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就赖昌星一案再答网友“看不顺眼”
(博讯2007年01月11日发表)

    本来看了你去年11月5日的评论还算顺眼,但再看到你这次(1月7日)的评论(http://peacehall.com/forum/news/pubvp_200701070630.shtml),开头就开始觉得不顺眼了。再读下去便觉得有一股酸味,后来更觉得恶心;读完全文之后,不但觉得是满纸荒唐,更感觉到有一股寒气从后脊樑骨往上直窜,令人不寒而怵,仿佛又闻到了血腥味。----你的这篇评论充满杀气。
    
     首先,文章一开头就说自己的评论是“愚见”。既然是“愚见”,为何还要摆到网上来,你是否有意要用愚蠢的见解来愚弄大众。接下来又自报家门----“来自草根阶层”;自报写作水平----“没有专业文笔那样的文字水准和开阔视野”。你酸不酸啊你,明知道是“失礼”于人的事情为何还要做,明知是“冒犯”别人的话你为何还要讲。你这不是成心要恶心大众吗?你还有脸要别人原谅?。我又没有到你处拜访,何来的“尊驾”,想趋雅附庸,但又不知所谓。 (博讯 boxun.com)

    
     第二,加拿大法院的威信在国际上就代表着加拿大的国家威信。中国是一个主权国家,加拿大同样也是一个主权国家,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往,有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不存在“两者孰轻孰重”的问题。中国在寻求引渡赖某人的过程中,“却要一再的向别人做出保证,并且是违背了本国法律的保证”,而且是“至今却也没有任何结果”。这能怪谁呢?既然知道这样做是“中国政府的耻辱”,为何还要去做呢?在我看来这只能怪那些办案人员的办案水准还不如你的“文字水准”;办案的视野还不如你的“开阔视野”。
    
     你在文中强调“中国政府的威信、法律的威严”,那加拿大人为何不可以同样地强调加拿大政府的威信和加拿大法律的威严呢?你可以强调“中国的立场,中国的法律”,那加拿大人为何不可以同样地强调加拿大的立场,加拿大的法律呢?你可以强调中国的“国家利益至上”,那加拿大人为何不可以同样地强调加拿大的国家利益至上呢?
    
     第三,如果赖昌星在中国犯了法,中国政府当然有权将其绳之于法,这是中国的主权问题,任何人都不得干涉;现在,赖昌星逃到加拿大,是否将赖昌星引渡回中国,却是属于加拿大的主权范畴,同样是任何人都不得干涉。你可以强调中国的法律,加拿大也同样可以强调加拿大的法律。任何国家所制定的法律都有一个司法管辖范围的问题。中国法律有中国法律的司法管辖范围;加拿大法律有加拿大法律的司法管辖范围。中国法律的司法管辖范围只能够在中国的领土之内,而无可能延伸到加拿大的领土之内。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在其司法管辖范围之内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中国的法律是否会“变成了儿戏”,那就要看在什么地方。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如果加拿大法院明知道赖某人被引渡回国之后会被判处死刑,仍然对其实行引渡,那就违反了加拿大法律中不作死刑引渡的条款,那加拿大的法律就真的是“变成了儿戏”了。你应该明白到:不同的国家可能会有不同的价值取向,可能会有不同的法律观点;你也应该弄清楚情理法三者之间的关系,有些事情看起来不合情也不合理,但只要是合法的,就应该受到法律的保障;而有一些事情看起来合情又合理,但如果不合法,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不是什么“掩耳盗铃”的问题,也不是对得起谁的问题。
    
     你应该清楚:今天的中国还没有“崛起”到可以将中国法律的司法管辖范围延伸到加拿大的程度。所以与加拿大之间的交涉也只能够在国际关系准则的约束之下进行。当然,如果将来有朝一日,中国有能力象今天的美国人“解放”伊拉克一样解放加拿大,那不但加拿大的法律要服从中国的法律,连加拿大的自然资源人力资源等也将会成为你们的囊中之物。当年的日本人也是借口寻找一个失踪的日本士兵而发起卢沟桥事变,从而展开了全面的侵华战争的。同样你也可以借口追捕赖某人。
    
     看着你这满纸荒唐之下透出的杀气,我甚至可以预言:如果赖某人一旦被引渡回国,必定是凶多吉少。但愿我在这里所讲的不会一语成谶。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1/2007011101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