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网民恶搞郑筱萸行刑:打假药半天不死
(博讯2007年07月12日发表)

    
     来源:亚洲时报
     (博讯 boxun.com)

    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监局)原局长、大贪官郑筱萸一案彻底划上句号。7月10日上午,郑筱萸在北京被执行死刑。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在如火如荼的反腐败斗争中,继曾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主席的成克杰之后第二位省部委正职高官被正法。
    
    官方媒体对郑筱萸执行死刑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及执行死刑的方法等,皆未披露。近年中国在执行死刑时愈来愈注重人性化,有网民猜测,郑筱萸可能是接受注射处死的。更有网民嘲笑郑筱萸,如果连注射药品也是假药,或药效失灵,郑半天也死不了,痛苦不堪,反不如一颗子弹来得痛快。
    
    郑筱萸是被正法的第二位省部级正职高官。第一位是成克杰,成克杰长期担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主席(省长),案发时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已跻身“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列,比郑筱萸明显高了一两个档次。2000年9月14日,成克杰被执行死刑。
    
    粗略来看,郑筱萸案、成克杰案的共同点是:皆为省部级正职高官、京官,长期说一不二、雄霸一方;均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不服,上诉,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两人的案子皆轰动全国,万众瞩目,为标志性大案要案。
    
    不同点是:一、郑筱萸案发前已被免去局长、党组书记职务,仅担任中国药学会理事长的虚职;成克杰则在案发前被提升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跻身“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列,成克杰还是十四届中央委员,其级别明显高过郑筱萸一两个档次。二、两人受贿数额均特别巨大,但具体金额差距较大,郑筱萸为649万余元(人民币,下同),成克杰为4109万余元。三、中国贪官几乎都有包二奶、养情妇的嗜好,郑筱萸似无这方面的绯闻,是个难得的例外;成克杰的情妇李平是成走向深渊的幕后推手。
    
    从犯罪金额来看,在副省部级以上被正法的高官中,郑筱萸属数额最少者。居然有一些网民为其“喊冤”,称其尚属“清廉”,声称许多县处级乃至科级官员都不只这个数;这些网民多半是在故意说反话。身为食品、药品王国的最高长官,郑筱萸多年对数以万计的食品、药品、医疗器材等生产经营企业握有生杀大权,并对药监执法队伍的官吏拥有升迁权,与其至高无上的权力相比,郑筱萸贪的确实较少,不算贪得无厌。
    
    郑筱萸的罪行有两个:受贿罪,判处死刑;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两罪并罚,被执行死刑。郑筱萸受贿649万余元,数额特别巨大,早够得上杀头了;经济犯罪量刑有个大致金额标准,一万判一年,总不至于判他六百多年吧。不过,有些贪官犯罪金额高过郑,却侥幸活了下来;当然,每个案子的具体情况不尽相同。所以“受贿数额特别巨大”似乎并非郑筱萸被正法的唯一原因。
    
    郑筱萸对社会危害更大的其实是他的第二个罪行,即玩忽职守罪。“民以食为天”“病从口入”两句俗语,说明食品及其安全的重要性;而药品、医疗器材是治病救人的特殊商品。郑筱萸身为监管食品、药品的最高官员,肩上责任何等重大。但郑筱萸长期玩忽职守,置民众生命健康于不顾,居然让6种假药获得了生产批准文号。近年药品、食品致人死亡事件层出不穷,郑筱萸难辞其咎。可是,以“玩忽职守罪”好像是不能处死人的,尚无因“玩忽职守罪”被判死刑的先例。
    
    中国高层如此重视郑筱萸案件,一是食品、药品为特殊行业,人命关天,近些年事故频发,民怨鼎沸;二是彰显反腐败的决心:不论是谁,不论职务多高,都要一查到底,决不手软;三是药监局是国务院下面的直属机构,如今腐败糜烂不堪,令以清廉勤政著称的温家宝十分震怒;四是对标志性的大贪官严惩不怠,杀鸡给猴看,震慑贪官,意图遏止愈来愈汹涌的腐败浪潮。
    
    无论如何,郑筱萸走了,中国网民群情振奋、拍手称快。不过也有人并不乐观,指出没有外部多条管道的强有力有效监督,不改变某些陈旧的体制,反腐乃是治标不治本;杀了郑筱萸,还有后来者。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7/2007071211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