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牟传珩:从军事对抗到和平谈判——再现一场美苏首脑中程导弹秘密谈判
(博讯2006年11月26日发表)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美苏首脑中程导弹谈判”始于1981年,到 1987年12月8日,签署中导条约(条约原文附后),历时6年。这其中最关键的一次谈判,就是1986年美国总统里根和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冰岛雷克雅未克的直接会晤。
     美苏中程导弹(射程 5000公里以下)谈判的起因发生于70年代后半期。在美苏控制战略武器谈判的同时,苏联在东欧文部署了针对西欧的SS-20多弹头中程导弹。这使北约国家感到欧洲的东西方均势将被打破,为此要部署108枚美制潘兴导弹和464枚巡航导弹,经其军事力逼使苏联回到谈判桌。争取使苏联放弃部署SS-20导弹。 (博讯 boxun.com)

    1981年11月30日,美苏谈判开始,里根首次提出建议全部撤除苏联在欧洲部署的SS-20、SS-5导弹,美国也放弃在欧洲部署潘兴导弹和巡航导弹的计划,即所谓的“零点方案”。苏联领导人则采用了独立式(另起灶罩)的讨价还价策略,提出了自己的反建议,即“真正的零点”与美方抗衡。该建议要求美国把在英法两国的核武器和欧洲的“前沿核武器”一并撤除,苏联才停止在欧部署新核武器和消减已布置的部分导弹。但美方不愿将在英法的核武器纳入谈判内容,故中导谈判陷入僵局。
    1983年3月,里根又提出“临时方案”,用“记分法”来谈判的策略,要求两国同时大量削减中程导弹数量。这样以来,美方会占质量优势,且还可保持英法核武器不支,因而又被苏方拒绝。同年11月,美国首批巡航导弹运抵英国,苏联随即退出谈判。双方又在日内瓦坐下来重开始了新一轮竞赛。直到1985年3月,又在日内瓦坐下来重开谈判。这时苏联针对美国1983年提出的“星球大战计划”,提出将太空武器、战略核武器和欧洲中程导弹谈判“一揽子解决”,美国坚决拒绝。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苏联戈尔巴乔夫上台,开始推行“新思维”。1986年10月,美苏两国首脑在冰岛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之后,打开了僵局。这次谈判虽因戈尔巴乔夫仍坚持与美“星球大战计划”挂钩,而没达成协议,但立场已相当接近。
    1986年10月11日,首先由里根和戈尔巴乔夫单独会谈了半个小时,气氛良好,紧接着美国国务卿舒尔茨、苏外长谢瓦尔德纳泽加入了谈判。美苏两国领导人重申了撤除所有核武器的共同目标。接着戈氏有意要控制谈判的主导权,滔滔不绝地谈他的建议和计划,里根则不动声色。
    戈尔巴乔夫发完了言,里根扼要地谈了戈建议与计划中的问题,谈判就草草收场了。下午继续会谈,里根坦率地谈了美国要研究一种太空防御系统计划的原因。他说美国不能没有防御能力。美国的战略防御计划终将消除所有核导弹。如果这种系统成功的话,美国将有义务同苏联分享。
    戈氏对美国的这个设想极为不满,他说:“你将把军备竞赛搬上太空。”并说他决不相信美国会同苏联分享这种研究成果,“如果你们连石油钻探设备或牛奶加工成套设备都不愿向我们转让,我不相信你们会同我们分享战略防御计划的研究成果。”
    这天谈判的立场逐渐接近,双方都同意削减战略武器,保留同样数目的弹头和运载工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双方在一度困难的轰炸机数目的计量规则上,取得了十分重要的突破,并在中远程核力量问题上,也接近于达成协议。但是戈尔巴乔夫的“心病”,仍停留在战略防御计划上;而里根却对中远程核力量信心不足。但美国务卿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说:“我认为,这就是在军备控制方面取得的惊人突破——他们都知道这一点,而他们却感到大失所望!对于取得的成果,我比他们满意得多。但是我和总统一致认为,应该借此机会向戈尔巴乔夫施加压力,使他做出尽可能多的让步。”(《舒尔茨回忆录》)
    接下来美方开始进行他们的施压策略,轮番轰炸,使戈尔巴乔夫同意了消除苏联部署在欧洲的所有中远程导弹,并将部署在亚洲的弹头限制在100枚以内。但是,戈尔巴乔夫反过来也要迫使美国人让步。他说:“我没有取提任何成果,我们就这样回国吗?”于是双方又举行了一次谈判。
    谢瓦尔德纳泽和舒尔茨最先回到谈判桌。谢先将对方一军:“苏联人做出了所有让步,该轮到美国方面让步了。”他要美方在战略防御计划上让步。
    这时舒尔茨根据美方新草拟的一项建议对谢说:“我想同你探讨一个还没有同总统讨论的建议,这是为打破僵局做出的努力。”舒提出的新建议是:双方同意进行5年的太空防御系统研究、发展和试验,在此期间将战略核武器消减50%,在之后5年里,再销毁剩余的弹道导弹,在10年期到头的时候,所有进攻性弹道导弹将全部销毁,届时双方都可以了随意部署防御系统。
    戈尔巴乔夫在最后的会谈中,针对上述建议又提出一项反建议,他要求在第二个5年期销毁战略武器,而不是弹道导弹,并主张只在实验室里进行战略防御系统试验。这是对美战略防御试验的一种有效限制。
    里根不能同意这样的限制。他说:“我同意了你们要求的10年期限,由于没有弹道导弹,你们就不能担心战略防御计划会有什么时候危害了。在那10年里,我们应该能够自由地研究与发展,并在10年期到头的时候进行部署。谁知道将在什么时候世界上再出现一个希特勒呢?”
