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潘一丁:美国和台湾社会现状是假冒伪劣“民主”的典型
(博讯2006年11月09日发表)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我们按照在科学“认识论”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新人类社会学”理论。坚持认为“民主”是自从人类进入自己创建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以后,就一直像空气般存在,而且和空气一样地、从来没有再失去过的客观现象(详细阐述情查阅拙文《论民主》http://www.newmilestone.org/clcb/clcb11.html)。 (博讯 boxun.com)

    
    其实先贤们在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论述中,早就有“民本”“君轻民贵”“兼听则明”之类的叙述,完全印证了民主概念早就隐性存在的事实。而西方现有社会理论的“贡献”,充其量只不过是将这种客观的存在,从隐性提升到显性来认识而已。其价值就像中国古人卞和,发现了一块后来被加工成国宝“和氏壁”的璞玉;或不久前一美国人在黄石国家公园里捡到一块重达数克拉的天然钻石一样;我们除了因他们“获至宝”而可以为之庆贺、高兴之外,完全跟用“伟大”“先进”“神圣”之类的煽情定语或不实结论扯不上关系。非要这么做的结果,只能说明这种完全按他们自己小集团利益需要、而设计出来的社会理论,和理论所代表的虚伪精神本身的贫乏、卑微、更没有见过大市面的“夜郎自大”而已。有人之所以要拿西方的“民主理论”来大肆吹捧,一味鼓噪要扶这种假冒伪劣的“阿斗式民主”上台,企图“挟天子以令诸侯”,连骗带吓、软硬兼施地要世界如法炮制。不能不令人想起中国民间有“满瓶水不响,半瓶水晃荡”的格言,足以说明这种理论的浅薄无知、无能和因此形成的瞒鼾!
    
    如果在以前下这样的结论,还可能有“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之嫌的话。那么今天发生在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以及在台湾所谓“民选总统”陈水扁家族贪渎案中的社会真实行为表现,就成为无庸置疑的铁证了。
    
    据报道,美国在这次国会选举中,两党阵营的候选人,除了惯用的“抬高自己、贬低对手”手法外,更用性或经济方面、真假莫辨的丑闻,来直接攻击对手的品行和人格,乃是典型的“小人之争”。而且双方从负面抹黑对手的宣传广告费用,竟十倍于用来正面宣传自己的广告费用!给人的感觉,就像在“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竞赛场上,运动员们不是光明正大地、用真实的比赛成绩来证明自己当仁不让的“冠军”实力;反而是要靠公开扯他人裤子、下绊子、拽对手后腿之类的下三赖方式,来赢得(选民)裁判的取舍一样;不择手段到没有比这更荒唐无聊的事了。难怪在大多数情况下,选民的投票率都很低,总是连半数都达不到,要是再折算到具体当选人身上,真正的支持率就更少得可怜了。这就意味着一个“悖论”:要么这本来就是一个“金草莓奖”式的挑烂苹果活动,理论上就跟“民主选举领袖”的择优本意背道而驰;要么热衷于参加这种选举的大众皇帝们,自己原来已经是被太监和佞臣忽悠成只会看热闹、不懂看门道、只能任人摆布的“昏君”;总而言之,“民主社会”成了少数人(如美国的大能源、军火商)在“自由和多元化”美名幌子下,可以去趁机摸“大众皇帝”之鱼的浑水!
    
    所幸的是,现在台湾的民众,用自己的行动来为这种结论背书了。因为事实已经证明,他们当初,竟然为自己选择了在诚信品性和道德行为方面,都如此不堪的烂仔律师陈水扁作为领袖,来主持打理台湾的国计民生。终于到时至今日,其经济发展进度和部分社会生活品质,居然连被自己批评、讥笑为没有“民主”的大陆都不如,最后还要耗费巨大的社会资源,冒族群对立的危险,甚至要靠“体制外”手段,去把死皮赖脸的陈水扁提前赶下台(能否如愿尚不得而知)。他们难道不应该好好检讨一下,全面认真地下一个“罪己诏”吗?
    
    不过,包括台湾在内的中国大众皇帝,在这个“罪己诏”中,最应该检讨的,是他们从“五四”开始,就轻信了西方错误社会理论裁缝们的谗言,脱光了自己无所不能的文化“内衣、外套”,穿上其实什么也没有的“民主龙袍”,到头来还要一丝不挂,在大庭广众下,丢人现眼地学着“高等动物”那样,去玩“挑烂苹果”般的选举游戏,真是情何以堪!
    
    其实两岸中国人的当务之急,就是利用中国文化赋予自己的能力和实力,一起带头向以在进化论和丛林法则之类“兽文化”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绝对有原则性、方向性错误的现有社会理论发难,依靠“精神战争”作为“打假”手段,在戳穿只有假“民主社会”才会产生乱象的同时,科学地重新厘清“民主”的真谛。再联合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全人类一起,重塑真正民主社会理应拥有的和平、稳定、和谐,再创人类(绝对不是高等动物)文明的辉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1/20061109233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