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忽然愛國vs忽然民主/李怡
(博讯2007年09月20日发表)

    文:李怡
    
       香港立法會港島區議席補選,有人形容為「忽然愛國」與「忽然民主」的對決。 (博讯 boxun.com)

    
      「忽然愛國」與「忽然民主」,在香港都是帶貶義的用詞。所謂「忽然」,意思是原來並不「愛國」,並不「民主」,只不過忽然轉性。為甚麼轉性?暗含的意思是背後有其他(政治、經濟)利益的考慮。
    
      但是,早已是「愛國」或「民主」群組的人士卻不那麼看。他們大方地說:愛國不分先後,民主不分先後。
    
      為甚麼愛國或民主群組的人士,不把先愛國、先民主的人推到台前參選呢?為甚麼把後愛國、忽然愛國,或後民主、忽然民主的人推出來競選呢?
    
      答案是:先愛國的人,比不上忽然愛國的人,能得到更多市民的投票支持。先民主的人也比不上忽然民主的人,更能吸取選票。
    
      這是一個吊詭的現象。如果愛國、民主是好東西,何以先不如後,久已有之的人不如忽然的人?
    
      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愛國與民主,在港英殖民地時代,都不是大多數市民覺得有切身價值的東西。多數人若有愛國情懷,那是從楊衢雲、孫中山的傳統而來,從歷史書上的文天祥、史可法的榜樣中來,具體而言,是國家有難才會挑動愛國情懷。平時在香港安居樂業就好了。民主,多數人在觀念上也覺得是好東西,但相對於海峽兩岸缺乏自由、法治的體制,香港人多滿足於英國管治所提供的自由、法治保障下的機會平等。民主畢竟並非切身所需。
    
      忽然愛國,在香港過去也發生過。那是抗日戰爭初期,筆者居於香港的叔叔、姑姐,以及故友詩人舒巷城,都離開香港,投身大陸抗日的洪流中。那是國難當頭激發的忽然愛國。出於自然感情的忽然愛國,並不含貶意。
    
      中共建政以後,香港也有一批愛國人士,包括學生、工人、教師。他們儘管把愛國與愛黨混淆,但至少他們在香港不是既得利益者,愛國愛黨也還算是真心誠意的。但香港回歸以後,原來是不談愛國的人,忽然莫名其妙地愛起國來。細看一下,發現他們的愛國是假,而擁護黨國不分的中共政權才是本意。為甚麼擁護?不是出自真心誠意,而是他們看到了只有擁護北京政權才可以得到自己在香港的政治、經濟利益。為了取得個人的政治利益,即使因擁護北京政權而犧牲香港人的自由、權利也在所不惜。全力媚共以推行二十三條立法時,香港市民看到了忽然愛國者的真面目。
    
      忽然民主,在香港又是如何興起的呢?在八十年代初,中英開始談判、中國表現出要收回香港主權時,就開始有一批人想要通過民主普選來維護九七後香港廣大市民的自由、法治與人權。為甚麼港英長期統治下沒有這種要求民主的呼聲?原因是香港當時的宗主國英國,有民主傳統來保護港人的自由、法治,而回歸後的宗主國中國,不但沒有民主體制,而且是有兩千多年專權政治傳統的國家。所以,要說忽然民主,八十年代時已有香港人忽然民主了。
    
      然而,香港也有些人認為,只要維持港英時代的公務員精英管治,在保有法治、自由的體制下,香港也還是可以有良好的管治,香港人原有的權利也仍可以維持。十年下來,他們終覺悟到,只有民主制度才能使香港保住有效率、有公信力的良好管治。於是,忽然民主了。
    
      忽然愛國與忽然民主,都來自原來港英留下的公務員班子。忽然愛國,個人的野心明顯──通過向北京効忠而覬覦小圈子選舉中特首之位。忽然民主,則除了取得個人的一些名聲之外,別無個人好處。但人有時候會受自己良心召喚,覺得應對自己服務了三十多年的市民,盡最後一分力。
    
      儘管都是忽然,但民主與愛國今天的現實意義畢竟大不相同。
    
    蘋果日報 2007.9.20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9/20070920140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