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茉莉:又一只弄脏自己巢的鸟儿
(博讯2006年10月21日发表)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正是北欧红叶正艳的季节,等候在瑞典文学院门前的人群拥挤。瑞典笔会会长在和记者闲谈,他有点遗憾地说:“已经有32年的时间,瑞典作家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了。”还是1974年,瑞典作家约翰松和马丁松共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最近几年来,不少瑞典人盼望本国诗人特朗斯特罗默能够获得这一桂冠。 (博讯 boxun.com)

    
     遗憾归遗憾,当文学院的大门打开,常务秘书宣布今年的文学奖颁发给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Orhan Pamuk),瑞典人还是用一片欢呼和掌声,接受了这个选择。一位接受采访的瑞典女性说,她相信文学院的这个选择是有政治性的。但人们也认识到,文学奖不能摒除其政治性,这个颁奖会对一个自由的土耳其具有意义。
    
     对这位新科得主,瑞典读者并不太陌生。帕慕克曾多次来瑞典,参加书展等活动并公开演讲。这位出生在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作家,已经有多本作品翻译成瑞典文,他的书被认为很好看,可以帮助北欧人了解土耳其。
    
     在美国学习过的帕慕克是一位兼具东西方特色的作家,他用笔描绘他所出生的兼具东西方特色的土地和城市。自从《我的名字叫红》一书成名,帕慕克的写作生涯可以说荣誉等身,曾获得欧洲发现奖、美国独立小说奖、法国文艺奖、德国书业和平奖等多种荣誉。1985年出版的历史小说《白色城堡》让他享誉全球,被纽约时报书评称为:“一位新星正在东方诞生。”
    
     除了作品好看之外,帕慕克为瑞典人欣赏的,还有他不妥协的政治立场。在瑞典和同行对话时,帕慕克说自己本来只想写文学,但却不得已介入了政治。但他同时也认为,身为小说家,参与政治是天生的。
    
     二十几年来一直在申请加入欧盟的土耳其,因为其人权记录不佳,至今仍未被欧盟接纳。在历史和现实中,土耳其仍然有一些镇压少数民族的血腥事件,没有被揭露和清算,不少土耳其知识分子对此噤若寒蝉。帕慕克告诉记者说:“在土耳其这块土地上,有一百万亚美尼亚人和三万库德人被杀害,没有人敢讨论这个问题,只有我敢说。”
    
     因为敢言,有“亚洲最聪明的小说家”之称的帕慕克,不得不在做文学旗手的同时,承担起人权斗士的责任,为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而呼吁。
    
     因为敢言,帕慕克被本国政府所仇视。2005年,伊斯坦布尔的检察官指控他犯有“侮辱土耳其国格”的罪名,如果当时被判决有罪,他有可能入狱六个月至三年。幸好,在欧盟的压力之下,土耳其被迫撤销这一讼案。
    
     德国人曾经把把君特·格拉斯和大江健三郎等作家戏称为“用粪弄脏自己巢的鸟”,因为他们都用自己的笔,对本国的人权侵犯事件进行毫不留情地批判,他们因此成为一种特殊的鸟类——“出于对祖国的爱而从事的工作可以被视为弄脏了故国老巢的勾当。”
    
     如今,诺贝尔文学奖的特殊鸟群里,又多了一只年轻的鸟,来自博斯普鲁斯海峡。
    
    (中国时报 人间副刊 20061013)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0/2006102113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