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对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评论的答复”/格丘山
(博讯2007年02月27日发表)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今年是邓小平离世十年忌,网络上对邓小平功过的讨论非常热烈,我重贴了二年前发表的旧文'邓小平的历史贡献',受到了很多表示支持和不同意见的评论。这里专门挑选了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不同意见,做出公开答复,希望能够引发大家对这些专题的思索和更深入的研究。 (博讯 boxun.com)

    
    看法一,当前的中国类似蒋经国执政初期的台湾,朴正熹时代的韩国。韩国台湾都随著经济的发展最后走向了民主主义,中国的发展趋势也应当相同,只是国家大情况复杂,所需要的时间要长的多罢了。
    
    回答:
    中国共产党浪费了中国几十年时间,几千万人民的生命,最后还是走回到革命前的原点,但与原来的体制和国情相比,增加了下面一些变化。
    
    1。换了一批富人,而且这批富人更贪婪,无耻,因为他们的财富是靠权力掠夺
    的;
    
    2。多了一个共产党专政的一党独裁,新闻封锁,思想控制和黑社会操作的体制;
    
    3。穷富向二极疯狂分化,比当年有过之无不及。这三个特点使现在的政权区别于蒋经国执政初期的台湾,朴正熹时代的韩国,这些特点使中国从毛泽东模式的灾难步出后,走到邓小平模式的灾难之中,我们也许不应对邓小平苛求,作为他个人已经完成了他的历史任务,但是后人如果坐在他的所谓丰功伟绩下,止步不前,上面三个特点会使中国走上与日本,韩国和台湾不同的路,所以,中国的未来仍在风雨飘摇的不定之中。
    
    看法二
    搞所谓民运的人通常偏离中国的实际情况,过分夸大共党官员贪污腐化的作用,要知道,国情与中国相仿但是实行民主政治的印度的贪污比中国还稍差点。邓小平的开放政策的好处还有很多的,比如今天的中国是亚洲最大海外游览的客源国,而平民出国游览在毛时代是异想天开;还有今天中国的国力大大增强,没有邓的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全球各地的'中国威胁论'。
    
    回答:
    在分析问题时,以某人或某国也这样,我们就是对的,这个逻辑会将我们带入更大的荒谬之中,我们不能说某人杀人,我们杀人就有理了。世界上有很多国家,为什么我们为什么就要挑印度呢?如果在贪污上我们挑印度做我们的根据,在黄色工业上我们挑泰国做我们的根据,在武力输出上我们挑美国做我们的根据等等,中国的常有理会使百恶集身,最后走到那里去了呢?
    
    看法三
    邓小平以他的使命感,智慧,能力,改变了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人的命运。
    他对人类历史的影响力和贡献远远要比林肯大得多!
    
    回答:
    想问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邓小平没有在文化革命中吃到苦头,他会不会这样彻底的结束毛泽东的阶级斗争的国策,平反阶级敌人?我认为不会,所以从这点上说,邓小平受的苦难使他对中国的问题看法有了改变,使他复出后做了贡献。
    
    但是邓小平受的苦难尚未使他脱离他是中国达官贵人的本性,这就使他的改革自私顽固的维护了官僚阶层的利益,允许官僚在开放时用权力掠夺财富,这不是一个疏忽,而是人为的。这一点上毛泽东看透了刘邓这个官僚阶层,说他们是党内的贵族,资产阶级。历史在这一点上证明了毛泽东的断言。
    
    
    还有人说'邓小平第一次真正开放了华夏中国,这就是邓小平的最大贡献了',我觉得应该稍微改一点,'邓小平开放了被毛泽东封闭起来的中国,这就是邓小平的最大贡献了',这样说,因为毛泽东以前,中国没有被封闭,而且二十世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未封闭,所以如果非要说是伟人的话,那么邓小平也只是相对于毛泽东时代的伟人,不是中国历史的伟人,更不是具有世界意义的伟人。
    
