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游天安门感慨:谁是心脏病的专家?求您救救我的母亲/陈惠娟
(博讯2007年10月01日发表)

    2006年5月末,新婚的丈夫知道我没去过北京,执意要领我到首都逛一逛。
    
     到了北京自然先要去故宫了。我们刚刚走进天安门城楼50米,就见数十名武警战士往外跑,丈夫还逗我,你去和他们比一比,看谁跑得快。话音未落,发现不对劲了。有几个武警把住天安门城门楼口,游客只许进不许出,我们都不知道怎么了。游完故宫走出天安门,我想站在桥上照几张像,也不知道他们都是干什么的、从哪冒出来的,就过来撵我们,“不许靠边” “不许靠栏杆”“不许在桥上停留”“快点过去”……把我们都撵晕了。怎么了?好象误入了雷区。 (博讯 boxun.com)

    
    打听了好半天,才有知情人告诉我们:“刚才有个上访的老太太跳金水桥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他们(有穿制服的、有便装的),我看见他们随意搜一些人的包哪!只要他们认为你象上访的,就可以随便搜你,人的隐私权哪?被狗吃了吗?儿女在父母面前尚有隐私权,人民在公仆面前的隐私权为什么荡然无存?法何在?理何在?正义何在?
    
    为什么现在自杀人数的百分比逐年上升?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是把他们逼得没活路,他们可能寻死觅活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时代有回来了吗?我站在封建社会的皇宫的门口,我迷茫了,难道时光倒转,我又回到的封建社会了吗?
    
    真闹眼睛,真闹心,得了,赶紧走吧。眼不见心不烦。
    
    我们沿着红墙继续往前走,不一会又看到一个好景致,一个古色古香的门口,有“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刻在墙上,还有两个大石狮子,甚是可爱,我禁不住伸手想去摸摸它。还没等我摸到那,一个小伙子也没听清他喊了句什么,“呼”的一下子窜到我的面前,拦住了我,吓了我一跳。他问我:“你想干吗?”我说;“我想摸摸它。”问;“你不知道这是哪吗?”答:“不知道,我第一次来北京。”问:“你没看到警戒线吗?”我看了看脚下,“哪有啊?这不是斑马线吗?”我说:“你吓死我了。”“你还吓死我了哪,我还以为你是闯门的那。”我问他:“我摸摸这个狮子可以吗?”“不行。”“那我和它照张像行吗?”“行,得站到白线外边。”
    
    后来才知道这是新华门,是国务院所在地。经常有上访告状的,因苦告无门,梦想着找最高的领导人伸冤,正常的渠道见不到,被逼无奈就到新华门楞闯,结果,大多数被截住、抓走。
    
    我就搞不明白了,国务院怎么了,至于这样草木皆兵吗?我也是中华公民哪,而且是位弱女子。
    
    我记得周恩来总理曾经说过,干部是人民的公仆。可现在的公仆都反天了,非但不听主人的话,不为主人办事,而且都骑在主人的头上作威作福,吃着主人的肉,喝着主人的血,主人反而失去了自由,不能随便动,不能随便说,甚至不能随便想。百姓处于何等地位?是奴隶社会的奴隶吗?
    究竟是谁,这么怕百姓?害怕听到百姓发自心底的呼声?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人民的,千万不要忘记。
    
    北京首都啊——祖国的心脏,你究竟怎么了?我真替你担忧,你的人民为什么不能靠近你?人民给你送去青春的活力,也至于把你吓得……我真为你担心,你千万不能30岁的年龄拥有70岁的心脏啊,我们还期望你带领中华大地 ……
    我呼吁:全世界中华儿女,心脏病的专家,求求你们,给我们祖国的心脏看看病,快来拯救我们的祖国——母亲。
     最终落笔:2007-8-13
    黑龙江省的游客:陈惠娟
    2007-8-15修改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0/2007100122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