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马力死了,以負責的態度作人物論定/李怡
(博讯2007年08月11日发表)

    原标题:以負責的態度作人物論定
    
     文:李怡 (博讯 boxun.com)

    
    馬力走了。自從在香港發表震駭全港的「坦克碌豬」言論之後,就往廣州治病,錯過香港回歸十年慶典,錯過民建聯周年慶,也來不及給香港市民一個交代。
    
    香港政界名人,以曾蔭權為首,包括政見不同的泛民主派在內,是一片哀悼惋惜之聲。這也是常有的現象。一個人死了,不管曾與他有過多少爭論、多少怨懟,對死者還有甚麼不能寬容呢?在任何追悼會上,會聽到對死者的批評嗎?
    
    然而,寫政治評論畢竟不是致悼詞,對一個政治人物蓋棺之後所作的論定,要本着對社會、對讀者負責的態度,公平地論列。否則社會就會變得是非不分、黑白混淆。其實,一個負責的政治人物,也應如此,對於一些在政治態度上自己無法苟同的人物,在他剛去世時可以少說幾句,但何必講出來的話都像是致悼詞呢?
    
    馬力蓋棺後,港人對他記憶最清楚的,無疑就是他在香港的最後演出。這演出為香港帶來更多人參加六四燭光聚會,7.1上街人數也比預期多。他的演出更啓發填詞人創作了一首流行曲《福佳始終有你》,這首歌上傳YouTube後,收聽率一個月達七十二萬人次,而回歸十周年主題曲《香港始終有你》兩個月才有二萬人次收聽。
    
    《福佳始終有你》給馬力奉上的歌詞是:「誰人埋沒馬力,做賣國精英?」這句歌詞對自命「愛國」者,無疑是最大的諷刺,可能更令他死不瞑目的,這句話竟為他一生最後階段劃上句號。
    
    明明一生愛國,為甚麼死前被封為「賣國精英」?筆者不擬對原作詞者的想法作臆測或詮釋,只想談談筆者的看法。
    
    不久前筆者寫過:香港從楊衢雲、孫中山開始,百多年來的愛國傳統,就是將國家與執政集團分開。已故愛國政論家徐復觀的一段話最能表達香港人的愛國觀:「一定要把國放在黨之上,黨有功有過,國無功無過。……不論國家怎麼樣,我愛國是問心無愧的。國家越困窮我越愛。」
    
    這是香港人的愛國觀,是中國歷史上赴國難的愛國者的愛國觀,也是中國共產黨在抗戰時期、內戰時期曾宣揚的愛國觀。然而,當一個政黨,從一個救國革命的地位,轉變為執政地位之後,正如胡耀邦所說,領導者就變成了統治者。基於「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的鐵律,真正的愛國者必須與掌權力者保持距離,必須對掌權者永抱置疑的態度,這才是對國家最好、也是最愛國的表現。
    
    倘若一個人向掌權的政黨投靠,對它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擁護、幫腔、叫好,甚至連屠殺人民的行徑都要為它辯護,這是愛國嗎?若承認「民為邦本」,那麼站在人民的立場,這種為執政集團幫腔的行徑,與百年前為清廷幫腔力主嚴懲革命黨的賣國者有何分別?不正是「賣國精英」嗎?
    
    筆者不懷疑馬力的政治熱誠。但充其量,他也是同那些在中共建政前曾支持中共的愛國人士一樣,在中共掌政後仍以為支持執政集團就是愛國,一代一代的愛國等同把一張張空白支票給予掌權者,讓他們在人民身上予取予攜。
    
    馬力的愛國愛港有甚麼功勳?從八十年代他寫文章力阻八八直選,到歷任親共的要職,直到最後「坦克碌豬」言論,他的愛黨先於愛國的修為,在客觀效果上,是有利於港、有利於國,甚至有利於黨乎?
    
    愛黨先於愛國的觀念,只適合假愛國而實為謀取個人政治經濟利益的人士。若真心相信愛國必先愛黨,那就會如同患了絕症,而且癌細胞會擴散並不受控制,它最終要毀滅人的體質。就如同馬力,若他好好地研究《紅樓夢》,不是那麼熱衷政治,不是患了癌症還要參選,還要莫名其妙地發表自以為護黨而實際上是誤黨誤國誤港的言論,又何致於英年早逝呢?
    
    筆者早年認識馬力時,他是大好青年,想不到二十多年來,就這樣被政治癌細胞給毀了。
    
    蘋果日報 2007.8.10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8/2007081104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