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胡锦涛为何急于将“科学发展观”写入党章/昭明
(博讯2007年07月28日发表)

博讯编者按:最近有网站转载博讯首发文章将作者署名和博讯完全删除,非常不道德,也显示心胸狭隘。希望有关网站保留出处,以尊重作者和信息源。

    (日月相推,明生焉。光明照在刀口上,一道白光曰昭,照亮中共专制的黑箱运作。应广大读者要求,官场观察工作室从即日起将提供多角度政治评论与观点文章。)
    
     其实不仅是胡锦涛,中共每一代统治者都急于将自己发明的所谓理论写入党章。原因很简单:希望自己永远受到崇拜,自己的过失可以永远不被后人清算,自己永远光荣、伟大、正确。只不过手段的高明与否因人而异,最高明的当然要数中共开国皇帝毛泽东。后任者都在效仿这位首开中共个人崇拜的始祖,但手法却一代不如一代,颇有狗尾续貂之势。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过世已三十年,他虽然在建国后没干几件好事,使中国出现了几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可到现在仍然被大部分中共党员和老百姓所崇拜,就是因为有所谓的“毛泽东思想”存在。而毛泽东思想的发明并灌输普及全体党员干部中,则始于一九四一年的延安整风运动,其后的中共历代统治者都在暗中效法这场运动。
    
    延安整风运动毛依靠两位重要助手。一位是少奇同志,负责毛泽东思想的发明,并针对存在于全体党员,青年学生头脑当中的思想混乱,以及文章中的思想问题进行整顿统一思想。这就是所谓的一整党风,二整学风,三整文风。所使用的武器就是经毛授意、少奇同志发明的“毛泽东思想”。针对思想领域里的敌人是“教条主义”“经验主义”,这两位敌人又时常表现为“宗派主义”。针对组织领域里的敌人,一是以王明为首、留学苏联、自以为正统、能代表共产国际的二十八个半,二是以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为代表的,曾经或是毛的上级、或是资历比毛老、或是不顺服毛命令的一伙。
    
    毛泽东思想的实质说白了就是依靠农民走农村包围城市,而不是苏联正统的依靠工人搞城市暴动;实施“游击战”、或是游而不击的“持久战”去坐山观虎斗,而不是用大张旗鼓的集团军汇战、正规战、运动战去消耗中共和日军的实力。诬陷国民党不抵抗,挑动国民党与日军决战,待到两败俱伤时,再与国民党决战。这就是利用民族之危,坐收渔翁之利。这就是所谓的‘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按毛自己的话讲就是将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的革命实践相结合,并找到了事物的本质矛盾,因此写有《实践论》《矛盾论》。
    
    毛在整风运动中的另一重要助手就是康生,负责“抓特务”“抢救失足者”运动。凡是在运动中对学习毛泽东思想不够积极,剖析反省自己揭发他人不够积极者,政治立场不明晰者,都被当作特务嫌疑遭受酷刑折磨,现在叫中纪委“两规”。其实毛与少奇、康生都知道在延安根本就没有一两个特务。关键是要造成一种人人自危自保的局面,这样毛泽东思想就会顺利灌输到每个人头脑中去,这样毛就成神成圣了。人们只能去跪拜而不能去质疑。
    
    在酷刑逼供中,凡是向党抱怨、摆资历的高级干部如刘志丹都被做技术处理,即在战斗中被敌人打死,实际上是被政治保卫部的人干掉。解放后刘的亲人写了一部小说《刘志丹》为刘叫屈,毛讲话‘以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把作者打成反革命。
    因为象刘志丹这一类人受不了委屈,迟早会闹分裂另立山头,加上有实力,所以一定要处理掉,否则后患无穷;凡是忍受不住酷刑乱供乱说的都被处死,因为这类人没影的事都能说出来,一旦被捕肯定会实话实说出卖同志;凡是能忍受酷刑折磨、受得了委屈、拒绝乱说乱供、并能高度赞扬党组织以此种严酷方式考察干部的硬汉,如高岗同志,则被认为是优秀干部受到毛的重用。
    
    当毛的思想完全进入到每个人头脑中,康生的抓特务抢救运动也已造成巨大公愤时,毛站出来牺牲康生卖好儿,说他自己知道得太晚了,委屈了大家,并为此承担责任。毛立刻获得了巨大声誉,而更被认为是英明领袖。
    
    也有利用毛的整风抢救运动‘公私兼顾’的如邓立群之流,就把李锐当时的老婆范元甄抢救到床上了。当然只要邓立群的政治立场坚定地站在毛一边,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就是毛经常讲的“只要大节不亏”。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在当时的延安附近种植了大面积樱粟,熬制成的“革命鸦片(毛语)”当然被卖给了敌战区和国统区的创造历史的广大人民群众。
    
    以上就是毛的延安整风概览。如果抛开中共几十年的执政失误,客观地单论共产党打败国民党获取政权方面,整风运动非常成功,功不可没。整风的范围,目标,对手、以及所使用的工具都非常明确内容具体。整风运动立刻统一了全党思想,使得所有力量都使到了一个方向,极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为中共在短时期获取政权打下了坚实基础。毛在延安整风中所使用的权谋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可以说是登峰造极。
    
    然而货悖而入,亦悖而出!延安整风逃不出历史的因果报应,中共几十年的执政失误就是延安整风最明确的果报,并且仍然在继续。
    
    身为一把手的毛往往把造神的重任交给下属,显然刘少奇暂时通过了毛的考验而成为毛的接班人,然而二十年后一把手是可以后悔的,这一点人们往往始料不及。
    
    无论后来的邓小平及“邓小平理论”,到江泽民及其“三讲”“三个代表”,还是胡锦涛及其“两个务必”“执政为民,立党为公”“八荣八耻”“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都跳不出毛所发明的“延安整风”模式,并且望尘莫及。
    
    如果说毛、邓的权威,部分是依靠战功打出来的,并非全靠造神运动造出来的。那么江泽民,胡锦涛之辈既无战功又非全民选举而出,而是钦点而上,又无毛邓力挽狂澜之才能,其权威就只好依靠造神来维持。
    
    “毛泽东思想”的发明及维护使毛的生前失误在其死后三十年未被清算。“邓小平理论”的灌输使得“六四”后十八年、邓死后十年“六四”未被翻案。“三个代表”使得江氏集团得以生存至今。这也正是为什么胡锦涛急于将其“科学发展观”写入党章的深层次原因。
    
    官场观察工作室 供稿博讯首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7/7/28)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7/2007072823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