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台湾的奥运“火”爆之争 
(博讯2007年05月04日发表)

    
    沈君山/台北拒绝奥运圣火在国际上造成无理取闹印象,所受损失远超看不到圣火的遗憾。 
     (博讯 boxun.com)

    政治不要干预体育,但这只是一个理想。台北硬要说奥运圣火路线现在走的路线,就矮化了台湾,是怎样说也说不通的。圣火从希腊传到北京,必定要从一个国家进入中国,那么这个国家是不是就被矮化了呢?有人说应该自台北传东京或首尔再进中国,那日韩是不是就成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呢?
    
    外交上,包括运动场上,中共矮化台湾的例子不胜枚举,但纯就圣火传递路线而言,从胡志明市到台北到香港却应该是都可接受的途径。双方可以各取所需的自圆其说,站在台湾政府立场,可以说是从越南到中华民国到中国国与国之间的路线。假若中共真要矮化台湾的话,可以安排像从澳门到台北到香港这样一条路线,那台湾真的不能接受了。
    
    中共煞费苦心的安排这样一条看起来台湾可以接受的路线,当然也不是没有一点统战的考量,奥运是一个国家百年难得宣扬国威吸引万方来朝的盛典,他们当然也希望“台湾同胞”能共仰其盛同观其威,也许会打动一部分人何不共享其盛同感其荣的心意。但这只是中共要藉奥运来炫耀新中国的一点边际作用,现在中共对办好奥运的优先度远超过短期的两岸统战。
    
    但台湾创国际先例的拒绝圣火,而其理由是因为一条应该算是合理的圣火传递路线,在国际上造成无理取闹的印象,所受的损害远远超过民众丧失了观看圣火机会的遗憾。
    
    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圣火路线之争,其实是台湾政府为了明年的大选营造一种中台对抗的气氛,是耶非耶?若果真如此,台湾参加本届奥运之途还真难测,第一个可能搬上台面的问题,就是原来尘封已久的“中华台北”、“中国台北”之争。所谓奥会模式定于一九七九年,当时国际奥会原则上已准备接纳中共入会,台湾所关切的,依优先度来排,首先是我们能不能留下来,其次是能否以独立平等的国家奥会(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的名义留下来,再其次才是能否保留原来的名、旗、歌,当时交涉非常辛苦,最后国家奥会的名义实是保留下来了,但是名、旗、歌都得改,中共的理由是当时中华民国还声称代表全中国,而事实上一九四九年以后代表大陆的中华民国已经不存在了。名字由台湾自己定,但不能用中华民国,而且得经他们同意,台湾选了Chinese Taipei(中共也同意Chinese Taiwan,是当时国民政府自己选的Taipei,因为Taiwan有台独的味道),而中共却坚持China Taipei,因为中国台北是他们内定的。双方争得很厉害,最后听说还是邓小平拍板,中共才接受了Chinese Taipei,这是有白纸黑字签定的,但除了奥会之外中共的外事单位和宣传单位还是用China Taipei,至于中文名字,则多半译做中国台北,这样扰扰攘攘了很久,到八十年代底,至少在奥会管辖的范围内才一致称中华台北。但那是在八十年代底“六四”前两岸相对宽松的气氛中,现在台海如此紧张,又兼奥运在北京举办,大陆民族主义的压力很大,会否节外生枝就难说了。
    
    相较于圣火路线,奥会模式才是一个真正矮化了台湾的模式,别人都可以用国名加入,为什么台湾要用Chinese Taipei这样一个稀奇古怪的名字呢?当时台湾的妥协,是因为要留在奥会中,保留一个在国际舞台上露面、不被完全边缘化的场合,所以才接受了 Chinese Taipei的名字。站在北京的立场,他们接受台湾的奥会作为国家奥会,也是很大的让步,只要他们坚持,即使不是那一届,在下一届奥运台湾也会被排挤出会,或至少纳入中国队。
    
    那为什么中共网开一面呢?是邓小平的意思。当然并不全是好心,奥会模式其实是一国两制的一种实验,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一方面是希望收回台港澳顺利些,另一方面是在中国的“国内境外”,保留几个资本主义制度成功的例子,作为他推动改革开放的借镜和加强其说服力。了解了这个背景才会了解当年台湾在相当不利的条件下,如何会得出相对可接受的结果的原因。
    
    今天台湾的国际处境更艰难了,奥运是仅余的世界性国际舞台,北京和台北对台湾的地位有认知差异,台湾坚持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中共则认为最多是一个国内境外的分离地区。矮化与否随立场不同而异,这也是争议的根源。台湾去北京参加奥运,强弱之势既异,又在他们地盘上。台湾若要去,最有利的立场就是坚守奥会模式,该争可争的,譬如像Chinese Taipei(中华台北)一定要争,因为那是白纸黑字签定了的。不必争、不能争的像圣火传递路线,就不要争。假若认为奥会模式矮化了台湾,这次就不要去,去了再争,不但贻笑国际,严重的话还会失去会籍,这样以后要再以奥会模式回到国际奥会,绝无可能。毕竟中国已以世界大国的姿态走出来了。
    # 沈君山:台湾大学物理系学士、美国马里兰大学物理博士、曾任台湾清华大学第一届民选校长、一九七九年台湾在国际奥委交涉者之一。
    
     亚洲周刊 (博讯记者:薰衣草)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5/2007050410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