    这样说,并不想贬低邓小平的贡献,而是实事求是。
    
    在苦难深重,几千万生灵死亡的近代中国去坚韧不懈地造神,不管是造毛泽东和邓小平,还是其他人都是可笑,也是可悲的。应该说中国近代史上的领导人,失职比贡献大。
    
    看法四贫富分化是市场经济,自由竞争,民主社会的必然产物。官员贪污腐败现象是法制不健全,体制,舆论,政党监督机制不健全所产生的必然后果。所有这些不健全的东西都需要在社会实践中逐步解决。中国从经济层面切入改革二十多年,俄罗斯从政治层面切入改革二十多年,台湾先从经济后从政治切入改革三十多年,都没有解决贫富分化,官员贪污腐败等社会问题。说实在的,这些问题是伴随人类社会发展的永恒问题。
    
    回答:
    贫富分化官员贪污不但在民主社会存在,即便到了一千年后,人类社会高度文明后依然不可避免。
    
    但是中国的贫富分化官员贪污不是经济,自由竞争,民主社会的产物,而是共产党专政的产物,共产党用他们的特权在无监视,无制度和机构限制,无新闻监督的情形下,为所欲为,恶性发作,掠夺财产,造成的贫富分化和贪污,是与民主制度下的贫富分化官员贪污性质上完全不同的事。一个全党出动用政权对国家和社会财产大规模掠夺,盗窃与一个在社会制度的漏洞下的零星贪污怎么能相同呢?
    这种情景已使中国变成了一个既非共产主义,也非资本主义的国家,而成了一个至今尚无确切定义名词的国家。
    
    一个地里长满了野草的花园,所有的官员都是小偷和强盗的国家,是无法用天下哪个花园里没有野草,哪个国家没有小偷和强盗来自欺欺人的。
    
    看法五上个世纪出现的共产主义理论就是想一下子把这些社会问题都解决掉。很多人信以为真,疯狂地追随了几十年结果都失败了。格丘山博的骨子里是相信共产主义理论的。如果你处在上个世纪初的年代里,你肯定是共产主义的疯狂信徒。
    
    回答:
    
    我是从那个世纪过来的人,从来不信任共产主义,但是我对共产党的最大反感不在于她的信仰,正象我不是任何宗教的教徒,我尊重每一个宗教的信仰一样,我也尊重共产党的信仰。我对共产党的最大反感是她的残忍,霸道,不尊重人和人性。共产党可以有他的信仰,但她不可而且没有权力以她的信仰为由去杀人,以前她说富不好,杀了好多富人,现在她变成了比那些她杀的富人还要富的人,而且她的钱都是用权力掠夺来的,比以前的富人要肮脏多了。如果她现在真正认为她过去的信仰错了,要改正,那么最起码,要让别人先富起来,不是让过去杀富人的共产党先富起来,否则的话,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无人能诚服。
    
    看法六贫富差距是推动社回经济发展的动力。可激励穷人愤发向富人看齐。没有贫富分化不就是毛时代的共产主义吗。政府的责任是让富人取之有道。
    
    回答:
    
    现在共产党富人致富的方法,穷人无法愤发向富人看齐,也无法学,除非穷人也有共产党的特权,那是不可能的,如果穷人一定要学,那么就要夺共产党的特权,于是中国又要大打出手,血流成河,毛泽东革命的历史又要重来一遍。
    
    
    看法七格丘山的逻辑和那个牛屎逻辑是一样的。就是说,格丘山和牛乐吼才是先知先觉的圣人,早就知道共产主义行不通。毛泽东,邓小平和世界近一半的信仰过共产主义的人都是不可饶恕的魔鬼。即使那些人后来察觉到共产主义行不通想改弦更张换条路也不能饶恕。充其量是个半人半鬼。在我看来,你格丘山和牛乐吼这些喜欢放马后屁,而且自以为自己是先知先觉的圣人的人才是真正的魔鬼。几只中了邪的苍蝇嗡嗡叫而已。格丘山和牛乐吼是胸怀仇恨,喜欢放马后屁的狗屎小人,而且还喜欢在网上用狗屎涂鸦。
    
    回答:
    
