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耀杰:答陈永苗先生
(博讯2007年09月09日发表)

    张耀杰更多文章请看张耀杰专栏
    
     (博讯 boxun.com)

    陈永苗先生在网上发了一个热帖“《[原创]吴敬琏先生,政改已是药渣,不是药方》”,并且在这篇文章后面自己给自己跟帖说:“我们以前极为相信政改能解决很多问题,现在的问题,还有没有政改,改出来如果是假的,那么就会如同清末慈禧新政那样,立宪引发革命而已。不是害怕革命么,鼓吹政改,就是为流血革命做导火线。”
    今天上午,我看到这篇文章及跟帖之后,便在跟帖里写道:“永苗的脑袋被驴踢了。”
    今天下午,在“关天茶舍”我自己的帖子《还是要替富人说话:财富的来源是什么?》之后,看到陈永苗的一个跟帖:“作者:陈永苗。回复日期:2007-9-5 8:55:32。资本依附到专**制权力。专**制权力当然是主犯,资本难道不是从犯么?就没有罪责?单纯强调制度的罪恶,而不正视资本的问题,也不对。甚至斯密哈耶克不敢如此。哈耶克不经意地承认,市场秩序肯定不止会奖励成功,也会惩罚失败和错误,因此,会让很多人失望。面对无过错失败的,不是少数人。从一定程度上说,是所有人都面对风险和不确定性,让人痛苦不堪。它造成‘欲望落空的痛苦’却不关心这种痛苦。秋风编了《知识分子为什么反对市场》。耀杰,要求启蒙穷人是错误的,你的那些知识,根本就是错误的。一个好的政体,不需要启蒙穷人,给面包就成。请看我的文章《维权乃是百年立宪的画龙点睛》。你说的,我已经[以前]也信,后来通过思考,根本就是错误的。沿袭了几十年的迷信。”
    看了这段话,我当即答复说:“永苗啊,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启蒙别人的特殊材料之资格。资本为什么必须依附权力呢?被强奸者难道也是强奸犯的从犯吗?一个好的政体,不需要启蒙,给面包就成,不是你自己说的真理吗?我们首先要的就是好的政体而不是欺软怕硬地制造富人这个假想的敌人啊。”
    事后想一想,问题的主要症结其实是好的政体是怎么设计出来的?历史事实是:通过限制最高权力以保护贵族及平民的普世人权的英国《大宪章》,并不是下层民众制订出来的,而是由“贵族”特别是“劳心者治官”的精神贵族制订出来的。美国的独立宪章和联邦宪法也不是由全体美国人制订出来的,而是由几十位不仅拥有正义感而且拥有专业知识特别是政治智慧的各州代表,通过很长时间的闭门争吵制订出来的。人类宪政历史的普遍规律是:宪政制度的设计与实施,往往要优先于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不遵守专家政治的程序正义的直接民主或大民主,偏偏是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政治圈套。借用陈永苗的话说,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即“劳心者”只有敢于挺身而出坚持监督限制最高权力的宪法条款及程序正义,中国社会才有希望最终迎来一个“不需要启蒙穷人,给面包就成”的“好的政体”。在这样的“政体”中,“资本”并不是恶的力量,而是既贡献财富而又不独占财富的善的力量。即使没有创造财富能力的人,也可以在这样的政体中得到最低限度的生存保障;即使由于各种原因没有能够致富的人,也同样可以在这样的政体中拥有自己的一份人权和尊严。
    陈永苗是曾经研究过宪政的人,连这样的一些简单道理都没有想明白,实在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情。说穿了,在专**制权力之下,每一个人都是遭受绑架强奸的“人质”,任何撇开强权而在“人质”中间欺软怕硬地杀“富人”、抓“特务”、打“汉奸”、斗“从犯”的强词夺理,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就是愚蠢透顶。
    请陈永苗及陈永苗们三思而行!
    2007-9-5于北京家中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9/2007090912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