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达赖喇嘛,一个坚忍的流亡者/刘放
(博讯2007年06月16日发表)


――在悉尼听达赖演讲
    
     初冬的悉尼寒风骤雨,距歌剧院不远的WENTWORTH五星酒店冠盖云集(大家都打雨伞)。六月十四日下午,应邀在澳洲访问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他下榻的这间酒店对华人听众作了一场公开演讲。 (博讯 boxun.com)

    
     虽然天气不佳,出席演讲会的人们还是早早就等在会场门外。达赖喇嘛还是具有明星效应的。演讲会由悉尼民阵组织。悉尼文化界人士,及不同背景的各阶层人士,还有华人各大媒体,共约两、三百人济济一堂。这是悉尼华人社区少有的盛会。
    
     达赖喇嘛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一个深具政治敏感性的公众人物。由于复杂的政治原因,他总是给人予神秘的印象,在不同媒体上,他或被尊为圣灵,或被妖魔化为分裂者、敌对势力。事实上,他是一个坚忍的流亡者。他离开祖国已经四十八年了。华人同胞对他所知不多。这次,人们总算有了一个了解他的机会。
    
     近距离接触达赖喇嘛,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平易近人的老者。他身穿黄色袈裟,袒着右臂,肩披红色披巾,左手腕上戴一块表,及一串珠链,慈眉善目,笑口常开,与近前的人们一一握手。这是他的品牌形象,没有见过他的人,也早就在各种媒体上熟悉了他的这一形象。
    
     应该说,以他七十一岁的年龄,看起来身体仍相当健壮。
    
     他的演讲时间不长,更多的时间是回答听众的问题,与大家共同讨论。他在讲话中时而用英语,时而用藏语,又说上几句汉语,风趣幽默,观点鲜明,论述简洁、扼要。他自己也喜欢在发言时哈哈大笑。感觉上,他的思维敏捷,记忆惊人,对一些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及有关数据都能清楚列举出来。
    
     他的演讲主题就是主张宽容、和谐,注重内心的和平与安宁,以慈悲善良心境待人处世的人权理念。这也是佛教的基本理论。而他认为这些理论与现代科学的精神是相通的。作为宗教领袖,他以他自己的人生经验,对社会对世事的理解洞察,及天生的慈悲心怀,不懈地向听众弘传佛教的这种理念。这也是他在世界各地巡回演讲的主旨。无可否认,在当今浮躁的物质社会,这种宗教思想仍具有极其正面的意义。
    
     这样一个善良睿智的宗教领袖,必然深具魅力。这种魅力来自他的人格和智慧,也来自他所坚守的道义。他深受爱戴、尊敬也是必然的。他虽是一个流亡者,却仍不失尊贵。世界许多国家的元首政要都会见过他,许多人都成为他的好朋友。1989年,他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信众对他的崇敬就不用说了。演讲会现场就见到有些男女信众激动得不断流泪。一个专程从中国国内赶来的女信徒见到他时更是泣不成声。达赖应她的要求为她加持并一起照了相。这样的场景还是相当感人的。
    
     谈到达赖喇嘛,就不能不谈政治,也无法回避西藏问题。达赖喇嘛在演讲中这样表述他的政治立场与观点:
    
     他坚持不主张西藏独立,也不会搞分裂。他认为西藏留在中国的大家庭里,对藏民族有许多好处。他回顾了汉藏民族千百年和平融洽的历史,对汉藏民族团结的未来前景抱有信心。
    
     他也表明支持胡锦涛主席提出建构和谐社会的主张。而他们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和解正是实现和谐社会的一部分。
    
     他以上这些话有点象是一个共产党员说的。他自己也开玩笑说,他是一半共产主义者,一半佛教徒。
    
     他所要实现的西藏自治,主要是为了更好地保存西藏传统文化,保护自然生态环境。事实上现在各国各民族(包括汉族)也正在努力回归文化传统,提倡保护自然生态环境。因此这一要求符合世界历史潮流和人类共同价值观。当然,他也期望西藏的自治是一种民主的自治。但他没有将此作为前提。
    
     客观地说,这样一个老人的思想立场观点,说他在搞分裂活动是很难说得过去的。他一直在谋求与中国政府和解,一直没有放弃这种努力。他们曾多次派出代表团与政府接触、谈判。中国政府也有过回应,但仍拒绝让他回国,并继续指责他在分裂祖国。
    
     基于这样一种现实,根据达赖喇嘛所持的态度,目前中国政府解决西藏问题的条件已经相当成熟。人们无法理解中国政府为何不让他回国,以促成西藏问题的全面解决。
    
     一般的推测,中国政府不让他回国的原因,是考虑到他在藏民中影响极大,担心他回来后引发社会动乱。但这样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因为达赖喇嘛已经明确表明不主张独立,他的凝聚力反而对稳定西藏社会有利。比如说让他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什么的,肯定不会天下大乱。就是从统战的角度,只是让他回来看看,感受祖国和西藏发生的巨变,也有利而无弊。
    
     中国政府也许希望他老死在国外,这样问题就将不了了之。但更大的可能是,达赖喇嘛不在了,西藏问题依然存在。至少,藏民心里不会真正服气。
    
     也应该看到,西藏谋求独立的可能性已很小。佛教也不崇尚暴力。如果说1959年的“平暴”不费吹灰之力,那么现在中国的国力军力就更难于挑战。青藏公路的修通则在战略上彻底消除了这一隐患。汉藏的和睦友好符合大家的共同利益。
    
     与此相关的是,中国外交部一次又一次对接待达赖喇嘛的国家发出措词强硬的警告。这些警告既没有充分的理据,也没有实际的制约力,已经成为国际外交笑柄。
    
     中国政府在处理西藏问题上应改变僵死的、教条的思维习惯,建立一种宽容大度的大国风范,以大智慧去化解矛盾,处理历史问题,实现真正的和谐。历史在变化,中国和中国共产党也发生了变化,达赖喇嘛也在改变自己。
    
     达赖喇嘛还在继续流亡,仍在无奈地走他的路,一条还不知道有没有结果和尽头的路。他自己则对在有生之年回到祖国怀抱存有信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6/2007061615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