    匿名游客的这段话使我有些毛骨悚然,使我感到如果我再回到匿名游客的制度下,很可能要吃二查苦,再一次被打成反革命。
    
    我虽然被共产党迫害过,但我对共产党,包括匿名游客先生至今也无仇恨,我早就步出了这种冤冤相报的恨的境界。多少年来苦恼我的就是从自己受的苦难中怎样能悟出我们这个民族多灾多难的原因,这一直是我不懈的追求。
    
    我没有权利去饶恕毛泽东,邓小平和世界近一半的信仰过共产主义的人,但是我想人民也许会饶恕他们的,如果他们能够不再贪婪,将他们掠夺的财产退回国家,走出个人小集团的利益。这一点他们恐怕做不到,我接触过一些共产党干部,被罢官后,都是非常好的人,有人性,有情调,有个性,有同情心,但一回到官位上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从这个意义上说,钱和权也是有害的东西,这个弱点恐怕就不光是共产党的,而是人类的。
    
    看法八往后看总是遗憾,往前看才有前途。
    
    回答:
    
    人们的智慧和思想是从苦难和教训中得到的。但是一个从苦难中步出来的人,未必能够得到苦难给他的礼品。陀斯妥也夫斯基曾经说过;‘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我所受的痛苦’一个人能配上所受的痛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中国人在上一世纪中所受的苦难恐怕要远远超过犹他人,俄国人,但是中国人对苦难的思考和分析比其他民族差远了。
    
    要谈过去,还不止于中国人需要从过去的挫折中反思教训,而且还因为作下这个罪行的党至今仍在胡作非为:
    他们对于至今被她迫害过的人,毫无忏悔歉痛之心,不准人们谈起他们的恶行,一谈就说这是仇恨;
    他们对于自己以权掠夺至富毫无羞耻之心,不准人们谴责他们的恶行,一谈就说这是仇富。
    
    往前看只适用于一个做了错事,自己认错愿意改正的人。对于这样一个横蛮,霸道的还控制著中国政权的党,如果我们不回顾他们做的种种罪行,与他们讲理,向前看,怎么看?他们连过去现在的错,一律不认账,还能立地成佛吗?
    
    看到网络上匿名游客的这段话“格丘山,牛乐吼,施化:哥几个文革中的打砸抢分子或是造反派三种人之类,你们如此痛恨邓小平和中国也情有可原。因为,改革开放后,你们这批人是最失落的一群。国内现在成天骂大街的也是你们这一类人。”
    我心里非常难过,不是因为什么文革打砸抢分子或是造反派三种人,也不是因为什么改革后最失落的一群,改革开放前我是一个压在社会最底层的摘帽反动学生,改革开放后我放弃了教授位置和几十年的工龄,以知天命之龄,跑到国外从零和当学生起步,取得博士学位,在国外定居,为的不是钱和权,只是为了一份无拘无束的生活自由和思想自由,这是在钱和权的大染缸中泡透了的人很难理解的一份执著和追求。
    
    我真正难过的是从这段话中闻到了这些在这场国家财产大掠夺中暴富的人充满了比十九世纪在剥削和吸吮穷人的劳力中发起来的资本家更肮脏的铜臭和得意,他们以己心度别人,以为天下人都在眼红他们的肮脏发迹呢,可怜和令人心酸的中国啊!
    
    正是看到了这种悲惨的浅薄,道德沦丧后的无知和得意,我们才更应该谈过去,谈我们上一代人的苦难和错误。
    
    看法九你相信共产党立即下台,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中国立马前途光明。或是万众一心,推翻老共,中国就充满希望。但我不这样认为。中国你目前找不到可以替代中共的任何政党。
    
    回答:
    
    共产党如立即下台,在短期中,情况不但不会改善,还可能更坏,这因为
    共产党遗留的问题太多;
    下台的共产党会不甘心失去的天堂,会捣乱破坏;
    新政体对管理国家需要摸索,试探和学习;
    新政体人员本身的素质,品德是不定因素;
    等等,但是我认为中国人不能因为这些顾忌就吊死在这颗千疮百孔的共产党的树上。
    
