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四川二炮退役老兵吴强写给中国泛蓝联盟的求助信 (图)
(博讯2007年04月11日发表)

    作者:黄晓敏
    
    我叫吴强,今年51岁,小学文化,住四川省蓬安县马回乡2村4社,曾在80年代初作为现役军人在内蒙古二炮某基地从事汽车修理和驾驶,中期退役回到家乡从事汽车修理和道路运输等个体私营企业。很快成为当地远近出名的勤劳致富能手和模仿学习推广的标兵,多次荣获县乡给予的奖励和奖状。
    
    四川二炮退役老兵吴强写给中国泛蓝联盟的求助信
    90年初,我因为看不惯交警恶意执法而说了一句公正话得罪了交警大队指导员,就借故撬掉了我的私营汽车前后两块号牌,为此索要未归。军人性格的我踏破了地方党政机关的大门,无数次上访,要求交警队返还号牌,但交警队充耳不闻,拒不归还。车子没有号牌,无法上路行驶,我又到稽征所报停,稽征所要求:必须要缴回号牌,报停未获允准。
    
    1993年元月稽征所以不能报停而欠养路费为由申请法院强行扣押了我的货车。蓬安县人民法院法官唐自万,不问清红皂白,也不通过开庭审理,将我的货车核定(3T)卖了,卖得的价款3450.00元,法院判决书上却只认定了2500.00元,还不如车上的6个新轮胎的价值。
    
    我处于愤怒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通过艰难曲折,法院终于立案,案子经过多次开庭,几上几下,法院也认定了执法机关的违法性,对于法院判决赔偿损失这个问题上,法院枉法裁判,后来,我再次向检察机关申诉,引起了省、市、县三级检察机关的高度关注,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向四川省高级法院抗诉,四川省高级法院指令南充中院再审,南充中院2001年作出判决(1998)南中法行再终字第1号<此案未开庭>,再次认定赔偿变卖的汽车2500.00元,非法扣押期间营运损失37544.00元,合计40044.00元。
    
    一辆3吨位未报废的货运汽车才值2500元吗?在走投无路的的情况下,我又向有关媒体反映,北京媒体第二次来蓬安采访并以《迟到的公正不是公正》作了报道(中国法制第二辑法案评说),中国人民大学范愉教授也对此案作了点评。
    随后我多次来到成都,向四川省高级法院申诉,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来信来访回复:息诉服判。2002年4月不服输的我又请代理人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最高法院致函四川省高级法院依法处理。虽然连续几年向四川省高级法院申诉无果,忍无可忍我又向南充中级人民法院申诉。南充中院批复:此案已经中院再审,只能由省法院立案再审了。法院互相推诿,在万般无奈之下,我象一个皮球被踢来踢去,在无可奈何之际找到了曾给国家主席江泽民、胡锦涛等国家领导人主讲法制课的西南政法大学李昌麒教授,请他老人家主张正义、为民呐喊申冤,李教授看了所有的材料,给四川省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写了信函。
               
    2003年7月1日中午12点40分我在省高院大门口也面对面找到李少平院长,并将相关材料递交了给他。后来又多次通过电话向院领导催案,院领导多次答复:你的案子已转南充中院处理。我又多次询问南充中院,中院答复:没有收到省高院的材料。我又再次询问省高院领导:以什么方式转给南充中院的。省高院领导答复:以信访案件转到南充中院处理。就这样,几级法院互相踢皮球,至今这一案子成了一个悬而未决的迷案。
    
    1998年11月因四川省蓬安监狱购销合同纠纷一案再次让我卷进诉讼之中。蓬安县人民法院再次枉法裁判,迫不得己再次走上申诉之路:不服蓬安县人民法院(1998)蓬经初字第18号民事判决书,向南充市人民检察院申诉,南充市人民检察院向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抗诉,南充中级法院指令蓬安县人民法院再审,撤消了蓬安县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
    
    我于1995年与马回农经合作基金会(以下简称农经会)有借贷关系,1999年全县清理合作基金会,将我强制关押几天,清欠组根据合作基金会提供的帐目,必须要我签字才能放我走,如我不签字,要送到看守所关押,清欠组马回乡乡长祝仲文便通知我的亲威陈更新(马回初中部校长)拿股金作抵押便放人。
      
    2004年5月我向蓬安县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案经一审、南充市人民检察院抗诉再审,蓬安县法院作出了错误判决,使本案进入终审,促使了我蒙冤根深帝固。
    
    案经两上两下,两级法院均异口同声:农村合作基金会因地位特殊,其违法操作法院无能为力,故三判决驳回了我的请求,近十次开庭,政府不敢出示1994年8月24日所谓我贷款2万的证据。
     
    法院用推理判案:不欠为什么要还!推定了1994年8月24日说我在马回农经会借款2万元的事成立,(2006)南中法民再终字第4号判决第7页尾段,这是一个南充中院判的一个奇案。
    
    政府有钱,法院有权,尽搞到了终审判决这一绝招,金黄银白、眼红心黑,“权力”对其工作中的违法、失误和过错总是掩饰与袒护,党的原则是“有错必纠”,对纠正其违法、失误和过错的各种措施和办法也总是尽力抵制和庇护,受害的是公民,不是自认倒霉,就是上告无门,在与执法官员的交往中,老百姓总是不相信我们是生存在一个民主与法制的社会,在本案中南充中院这一终审判决对老百姓是雪上加霜,忧伤时时袭来,久久难忘,这些都难以打消受害人的满腔正义和深信法律的尊严。南充中级法院(2006)南中法民再终字第4号判决鬼才明白!写到这里暂且搁笔,法院的违法行为待时再诉。
    
    请求人:四川省蓬安县马回乡2村4社 吴强
    
    四川二炮退役老兵吴强写给中国泛蓝联盟的求助信


    四川二炮退役老兵吴强写给中国泛蓝联盟的求助信


    四川二炮退役老兵吴强写给中国泛蓝联盟的求助信


    四川二炮退役老兵吴强写给中国泛蓝联盟的求助信


    四川二炮退役老兵吴强写给中国泛蓝联盟的求助信


    四川二炮退役老兵吴强写给中国泛蓝联盟的求助信


    四川二炮退役老兵吴强写给中国泛蓝联盟的求助信


    四川二炮退役老兵吴强写给中国泛蓝联盟的求助信


    四川二炮退役老兵吴强写给中国泛蓝联盟的求助信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4/2007041101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