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长沙陈洪的檄文
(博讯2007年04月15日发表)

     戏说警察的装甲车与百姓的电视机
    
     发表者: 刁民无声 (博讯 boxun.com)

    
    
     4月4日邻居询问,你家的有线电视能收几个台?我说,能收40多个台吧。邻居说他家的有线电视今天只能收到4个台。我打开电视,结果也只有4个频道有节目,几十个频道为蓝屏,经多方打听方知,根据长沙市委、市政府的部署,长沙市有线数字电视整体转换工作已全面启动。为防止电视用户不愿意选择昂贵的数字电视,长沙市广播电视局和《长沙国安广播电视宽带网络有限公司》已对我所居住的小区模拟电视信号进行关闭(只保留四套模拟电视节目)。政府文件规定在2008年底前在全市城区关闭模拟电视信号,提前在我所居住的小区关闭。其目的是,让市民没有选择的权力,因为,电视是政府垄断和控制的资源,只此一家,别无分店。而电视又是绝大部分市民获取信息、休闲娱乐的唯一方式,大量的进城农民工、下岗职工、城市贫民和普通工薪阶层是没有能力选择其它娱乐方式的。
    
     一位哲人说,“当强奸无法避免时,你就应好好享受被人强奸的乐趣”。因为,只要生命还存在,生活总是要继续进行的。所以,我也打算好好享受遭受电视垄断集团强奸的乐趣,谁知,第二天我打电话询问办理数字电视的有关事宜时,被告知,市民须带身份证或户口簿及房产证方能办理“免费机顶盒”领取手续。没有房产证则需交纳1000元机顶盒押金。得,咱享受被人强奸乐趣的希望都成了泡影。因为,咱居住的房屋是没有私人产权的单位公房,许多居住户也并非原单位职工,而是子住父屋,数十年前单位的居住分配单早已遗失,因房屋年久失修,单位也无人对住房进行管理和收费,数十户居民一直是自住自修。如今,咱二眼一抹黑,找谁去开住房证明?得,咱可不愿意用刚刚领到手的“工龄补偿金”去交那千元“机顶盒押金”。谁都知道,咱无心也无力在有生之年再去购买天价的商品房,这名义上的“机顶盒押金”,是不可能退还给咱的。咱还是留下这卖命钱去以钱赚钱,赚点养老之资吧。反正如今的电视也只是“娱乐人民”,如今政府不想再娱乐我,咱还是上上网,看看书,自己娱乐自己吧。
    
     所以,咱去书市买回了一套亚当·斯密所著的《国富论》,咱也得研究和比较一下,数百年前的资本主义学者与当今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学者和官员,谁更有学问,谁更有社会良心,市场经济讲究的“开放与竞争”,及“谁投资,谁受益”和拒绝垄断的原则,而中国的电视产业是纳税人委托政府投资的产业,当年政府以免费收看的公众福利方式回报全体人民,更何况这其中还包含宣传和教化民众的责任。而如今,电视这一原本包含宣传及教化民众内容的“公众福利”却成为了集团谋利的工具。电视台从大量的广告中获得巨大的利益,电视宽带网络公司赚取巨额的收视费,政府出于维护政权稳定的需要,不容许私人和国外资本染指广播电视事业,这就使我国的电视事业具有“维护政权稳定的工具”和“娱乐人民的公众福利”的双重功能,它不具备市场经济的特征,因而也不应成为政府或某些集团进行谋利的工具。但如今为收取高额的收视费而进行的数字电视信号整体转换只能理解为一种变相的涨价。这是一种在行政权力控制下的剥夺公众福利的行为,是垄断集团用人民的财产剥削人民的行为。科学的进步,使电子产品价格大幅下落,一台用于控制收视及接收电视信号的机顶盒本身的价值并不高,却居然向无房的民众收取千元的押金。此举将剥夺多少异地打工和本地穷人的娱乐权和接受政府宣传教化的权益?而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穷人。
    
     月初,在网络中看到重庆警察已装备了装甲车战车用于街头巡逻。结合此次长沙有线数字电视的转换工作,我感到,如今的地方政府是重威慑,轻教化。重收费、轻服务。重金钱、轻民生。在许多人眼里,装甲车与电视,是二件风马牛不相及的物件。但武力与宣传却是建立和维护政权的二大有力的武器。常听官员们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笔杆子里面保政权。在没有敌对武装团体,城市只有饥求食,病盼医,穷盼富,富求奢的民众,电视等宣传媒体对民众的教化及维护社会安定的作用远胜于装甲战车。当民众饥有食,寒有衣,闲有乐,敬官员,爱政府,知礼仪,识廉耻,我们还需要装甲车在城市的大街上游弋吗?当劳累一天的人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围坐在电视机前观看健康向上的电视剧时,社会秩序能不安定吗?当昂贵的电视收视费和机顶盒押金剥夺了穷人接受教化和娱乐的权力时,百无聊赖的穷人和失业者在大街上游荡,在街边茶摊中喝酒骂娘,抱怨社会不公时,我们的城市能和谐吗?
    
     装甲车是敌对武装团体用于交战的工具,坚船利炮、铁甲战车应装备保家卫国的军队。警察是准备用装甲战车追捕翻墙撬锁的毛贼小偷?还是用于对付因领不到打工血汗钱而上演“跳楼秀”的穷人?
    
     从长沙的数字电视转换和重庆警察的装甲车这二件事件可以看出,我们的地方官员的执政水平和执政能力水平的确不高,其实,我并不怀疑公务员们的个人能力,但我估计他们的这些决策可能是酒醉之后的决策,唉,盛宴之后无醒人。只有经历“酒精考验”的官员,才分不清繁华盛世的城市是需要武力还是信仰?才分不清和平的年代,威慑和教化的作用,孰重孰轻?
    
     有资料显示,低收入者和低学历者对电视的依赖程度更高。无数的退休老者和下岗工人从电视中获取资讯感受社会的进步与变化,电视也是他们打发寂寞时光,娱乐身心的重要工具。因为,他们没有财力选择其它的方式娱乐身心,娱乐场所的高消费、公园的高价门票、昂贵的旅游费用使他们无富享受盛世中的繁华。对无房产者收取高额的“机顶盒押金”无异于杀贫济富。通过数字电视转换提高收视费无异于从穷人口中夺食。要知道,我国的电视事业不是私人投资,而是全体人民的公产。在模拟电视尚未退出市场时,我们也应有权选择廉价电视的权力。
    
     网络和电脑使我对电视的依赖程度大大降低,收不到电视,这几天我弄了几个免费的软件在收看免费的网络电视,数百个频道使我能观看国内与境外的节目,虽说画面欠佳,但也能扩充视野和打发寂寞。幸亏这年头还有廉价的盗版光碟,电视台需半月播完的连续剧,我三天就能看完。哈哈,这才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政府如果放弃自己的电视宣传阵地,其它的文化或媒体一定会将这块空白补上,因为,穷人也需要娱乐和精神食粮。
    
    
    
     2007年4月14日星期六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4/2007041510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