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丑陋的韩国人/周晋
(博讯2007年07月23日发表)

    周晋更多文章请看周晋专栏
    《蚩尤天皇》之横空出世
     (博讯 boxun.com)

    2007年7月上旬,一部韩国“历史小说”《蚩尤天皇》再次使中国网民群情激奋、中国媒体一片哗然。在这部所谓的历史小说中,华夏民族始祖之一的蚩尤摇头一变,竟当上了韩国人的始祖(相较之下,“认贼作父”什么的不过是小儿科级别的“认祖归宗”)。在韩国人的“生花妙笔”下,远在5000年前大韩民族就在蚩尤的率领下,与以黄帝为首的华夏民族在中原大地上展开了殊死厮杀。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涿鹿之战”成了“中韩历史上的第一战”。 “黄帝打败蚩尤,建立中华民族”的中国历史,被韩国人像揉面团般任意揉成了蚩尤大败黄帝,黄帝在蚩尤的剑下屈膝投降(见附上的插图)的“历史”,华夏大地也就顺理成章、轻而易举地成了韩国人的“故土”。更贻笑大方的是,《蚩尤天皇》还被正式列为《大韩民族通史》系列之一,堂而皇之地在韩国各大书店里公开出售(注)。看来韩国人真想成为“亚洲的以色列人”,做着“复国”的千秋黄粱大梦呢。
    
    我以前很怀疑“谎言重复千百遍就会成为真理”这句话,现在不得不信了,因为“蚩尤是韩国人”的观点早已深入韩国的民心,以蚩尤为图腾的产品遍及整个韩国。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日韩大战时,无数疯狂的韩国球迷挥舞的“红魔旗”,就是以韩国人心目中象征战神的蚩尤为蓝本设计的。
    
    韩国的综合国力远不如日本,但韩国人比日本人还要狂妄和不知羞耻。日本人至少还有些自知之明,将中国强盛的唐朝为自己尊崇和膜拜的正本;韩国人竟“一步到位”,把中国人最老的老祖宗都抢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无独有偶的是,在韩剧《渊盖苏文》中,高句丽名将渊盖苏文(听着像是个日本人)夜袭唐军,唐太宗李世民的左眼竟被渊盖苏文的冷箭射瞎。在另一部热门韩剧《大祚荣》中,唐太宗被化装成唐军军官的韩国剌客用短刀直插右腹,险些送命。不过这些颠覆或曰“戏说”中国历史的“小卡士”比起“蚩尤大败黄帝”的大卡士来,还是显得“思想不够解放”,远逊后者那“史不惊人死不休”的超级想象力。
    
    韩国人的劣根性:打心眼里看不起中国人
    
    韩国人这一系列在中国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随意篡改别国历史的愚蠢作为,其实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普通的韩国人对中国非常无知,也非常看不起中国人。无从考证韩国人的这种“良好感觉”源自何方,他们却竞相上演“无知者无畏”的闹剧。就在近两年前,去韩国的中国人还被普通的韩国人再三追问:中国有三星电视吗?中国有高楼大厦吗?中国能生产象“现代”牌这么“好”的汽车吗?在他们的心目中,中国还停留在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甚至更原始。几年前,中国某外资企业的韩国老板为了一件小事,竟让全体中国员工下跪,成为中国各大媒体的头条。在中国也屡屡发生韩国老板殴打中国员工的事。在不少韩国人的眼里,中国人就是比韩国人低一等。韩国人在中国投资设厂,就是中国人的衣食父母,是“有恩”于中国人,当然要高中国人一等。中国东北延边的朝鲜族人去韩国打工,没一个回来不大骂韩国人的。韩国人视延边的朝鲜族人为中国人,却认为他们理所当然地应该效忠“大韩民国”。故这些早就接受了中华传统文化熏陶的延边朝鲜族人,都以做韩国人为耻。
    
    听东北的老人们讲,当年“满洲国”时,常有手拿大棒在街上转悠的“日本警察”。“日本警察”见到哪个中国人稍不顺眼,或仅仅是有中国路人好奇地多瞥了他们几眼,他们就不问青红皂白抡起大棒追打中国人。时间一长东北人才知道,那些打人最狠的“日本警察”,十个里有九个是韩国人。这些狗仗人势的亡国奴被东北人冠了个不怎么文雅的名字“高丽棒子”,并一直沿用至今。可见韩国人的民族劣根性是历史悠久、根深蒂固的。
    