    面前的现实是共产党集团为了维持他的既得利益,是不会让出政权的,武力争夺政权的路中国人绝对不能再走,除了血流成河换一个新毛泽东外,结果更好的希望实在渺茫。
    
    真正实际和损失最小的路,也许是等待共产党的有识之士自己改造自己的党,将民族和国家利益放在他们的集团利益之上,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我希望共产党分裂成不同政治派系,这是需要时间和耐心的,如果共产党长期不能出现将个人集团私利置于国家利益之下的派系,那么中国人只能希望他的腐败导致他最后死亡,出现新的政体。
    
    换一个球队的教练和队员,都会使球队几年翻不了身,何况换政体?如果共产党实在没有希望的话,这个学费中国人是不得不付的,。我相信如果新政体中能有效地实行新闻自由,权力制约,多党监督,那么这个政体转换初期的混乱和损失会得到适当控制。
    
    看法十分歧不在“问题”本身,而在寻找问题产生的根源和如何解决问题。很遗憾,有不少人把人类社会看的太简单了。其实很多丑恶现象就跟人身上的毒瘤一样,割了这儿,它又从别的地方长出来,还真没有什么办法来根治。
    
    
    回答:
    
    社会问题的产生和解决是不会有一个完结的,老的问题解决了,新问题又会出现,这是正常的。但是问题与问题的性质是有区别的。有的问题是皮毛问题,有的是根本问题,就像一个毒瘤长在心脏上,和长在脚上面这是完全不同的,我们绝对不应该因为大家身上都有瘤而原谅共产党的恶行。邓小平的贡献就是结束了中国二十世纪还有贱民和变相奴隶的问题,这个毒瘤实在与今天世界不相称,但是邓小平又带来了一个新的大毒瘤,生成新共产党特权贪污阶层,这个毒瘤与在封建法治和民主法治下的个体零星贪污是完全性质不同的。这是一个社会规模的整体沦丧和堕落。
    
    看法十一中国的问题堆积如山。中国不缺能看到问题的人,缺的是实实在在干事的人。谁都希望丑恶现象能在一瞬间解决,但是不可能的。要是你认为你们的大声疾呼能有用的话,能把中国的的问题呼走的话,那就再大声些呼吧!但如果认为你们比别人站得高,看得远,看得深,那就不见得了。我想不少人跟你们一样都看到了问题。但同时理解产生这些问题的深层原因和解决这些问题的复杂性。
    
    回答:
    
    中国的问题确实是堆积如山,现在的问题不是缺的是实实在在干事的人,也不是没有事可做和没有办法,真正的最大阻力和困难是共产党为了保护自己的私利不让做。就以贪污问题为例,难道真的无事可做吗?一个肯定会受到人民和世界舆论的欢呼的方法是每年公布政治局委员和他的直系亲族的私人财产并说明财产来源,接受新闻和民主党派监督,如果政治局委员这么做了,下面的官员自然也要做,这样做肯定会使明目张胆的掠夺得到抑制。我们不能借口贪污是不能断绝的,而原谅共产党用权力肆无忌惮的掠夺财富,是的贪污是不能杜绝的,但是对付全党大规模贪污是有方法的,要想将这些方法变成现实,只有与共产党斗争。
    
    现在中国问题不是比谁站得高,看得远,看得深,而是这些妇幼都知的道理无法讲,无法实行,受到了既得利益者的百般阻抗和强词夺理的捣乱。
    
原文: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邓小平无异是中国近代史上仅次于毛泽东的第二重要人物。毛泽东晚年为接班人费尽心机,接班人一移再移,正是
    
    白云还自散
    明月落谁家
    
    他可能没有想到,最后妻子被关,大权落入他最不愿意看到的邓小平之手。人算不如天算,这里历史又一次告诉一个个人类的枭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它才是真正的主人。
    
    邓小平掌权之后,大刀阔斧地将毛泽东的国策,’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砍得四另五落,进行了准毛泽东定义的资本主义复辟。而且邓小平的政权并未尊循毛泽东的预言;'我死后如果资本主义复辟,我断言它也是短命的’。毛泽东如果地下有灵,不知会否泪飞顿作倾盆雨?
    