    “10年后的事情,就留到以后再谈吧。”戈氏坚持说:“不得在太空进行试验,只能在实验室进行研究和试验。”
    里根对此是不能同意的,但却不想丢掉已经取得的成果,故有意转移话题说:“我们的看法很接近!”
    “按照我们的建议”,戈氏紧追不舍地说:“你可在试验室进行研究,10年以后,我们可销毁所有战略武器。”里根再次跳开话题:“我有这样一个设想,再过10年,你和我来到冰岛,带来世界上最后两枚导弹,我们搞一次规模最大的庆祝会。”
    “总统先生,我们差不多就要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了。”戈氏侧面攻击道。里根用幽默的口气继续他转移目标策略。他说:“要是10年后在冰岛重逢,我将老得不成样子,你都不会认出我来,我会问:‘你是米哈伊尔吗?’你会问:‘你是罗恩吗?’我们将销毁最后两枚导弹。”
    戈氏力转话锋,单刀直入:“我将承担同一个不愿作出让步的总统进行所有这些会谈的责任。”
    里根自知无法再躲闪其词了,他如果不想丢弃全部会谈的成果,就只有做出某种妥协的一条路可走了。
    “我们双方都同意削减50%。你曾告诉你的国民,在10年内做到。你取得了我们的同意。我也告诉过我的国民,我不会放弃战略防御计划,所以我得回国说我没放弃。如果我们销毁了这些导弹,我们的国民会为之喝彩。”里根说。
    戈氏辩解道:“关于在实验室的研究和试验,我们所说的话是你们执行战略防御计划的基础。所以你不会放弃战略防御计划。”
    里根说:“如果我们销毁了所有核武器,我就不担心了。”
    “我们能够”戈氏说:“让我们把它销毁吧!”他认为自己的让步太多,而想让美方在战略防御计划上让步。
    里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让步。戈氏说:“回到莫斯科后,我不能说我们将开始削减进攻性武器,而你们将继续研究、试验和发展,在10年后制造出武器,和大型太空防御系统。要是这样,我将被称为傀儡,而不是一个领导人。这是不能接受的要求。”最后,戈尔巴乔夫斩钉截铁地说:“该做的事情我都做了。要么你就同意在‘实验室’里研究战略防御计划,要么就再见吧!”
    里根此时深感失望,但又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妥协。当他站起来与戈尔巴乔夫一同步出霍夫迪大厦的时候,夜幕降临了。他们面对摄像的灯光,表情极为复杂。一位记者这样评述道:“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双方的观点接近,但没有取得一致。”
    是的,这次苏美首脑谈判,虽仅差一步没有达成协议,但在许多问题上都达成了共识。如双方同意在5年内削减战略核武器50%,并把在欧洲的中导削减到零,苏联在亚洲,美国在其本土上各保留100枚中导。这个成果是历史性的。尽管此次谈判未能实现圆满的和局,但双方的协议区是存在的。从谈判理论的角度分析,这次谈判的结果,仅是一种假性败局。因式分解双方谈判是有协议区的,而且他们之间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之后,已经水落石出,这块摆在前进道路上的石头,最终还是要清理的。
    果然,1987年2月,戈尔巴乔夫最先打破僵局,不再坚持把中导谈判与美战略防御计划挂钩。同年4月苏联又提出在欧洲实现中导、中短导“双零点”建议。美国同意这一建议,并进一步提出“全球零点”,即苏联放弃原拟保留在亚洲的100枚中程导弹。1987年12月8日,里根和戈尔巴乔夫终于在白宫签署了销毁中程导弹和短程导弹的条约,使美苏中导谈判走向和局。该条约规定3年内美苏全部销毁各自射程为500——5000公里的中程和中短程导弹的核弹头,并规定了现场核查措施。“中导条约”是美苏间第一个“向下平衡”和协议,是第一次裁减和销毁一个类型的核武器。这标志着美苏军控史上的一种划时代转变,也为犬球冷战的结束,拉开了序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1/2006112608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