    韩国人大抢中国文化和中国领土
    
    近年来,韩国人的“去中国化”运动搞得如火如荼,他们已将建都600年的“汉城”正名为“首尔”,有韩国学者主张也应将韩国的“汉江”易名为“韩江”。中韩之间的历史文化争端更是接二连三地上演,典型的如2005年11月韩国申报“江陵端午祭”为联合国“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成功,中国曾对“端午”被无端端地抢走激烈反弹;2006年10月,韩国拟将“中医”改为“韩医”申报世界遗产,引起中国方面的高度关注;2006年10月,一篇发表在汉语研究英文网站的文章,宣称汉字是由韩国人发明的;韩国人就连小小的豆浆也不肯放过,宣称是“韩国人发明了豆浆”。
    
    随着韩国人潘基文在包括中国的支持下于2007年坐上了联合国的头一把交椅,韩国举国上下欢呼雀跃,自豪得不得了,可以肯定,韩国人那些“忽悠”中国人和中国历史文化的“申遗”、“抢注”之类的活动,还将没完没了地继续下去。如2007年年初发行的新版韩币上,就堂而皇之地印上了中国人发明的浑天仪。2007年3月,著名韩星宋一国主演的历史剧《朱蒙》,丑化汉朝,美化韩国,遭到中国人的唾弃和抵制。
    
    夹在中日美三大国之间的韩国,民族主义极端膨胀。焦躁激进的韩国人急需为其民族自尊心寻求平衡与补偿。但在各种内外因素的重重阻挠下,身处“美日韩”同盟中最弱的韩国人既无法以自己的意志统一朝鲜半岛,也无法驱逐美军实现真正的国家独立;韩国人二战后在经济和技术方面模仿和学习最多的是日本人,日本的经济奇迹一直是韩国学习的楷模。那些以恐怖血腥的“切指”行动抗议日本当年殖民朝鲜半岛的韩国人,其实只是一小部分激进的韩国人中的“一小撮”。地理上最接近日本的韩国才是一个最“哈日”的国家,所以韩国人的民族主义矛头始终无法真正对准日本。在这样的国情下,韩国向中国这个非同盟国的温和巨人实行某种精神上的挑衅、历史文化上的全方位偷抢,就成为韩国人最安全、最合理也最经济有效的选择了。
    
    民族自尊心驱使下的韩国人想“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当然要先向世人展示自己与众不同的悠久历史与文化底蕴。但当以传统历史文化向联合国“申遗”时,外表高傲的韩国人骨子里其实很自卑,因为他们心里很明白,他们拿不出一件像样的足以服众的东西。日本人的东西韩国人不敢动,于是从中国连偷带抢就成了韩国人走“短平快”路线的最佳捷径。现在有一个很时髦的词叫“意淫”,虽有点“儿童不宜”的味道,却非常形象地刻画出韩国人阴暗的心理。况且韩国人早就知道,以“五分钟热度”著称的中国人在闹腾了一阵子后,自会偃旗息鼓。最看不起中国的韩国人,却什么都要从中国连偷带抢、据为己有,患有严重的精神和人格分裂症的“大韩民族”,世无第二。
    
    韩国人早就窥伺中国东北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明里暗里地希望中国能“忍痛割爱”,却从不提延边地区只是当年的中国政府特意划出了一块毗邻朝鲜半岛的中国领土,以供逃难来的朝鲜难民居住的。韩国人的胃口当然不止一个自治州。他们“考证”出:山东当年就是韩国的领土,所以孔子也是韩国人!2007年2月在中国长春举行的第六届亚洲冬季运动会的颁奖仪式上,一群韩国的短道速滑女选手竟当著众多中外媒体的面,公然打出了 “白头山(即中国的长白山)是我们的领土”的标语。另外,中韩在东海海域有对苏岩暗礁的领土争议。如果中国人一概对韩国人的上述领土挑
    衅置之不理,或一味地以“中韩两国人民的友谊为重”,定会助长韩国人抢夺或蚕食中国领土的嚣张气焰。千万不要小看哪怕是一小块弹丸之地的中国领土。如果中国失去了苏岩暗礁的主权,就等于拱手相让其周围大片海域和大批海底资源的所有权,更别提苏岩暗礁在战时的战略价值了。
    