    毛泽东死后的评价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暴君,有人说他是封建帝皇,有人说他是工农兵的救星,有人说他是流氓,有人说他是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有人说他是农民平均思想的乌托邦,有人说他是寻找消灭私心的人类解放道路的先驱,有人说他是成天怀疑别人要夺权的猜忌狂,。。。。。。不管是赞扬他的,还是批判他的,都犹有瞎子摸大象,未按住命脉之感,看来毛泽东的评价还要继续成为热门话题困惑我们。
    
    相反,邓小平的评价要比毛泽东容易得多。这很大程度上要归于邓小平本人是一个实用主义者。
    
    简言之
    
    邓小平的功勋是
    
    1。将毛泽东遗留的面临崩溃的国民经济在非常短的时期中挽救过来。
    
    2。停止阶级斗争,结束了中国几十年来的全民残酷斗争
    
    
    邓小平的错误是
    
    1。没有对毛泽东的错误进行认真的清算。
    
    2。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时候,没有对以权致富做出限制。
    
    
    
    把他的功勋和错误合到一起,用共产党的官话说,邓小平是在用毛泽东的政体和毛泽东的干部搞资本主义。毛泽东的政体是一个用黑社会操作方式建立的无产阶级专政政体,毛泽东的干部主要由当年为他冲锋陷阵的老战友的子女(高干子弟)和在阶级斗争为纲时代中抓阶级敌人有功的新秀组成。用这样一个政体和这些干部去搞资本主义,就产生了我们现在目睹耳闻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把他的功勋和错误合到一起,用老百姓的俗话说,他赶走了吃人的残忍的老虎,却引来了贪婪的狼。更确切地说,搞阶级斗争的老虎并没有离开,搜刮民脂民膏的狼也不是新来的。邓小平只是让吃人的老虎,闭上屠牙,变成不再以阶级斗争为纲,但是可以用他们进行阶级斗争的权力去到处掠夺财富的狼。
    
    这个阶级斗争的权力是毛泽东用来实行人类革命,解放世界人民的,用来掠夺财富实在是非常霸道,中国的贫富两极分化顿时以天文速度向世界首位挺进,中国的亿万富翁数目也迅速越过苦心经营了百年积累财富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而且是一本胡涂帐,谁也说不请中国有多少亿万富翁。因为他们拒绝公布他们用权力掠夺的财产。
    
    
    尽管邓小平的改革带来了严重问题,有人说邓小平时代不如毛泽东时代,此话依旧欠缺公正。
    
    毛泽东将百分之五的中国人(实际上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大约六千万的中国人,定成一小撮反动派,共产党的敌人,对他们进行无产阶级专政。这些人是全党和全民族踩在脚下的贱民,他们不受任何法律保护,没有任何权利,他们被放在人民之中,受全民监督,任何人都可以欺凌他们,他们比监狱中的犯人更可怜,犯人彼此是平等的,受不到这些贱民时时刻刻得到的白眼和侮辱。这六千万的中国贱民担负著最苦难最肮脏的工作,一有风吹草动,就被拉上斗争台。他们不象犯人有一个年限,贱民永远是贱民,而且它们的子女也被冠以可以教育好的贱民的侮辱性名称。
    
    
    六千万的中国贱民意味著六千万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惨故事。
    
    比起毛泽东时代,邓小平让一小撮共产党员和政府官员(大约六千万左右)变成了贪污,掠夺财富的狼,是让六千万共产党员和政府官员腐化成强盗,贪污盗窃犯好呢?还是让六千万的老百姓当奴隶好呢?
    
    无论从人道,还是从人性,我们宁愿有六千万贪婪成性的共产党员,也不愿有六千万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地富反坏右。
    
    这就是邓小平的历史功勋。
    
    中国历史的脚步是如此沉重。
    
    (5/17/20051:19)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2/2007022709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