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单向收费成了“烂苹果”
(博讯2007年05月30日发表)

    
     时至今日,还有多少消费者会因“单向收费”时代即将来临而弹冠相庆,我很是怀疑。1997年5月,原邮电部拟制定手机单向收费方案后,单向收费就在利益集团的口水中无疾而终,我们用了10年时间,终于等到了政策实施环境的“成熟”――问题是,眼下单向收费这只 “苹果”似乎不是“熟透”了,而是“熟烂”了。
     (博讯 boxun.com)

     双向或单向收费,实质上只是电信运营商之间的话费转移以及利益再分配。政府管理部门在“双改单”上长期失语甚至出尔反尔,恰恰在于一方面要保证两大移动运营商的垄断地位,唯恐投鼠忌器;另一方面又面临引入竞争机制、减轻消费者负担的舆论压力。结果是弄到现在,电信资费在市场压力下渐归理性了,消费者通往物美价廉的目标已经一不小心快要实现了,政策层面的“双改单”却仍在矜持游移。
    
     单向收费的“十年之痒”,见证了一些决策话语方在市场改革中惯性的繁复纠缠:首先,“双改单”之难并不是难在利益均衡上,市场屡屡抛出单向收费的媚眼早就归就于所谓的“国情说”、“技术说”。这个难恰恰难在决策层面与民意层面、市场层面的脱节上;其次,很多关键性的市场决策似乎都存在一种自下而上的错位“倒逼”,宏观决策对市场的调整与引导竟然诡异地滞后于市场规律本身,这种危险比调控缺席更可怕;再次,当职能部门在单、双向上和消费者扯皮的时候,偏偏忘却了其“培养竞争机制,鼓励公众用脚投票”的职责担当。而数据显示:我国电信企业利润高于20%,而全球同行业中没有利润超过10%的,电信业发达国家的电信企业利润甚至不到1%。可见,管理部门在遏制电信行业的垄断暴利攫取上还大有作为的空间。
    
     当然,以往非政策性的单向收费只是一种促销手段而已,有着朝令夕改的危险。从这个意义上说,终结那些名目繁多、奥数般难以琢磨的套餐,对消费者无疑意味着利好。只是这个“利好”仍要两年之后才能让消费者完全享有,到那时,单向收费这只烂“苹果”恐怕要腐臭发霉了吧。(邓海建) (博讯记者:薰衣草)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5/2007053016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