    打肿脸充胖的“大”国心态
    
    地球上的几个泱泱大国中,没有妄自称“大”的“大美国”、“大中国”、“大俄罗斯”、“大印度”、“大加拿大”等。近代世界曾经或还在国名中冠以“大”的共有三国:
    
    1.“大英帝国”,历经几百年的侵略扩张,它的领土和殖民地曾经遍布全球,号称“日不落国”,说它“大”确实曾经大过。“大英帝国”在侵略扩张的同时,也将工业革命和西方民主制度传播到世界各个角落,英语更至今仍为世界上最通行的语言。
    
    2.“大日本帝国”,战败的它被世人唾弃,但它好歹曾经占领了大半个亚洲并短暂地称霸过大半个太平洋,并曾与中美苏(联)英法全部五个二战后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大打出手(其中与英国在香港、缅甸、新马等地,与法国在安南即现在的越南,这一战绩只有纳粹德国可以相比),因厌恶日本而把它任意贬低为蕞尔岛国的人也是在污辱自己的智商。
    
    3.“大韩民国”,它曾经是被日本蹂躏了半个多世纪的殖民地,它不仅从来没有向外扩张过,六十多年来也一直无法完成国家的统一,还在靠美国军队和美国的核保护伞保护自己免遭同文同种的同胞的攻击。“大韩民国”的领土面积只有九万九千多平方公里,只及中国领土面积的百分之一多;“大韩民国”的人口为四千八百多万,还不如中国半个四川的人口多,“大韩民国”何“大”之有?
    
    尾声:并非天方夜谭
    
    中国人不应把《蚩尤天皇》和韩国人的其它无耻行径都看成是不值一谈的天方夜谭。韩国人或许是这么想的:以色列人历经两千年才得以复国。大的中国领土抢不到,至少抢一块小的以平衡韩国人焦躁激进的心态,以慰韩国人祖先的在天之灵。如果中国人对韩国人的这些无耻行径还是麻木不仁,或随口说两句“韩国人的不要脸程度是世界之最”后就一笑了之,得寸进尺的韩国人的“后续动作”将层出不穷,中国人将更被世人所蔑视,与韩国人发生的文化纠纷和领土争议也将无日无之。
    
    韩国人的狂妄也从反面衬托出中国人自己不争气,以致中国三番五次地被小小的韩国当软柿子踩、被当“二等国”来修理。试问韩国人有“颠覆历史”的另一种想象力或曰勇气,把“韩日历史上的第一战”放到东京大阪、把“韩印(第安)历史上的第一战”放到美国的加州来打吗?至少这种想象力的作品没有捧场客,没有商业价值,被韩国人唾弃。
    
    可以预料的是:一个统一的、强大的、与中国的宿敌日本结盟、与中国接壤却对中国怀有强烈敌意的“大韩民国”,不论是在和平时期还是在战争时期,日韩联手都可以完全控制并封锁整个中国东部面向太平洋的广阔海域、空域;在经济上,与中国同属“东亚文化圈”的“日韩联盟”若联合起来与中国争夺东海的海洋资源、全球市场和全球资源,也将是中华民族生存和发展的心腹大患。所以从中国人的立场出发,在朝鲜半岛长期维持目前这种“两国两制”的现状,最符合中国人的国家利益。
    
    一个民族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不仅包括物质层面上的自立,更包括精神层面上的自立。如今“中国制造”的产品遍全球,在物质上中华民族已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但是在精神层面上,从小小的韩国敢于公然对中华历史文化偷梁换柱、巧取豪夺、据为己有,从普通中国人对韩国人此类无耻行径的麻木不仁,“哈韩族”在中国各地如过江之鲫来看,中华民族要在精神层面上 “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2007年7月22日最后定稿)
    
    (注)韩国人是引述南韩野史《桓檀古记》等古籍,说蚩尤是北韩神话中的“桓雄”的。而倍达国人(南韩人自称为倍达民族)就是第十四代蚩尤之后。这样一来,连在中国都是传说中上古时期缺乏实证的人物蚩尤,摇身一变成了韩国人的始祖,实实在在的韩国图腾。 _(博讯记者:周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7/2007072309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