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易中天授课又出错,谁来代课?
(博讯2007年04月22日发表)


  易中天授课又出错,谁来代课?




  最近又有人曝易中天讲《韩信》有47处硬伤,认为他应该“下课”,不应该继续“大放厥词”、“忽悠听众”。联想到十大博士围剿于丹,不免有些感慨。

  学问要渊博、素养要高深、治学要严谨是对一个教授的基本要求。但这个要求不见得就是在讲课时不能出错。可以肯定,易中天也好,于丹也好,授课当中难免会出现谬误。我想,这是任何一位教授都存在的局限。这种“谬误”一是功力不够以讹传讹,二是学术门派之见,三是个人见解的一家之言。善意指出其谬误是应该也是必要的,对有的“谬误”进行争论也是学术的自由。但一旦发现有“错”就一棍子打死未必是个好事。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干的不如看的,看的不如说的,说的不如找岔子整的。落马贪官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在给人授为官之道时就说过“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田聿教授《“硬伤”遍体的易中天先生,该“下课”了——揭示讲座中的知识性错误》的博客文章近万言,引经据典,根据他过硬的考证,指出易中天的《汉代风云人物:韩信》系列讲座“硬伤”47处,涉及史实错误、古汉语语法错误,甚至读音错误。足见田教授学问之渊博、治学之严谨、态度之认真。但我想问的是,要是让田教授来上课,让易中天和全国的教授来考古,田教授能否做到无懈可击呢?

  在百家讲坛讲课的人很多,为什么只有易中天、于丹最走红呢?难道就是因为他们谬误百出他们浅薄才受欢迎?受众的智商真的低得那么可怜吗?中国的史家重真实。春秋时齐卿崔杼杀庄公后,因怒齐大史兄弟相继坚持直书"崔杼弑其君"而连杀三人,仍未能迫使对方屈服,终于不得不放弃了篡改史实的念头。但中国的帝王公卿善伪装会流言,“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恭让人士时,若教当时身便死,千古忠佞有谁知?”。以史为鉴,鉴古通今,用现代普通人的眼光审视历史,用普通人的心理度古人胸怀,不管你正史伪史只要能自圆其说,从中有所共鸣,有所受益,善恶忠奸分明,恐怕是他们受欢迎的原因吧?

  易中天、于丹有局限性,谁没有局限性呢?上帝也不能制造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何况教授呢?如果把易中天、于丹换成王中天、李丹,但只要还有那种心态、那种求全责备的思维方式,那只不过是换了个靶子罢了。要不,换上田聿教授代代课试试?
(俗雾迷情)

(博讯记者:薰衣草) (Modified on 2007/4/22)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4/2007042217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