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雍罡:回王怡秀才轻嘴薄舌地反孙中山(一)
(博讯2006年11月21日发表)

    王怡更多文章请看王怡专栏
    法国的第一共和先生——罗伯特,其比孙中山的民主革命,更不如一百倍;因为党国民运和跳大神的王怡等人,对孙中山的说来说去,无非说它有独裁的倾向,却无法拿出孙中山具体独裁的实证。这就是它们批判孙中山的最大理由。
     (博讯 boxun.com)

    可法国共和的罗伯特,全世界人都知道,它是一个赤裸裸的独裁;而且是欧洲君王之后的第一个独裁狂人。其用共和的要求和名义,公开杀人无数,比欧洲君皇的专制,更残暴几倍。但共和革命,毕竟属于历史进步的伟大革命,所以理性的欧洲人——法国人民,依旧尊重共和的历史,尊称其为第一共和的国父。使用原来共和国的国号、宪号和国旗。
    
    苏联垮台后,理性的俄罗斯人民,不但自我迅速结束苏维埃的共产党伪民族,在迅速恢复俄罗斯民族的同时,也迅速地恢复俄罗斯的第一共和;同样尊重第一共和的历史,称沙皇尼古拉二世为共和的国父,同样恢复使用俄罗斯共和国的国号、宪号和国旗。
    
    在英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奥地利、以及东欧国家,都曾经出现了共和之后,因为起初不成熟而产生乱象,从而导致了无法忍受的复辟,但之后的人们,再次共和时,都理性地继承了第一共和。使用原来的国号、宪号和国旗。而没有象共产党、民进党和党国民运那样,搞缺乏理性、神志不清的『自我一套、推倒重来』。
    
    由于儒教和马列对中国人的长期毒害,使得那些汉子好汉的脑子,长期浆糊而思维不清,不是颠三倒四地否定历史,就是莫名其妙地篡改历史。
    
    于是出现了当今的怪现象:即现在的年轻人,却不知道八九人士是谁;也不认同和不感兴趣八九民运。而八九人士,却不知道七九人士是谁,也同样不认同和不感兴趣七九民运;然我们七九人士中的不少精英老大,也是如此傻冒卑鄙地傻鄙,公开否定孙中山民主革命的华夏复国,公开要求抛弃伟大的第一共和——中华民国,公开支持和认同共产党和民进党——反中华,反民国、反共和的反动行为。
    
    这些浆糊思维的汉子好汉,与其说是中华民族的大傻鄙,到不如说是中华民族的大倒霉。
    
    我们都知道,当今的台湾民进党,就是彻头彻尾的列宁政党;只是它之后聪明,自动放弃了“武装斗争、暴力革命”的这一组党精神;剩下全部是列宁政党的模式。但它通过民主选举上台错了吗?
    
    这一点,除了党国民运人士长期令不清之外,我们华夏复国人士,已经前前后后地指出了六年,所以在今天,谁还会相信王怡这位“跳大神”先生的老调重奏呢?连民进党都笑——这孩子太嫩。
    
    再看看党国民运,正因为它长期批判追求民主共和的国民党——模仿列宁政党而重建了自己的政党,从而导致它自己长期乌合之众的一盘散沙,走向了无法挽救的边缘化。
    
    今天有一部分党国民运的汉子好汉,在自以为是的浆糊中,被现实所击垮的面前,开始有所清醒,痛恨当时被类似王怡这类浆糊思维、神志不清的秀才文人所害,导致它们今天悔恨自己。长达二十七年而却一事无成的惨败。
    
    现在它们明白和佩服华夏复国的判断,面对军阀霸王,面对独裁专制,要建立民主共和新中国,就得使用列宁式的政党,这一点都没有错!但因为时代不同了,就必须学习民进党,彻底放弃列宁政党的组党精神——暴力革命和武装夺权。可是它们已经五六十岁的老人了,还能重新再来吗?
    
    由此可见,这一代人,不仅仅是葬送在共产党的手里,而且也是葬送在党国民运自己的浆糊人士手里;今天跳大神的王怡先生,再次“碎玻璃冒充金刚钻”的跳出来,无非在继续毒害新一代的民运人士罢了。
    
    过去的五斗米、白莲教、太平天国、义和团、小刀会等这些跳大神的汉子好汉,有哪一个是神志清楚的人物?说到底,从其内容到其结果,都是让人无法恭维的一团浆糊。装神弄鬼的秀才文人——王怡先生,它能说出什么有价值的新政治?
    
    看人推车不吃力的夸夸其谈,哪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不会??? 我们大家都是这样傻不拉几过来的,难道今天的王怡先生,还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我们不信,请王怡先生出示你的身份证。
    
    所有的人,一旦过了四十不惑,就知道万事互相效应,万物互相生克,事事姻缘所牵,做任何事情,都非常的不容易。 难道大家没有这个体会吗???何况孙中山是推翻外来愚昧殖民的满清皇朝,终结秦始皇政治的君皇专制,创建亚洲第一共和的新中国,有那么容易而一步就可以到位吗??
    
    美洲第一共和的美国,虽然有着二百多年的民主共和,却至今还有着种种的不完善,况且当时军阀混战、列强插手——刚刚成立的新中国。
    
    所以很多人当它成熟后,就知道了什么是“分量和厉害”的时候,开始信起了万能之神的宗教,或者投奔了放下万事的空门,以后就不敢在轻嘴薄舌地胡言乱语了。
    
    其实宗教和空门,都是针对王怡这类愤青怒老而敞开的。王怡虽然虚心地入了宗教,却没有领悟宗教的含义;还在神志不清、浆糊思维的轻嘴薄舌,以此来彰现它博学多才的反中华民国。实在令人失望和可笑。也许再过几年,连它自己也会对自己大声说到,怎么我这么可笑。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1/2006112111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