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大家起来声援赵岩/陈世忠
(博讯2006年12月06日发表)

    轰动世界的 “纽约时报” 北京办事处新闻助理赵岩被捕事件出现过一波三折. 12月1日,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了所谓的二审, 不出所料, 维持原判. 赵岩当场提出了抗议.
    
     简单地回顾往事. 赵岩是中国著名的维权人士, 一贯急公好义, 嫉恶如仇, 专门帮助弱势群体, 抱打不平. 为此曾多次触怒权贵, 甚至被捕入狱, 可是后来都因为查无实据, 无罪释放. (博讯 boxun.com)

    
    2004年9月16日, 赵岩在上海被国安部拘留, 押送北京, 一个月后, 正式逮捕, 罪名是 “泄露国家机密.” 这一审就审了近两年. 有人说, 是胡锦涛亲自下的令, 不知确否.
    
    所谓 “泄露国家机密 ” , 指的是纽约时报报道了江泽民提出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的消息. “ 纽约时报 “ 曾正式声明, 他们并非从赵岩那里获得此消息.
    
    人们感到困惑的是, 为什么连 “江泽民提出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 “ 这么一个消息也成了“泄露国家机密 ”, 是不是黄菊得了癌症也算国家机密呢? 是不是陈良宇被双规也算国家机密呢? 是不是胡锦涛打哈欠也算国家机密呢?
    
    最可笑的是, 事后证明江泽民提出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确有其事, 更加和泄露国家机密沾不上边, 因此, 赵岩根本没有泄露国家机密, 以泄露国家机密为由秘密逮捕赵岩是完全错误的, 完全非法的.
    
    既然如此, 应该立即放人吧? 不能! 赵岩一出监狱, 马上会要求赔礼道歉和索赔损失的. 这个脸可丢不起.
    
    怎么办? 一计不成, 再生一计. 不是没有政治罪行吗? 咱们从经济上找你茬, 说你犯有欺诈罪. 你放心好了, 即使找不出泄露国家机密罪, 也找不出欺诈罪的话, 咱们还可以编排你赵岩什么逃税罪, 嫖娼罪或者赌博罪的. 为什么? 第一, 可以免得你不依不饶地要求赔礼道歉和索赔损失, 第二, 可以堵住海内外民主人士和人权团体的嘴, 使他们无法替一个刑事犯罪分子呼吁. 第三, 可以达到继续剥夺赵岩自由的目的, 减少一个强有力的维权能手. 第四, 对于继续追究故意杀人犯王忠全为什么在判刑以后没有获得平反就能够当上法官这一世界级司法丑闻, 可以来一个釜底抽薪. 还有第五, 第六, 等等.
    
    可是, 他们始终解释不了, 为什么涉嫌区区欺诈罪名的新闻工作者需要惊动国安部先是加以拘留, 继而进行逮捕? 真可谓“杀鸡焉用牛刀” 啊! 岂非咄咄怪事? 而所谓 “有错抓的没有错放的 ”, 就成了此案的进一步注解. 想知道, 为什么中国继续被列在新闻最不自由国家的行列之中吗? 赵岩受到的政治迫害就是又一个活生生的实例!
    
    所以, 赵岩就注定了要被判刑了. 所以, 赵岩就注定了要面临一系列非法审判了. 请看, 逮捕他的罪名不是泄露国家机密罪吗? 所以, 北京市第二人民法院在一审时当然就不可以公开审理啦. 但是, 其实真正审的却是新编出来的欺诈罪啊, 证人, 受害人, 物证总该齐全了吧? 也没有!
    
    一审开庭时, 证人居然没有到庭接受质询. 加上”取证过程不合法, 证据被污染, 而且证人之间互为亲属关系”, 这怎么能保证判决公正呢?
    
    如果说, 一审不公开, 还有一个涉及 “泄露国家机密罪 “ 作为挡箭牌的话, 那么二审不公开还有什么借口可找呢? 为什么区区一个所谓的欺诈案, 连续两次开庭都不敢公开呢? 为什么连续两次开庭都不敢让所谓证人和所谓受害人出庭对质呢? 为什么许多国内外的记者被拒之法庭之外呢? 为什么连赵岩的辩护律师也被非法阻挠出庭呢?
    
    更为可笑的是, 已经审了两年加三个月的法院在判决书中连被告人的生辰籍贯也弄错了, 这哪里有一点点法律的严肃性呢?
    
    够了, 法院法官的表演已经相当充分了. 赵岩的非法被捕和违法判刑第一万零一次地证明, 在中共中央领导下的中国大陆司法系统毫无公正可言. 秉承中共中央意旨的司法系统本身就是故意制造冤假错案的祸根. 和劳教制度一样, 和把大批上访者和法轮功修练者塞进精神病院一样, 和最近揭露出来的对大批无辜被抓者进行活体摘取器官一样, 和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企图自杀未遂者要被判刑一样, 等等, 等等, 这一切都是中共中央一党专制独裁不可避免的副产品. 这是对所谓 “四项基本原则 ” 的最好注释, 这是对 “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 ” 和 “欲加之罪, 何患无词 ”的最好注释, 也是给胡锦涛建立” 和谐社会 “ 的响亮口号的一记响彻云霄的耳光.
    
    庆父不死, 鲁难未已. 只要中共中央的反动统治继续下去, 像赵岩那样无辜受迫害的现象, 像程翔, 陈光诚, 高智晟, 师涛等等那样无辜受迫害的现象就永远无法杜绝.
    
    见怪不怪. 愿苦难的中国大陆人民, 特别是苦难的中国新闻工作者的苦难随着中共暴政的结束而结束!
    
    是啊, 路正长, 夜也正长…
    
    但是, 千里之行, 始于足下, 希望就在眼前, 光明就在前方. 智利的独裁者平诺切特不就是一个鼓舞我们斗志的最新例证吗?
    
    陈世忠2006.12.05. (写于一个中国人民难忘的纪念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2/2006120602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