信仰群体进行不同程度的长期迫害。
    
      比如,为追求意识领域的“统一思想”,以种种方式迫害、打压、孤立异议人士,毁坏、封锁、限制其言论平台……
    
      这样的管制方式,和当年的纳粹党人治世,从本质上说,何其相近。个中做法,与真正的文明社会大相径庭,与实现真正的社会和谐,完全是背道而驰!
    
      当年的希特勒政权为保证其绝对统治,解散了非纳粹政党和非纳粹工会组织,不许本国人民成立新政党,剥夺了德国人民集会、结社和言论的自由。反观“和谐”中国,人民是否真实享有了宪法所赋予的各种权利?“和谐”声中,要百姓牺牲的是什么?忍受的是什么?难道为了刷亮“和谐”的金漆招牌,人民的合法权益,就得随时被踩在强权的脚下?
    
      当年的法西斯军队四处侵略,不但搞得到处刀光血影、尸横遍野,也疯狂地掠夺被侵略国的资源和财富。而今的中国,“和谐”声中官商勾结广泛存在,利益集团没有希特勒征服全球之“雄心”,“窝里横”、“磨刀霍霍向国人”的本事,倒是甚是了得。
    
      在上访的路上,类似于文前张师君先生那样,家园被变相掠夺了的人大有人在。有一些“官匪”横行于世,这并不可怕;一个地区烂了,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利益、权势和政治需要的驱动下,成片沆瀣一气,有罪不诛,有过不罚,任由合法权益受到野蛮侵犯者哀号连连,空耗余生。如此,对民心的摧残甚烈!
    
      “GDP数据连年增长”的背后,已无法遮蔽的是逼良为娼、逼出人命之事不断发生,百姓连年喘息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的大山之下,用人生的重负、青春的圣洁、甚至于生命,为“盛世”虚假的奢华买单!
    
      纳粹德国的军队,当年雄赳赳、亮晃晃掠夺世界人民;纳粹中国的利益集团,而今鬼鬼祟祟、巧立名目,不断变相掠夺着本国的人民!
    
      正因为强权伴生着厚利,权势阶层在饱尝专制的甜头后,也才会顽固抗拒民主的潮流,并总呈现着一副同民主有仇的样子。
    
      文前提及的包遵信先生,曾任《读书》杂志副主编及《走向未来》丛书主编、顾问,因参与八九民运被判刑,出狱后仍笔耕不辍,积极推动自由民主,参与多项维权活动。在许多人的眼里,包遵信先生是中国民主自由思想启蒙运动的重要人物,同时也是一个良知与勇气兼具的独立异见学者。
    
      这等人物,不能见容于专制社会,不难想见。可不管怎么说,斯人已去,其生前同道为着个人情谊和共同的社会理想,出于人之常情,为故人献上没有妨碍到任何人的一束鲜花和哀思,这总是刘凤钢、王美茹、江棋生、俞梅荪、张祖桦们的自由吧?这也要监控、警告、阻扰,甚至抓捕?活在这样一个个人尊严、自由和权利随时会被强权以任何名目剥夺的时代,与生活在纳粹时代区别何在?
    
      我能想见刘凤钢等人在受到监控、恐赫、阻扰甚至抓捕时,是怎样的恐惧、愤怒而又无奈。类似的经历,对我夫妇俩来说太熟悉了,在短短两个来月的时间里,我就被南海官方非法绑架了4次,更遑论对我的监控。用近似于纳粹时代的做法试图“构建和谐社会”,无异痴人说梦!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案发迄今,呈现百般怪异,其强权操纵迹象非常明显。也许,这起惨案,一开始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否则也不至于北京会管束不了佛山南海,不至于上上下下就这样一路装聋作哑。特别是当地至今仍在变相置我于死地,这就显得更加怪异。
    
      活在这样一个形同纳粹时代的“和谐盛世”,血淋淋的现实就摆在眼前,我着实无法凡事都再往好处想。要打消我的疑虑并让众人心服,实则不难,那就是责成相关方面让铁的事实说话,对这起虐杀学生的惨案予以全面公开,严肃查处相关责任人——我孩子是“自杀”是他杀,请让铁的事实说话!
    
      苟活“盛世”,生不逢时,文字其实改变不了什么,充其量只是记录了一段历史的轨迹而已。在这年月,百姓除了自求多福,祈祷出入平安,该当别无奢望。他们给你描绘了一个“和谐”的幻象,千万别把这幻象当真。裹起了“和谐”盛装的纳粹中国,要真正实现社会和谐,在我看来任重道远!
    
            2007-11-03 
    
    ■廖祖笙近日网站:
    国外简繁http://liaozusheng.we.bs/
    国外简体http://liaozusheng.freehyperspace2.com/
    国外简体http://liaozusheng.joolo.com/
    国外简体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电话:13528908198 [0757]8590268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1/2007110400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