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贺伟华
(博讯2007年01月08日发表)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作者:贺伟华 (博讯 boxun.com)

    由于遭遇专制势力策动的群体围剿与声讨,最近一段时间,我改变了以往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原则,而隐去曾经的许多锋芒。在电脑上的工作时间也减去了许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孩子的培养上。尤其在当局封锁我的《群发突发事件与独立评论》博客,导致无法正常工作、《独立评论》网刊也无法正常发行之后,在无奈之中更多了几分无助。
    
    今天,终于有空浏览网上论坛的信息,却发现谣传的《高律师的公开声明》与《悔罪书》被炒作得沸沸扬扬。想来一个被禁音甚至可能是药物毒害而失语的人,在备受摧残而出狱之后,竟还遭遇到这等的舆论毁损与“民粹暴力”,内心的感受一定难于言表。任何一个公民,都有保持沉默的权利与自由;更有他对未来生活做出选择的自由。何况高及其家庭成员为正义的事业遭遇到如此之多的不幸与苦难,至今头上高悬着一把专制利剑!由此,不得不主动站出来揭穿专制罪恶势力的谎言,为其澄清可能的真相所在!
    
    对于高律师的为人与品格,我们从来就没有任何的怀疑,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等普通百姓,对之都是相敬如宾;对于高律师可能遭遇的不幸,基于曾经的类似遭遇,也许我能做出更加准确地分析与判断;对于这种舆论毁损的“民粹暴力”我认为大可不必。当一切真相都深藏于政治黑幕、信息封锁、黑箱操作之下,人们的猜疑与杜撰不可避免,何况高律师还面对着这等对之恨之入骨的专制暴政暗中操纵着这一切,来想尽办法要毁坏高律师的声誉、玷污其人格、瓦解其国内民间追随者与海外同情者的信心。但是理智的人们应该保持清醒,不要为混淆视听的谣言所操控;更不能因内在的嫉妒而肆意的发泄。
    
    以我的判断,高律师沉默的原因决不仅仅是有再次入狱的可能,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药物伤害。大家是否记得高律师去年八月在山东被暗中绑架拘捕之后,曾经有消息灵通人士在营救高的网络会议上给我等透露过他好像被用过一种针剂。当时我结合自己的经历,对之做出过详尽的分析,并把当局曾经强制我吃过的药物照片,连同回忆文章发布在网上。当时对这一切的分析,还是较多的猜测成分,如今高律师出狱后的表现,及当局欲盖弥彰的谎言更加证实了我对事件真相更为准确的直觉判断,所谓《高律师的公开声明》与《悔罪书》必定有假,而高律师被当局暗中用药伤害大概十有八九。这等东西要么是药物毒害后人操控的结果;要么是威逼下的屈打成招,无论如何,都是假的。
    
    再说说这种可能被注射的抗狂躁病药物,其药力极其强大,可以立刻导致受害者失语、意志丧失、思想不能,行为受人控制。受害者用药后行动犹如僵尸,肌肉僵硬、行动迟缓、脸色苍白。这种情况我在2004年被抓期间见得太多,而当时我用的是最轻微的药物,名称叫“维思通”。我首先在自己家中被强制注射了镇定催眠剂,然后专科医生又逼迫我口服了有如上效药物。两天之后我就明显的感觉思想不能、行动迟缓、静卧不能、意志丧失,连续服药一星期后就感到心律失常、语言表达障碍、流鼻血,行动与思想受人控制。记得当时有人问我还写不写文章?如果不写了,就停止吃药,让我回家。我不由自主的说了“绝不再写”;问我还感觉有人跟踪吗?如果没有,可以回家。我不由自主的说“没有人跟踪”;问我“还反不反党?要社会适应你,还是你适应这个社会?”我说不反,我适应社会。这是被用药一个月后丧失思想自主与意志力之我的回答。当时当局还让我主动删除电脑中存档的文件,我也莫名其妙的同意了。大家由此可以想象,药物作用之强大。
    
    即使回家一个星期内,我都没有恢复平常的意志力而坐到电脑前继续写文章,在药物逐步失效后,我的胆量也随之逐步壮大起来,再次恢复以往的锋芒与勇气。医生曾经威胁我说过,如果不听话的话,还有一种药,和你吃的药同类型,但只要吃一次,就让你一年说不了话、写不了字、脑子一片空白。当时已经流鼻血、心律失常的我有些麻木,所幸的是还能够保存记忆至今。在高律师被捕之后,我曾经暗中为之祈祷,千万不能摊上这等药,不然就有苦难言了。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得以判断,在高被药物控制而丧失判断与思想力之后,再把事先拟好的文章交给他签字,这种可能性很大!中共的监狱是什么地方,想来坐过牢的人应该知道,不是利用监狱中黑社会成员恐吓凌辱,就是警察的暴力相向。在我被关期间,暴力的场面随处可见,在暴力虐待的面前,再强悍的汉子,也不得不暂时妥协。曾经亲眼看见一个青壮年男子,刚刚被关进来没两个小时,就闹腾着要出去,用脚猛踢铁门,几个看管马上围了上去,一顿拳打脚踢,受害者立刻血迹斑斑、手变形而不能复位,趴在地上站不起身来。还有脱光了衣服绑在铁床上、强制灌食。这样的遭遇多来的几个回合,再强悍的汉子也会妥协的,尤其是有妻儿老小在家日夜期盼者。更何况高还可能遭遇以上的药物毒害!
    
    在暴力强制与凌辱之下,无论谁做出过某种退让,都不存在任何道德问题,更不存在法律上的自证其罪。遗憾的是许多的人,还是习惯于中共的思维方式,用受害者被强制下的口供来玷污他的人格、否认他的高贵。在此,我重申自己以往的观点:作为一个对高没有任何政治动机与不切实际期待者,无论其如何选择今后的路,都无损于他的形象与高贵,功利化的政治动机与工具化人为利用应该让位于人道与良心。人们又岂能因为受害者不能如己所愿而妄加贬低?难道把高律师营救出狱仅仅就只有政治动机不成?难道我们标榜肯定高律师仅仅是为了工具化目的?
    
    如今却有这等居心叵测却道貌岸然者,借高话语权的丧失之际,大肆毁谤中伤之,以达到彻底瓦解维权民主阵容人心的目的。许多的不明真相者,也随之跟风,什么悔过了之类的杜撰与声明,应有尽有,把一个失去自由并失语的受害者,描绘的不成人样。在此,我不妨提个建议,对高不满意者,自己也如高一般的勇敢一搏,看谁最后更狼狈。高舍生忘死、对抗强权、揭露黑暗之时,想来已经有许多的人,因为自己的无能,而内心嫉妒其日涨的声望。
    
    把受害者抛入空中,然后争先恐后的围观受害者摔落的情景,这就是国民性劣根所在。可悲!可怜!中国人纵横驰骋将近一百年,一个“崛起的大国”,竟然无法容忍一个道德良心的存在,其小肚鸡肠、小国寡民心态至今不改!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1/2007010808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