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赵昕:真正的自由之子陈树庆
(博讯2006年10月01日发表)

    赵昕更多文章请看赵昕专栏
    
     今天是我最要好的知交朋友、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之一陈树庆先生的四十一周岁生日。按照常情,今天应该是树庆和妻女亲友和美团圆、开心愉快的一天。可是,生为追求全体中国人民共同自由的中国公民的悲剧宿命就是:为了大众自由,常常被迫失去自己的自由,在孤独阴暗的铁牢里度过生日,甚至更为惨痛的日子。自三天前重获有限自由后,我就不断地拨打树庆和其他出狱入狱的朋友们家里的电话。虽然个别电话打通了,可是陈树庆、朱虞夫两家的电话怎么也无法接通。我猜想,杭州警察兴许连一句关心温暖的话语也不愿意让良心犯家属听到吧。 (博讯 boxun.com)

    
    陈树庆先生出生于1965年9月26日,杭州大学理学硕士,象许许多多八十年代的热血青年一样,曾积极参加1986、1989学生运动,1998年成为中国民主党创始成员之一,现为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成员。1999年,在浙江继王有才、吴义龙、朱虞夫、毛庆祥等中国民主党核心骨干相继被捕后,陈树庆顶着重重高压接过他们的工作,负责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的日常运作,但工作不久也被捕。1999年9月24日,杭州市公安局公安闯入他家中将陈树庆带走,随即对他进行抄家,非法关押四个月才得到释放。出狱后,陈树庆毫不畏惧红色恐怖,继续坚韧不拔地努力工作,义务利用自学的法律知识为武器积极捍卫普通市民的公民权利,为中国民主党撰写了许多深刻精辟的理论和时政文章,并经常和其他同仁一起,以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或者浙江筹委会的名义公开发表时局声明和诸如《中国政党法草案》这样的前瞻性法律议案,其中尤以阐述中国民主党关于台海两岸关系的“和平民主统一”三原则声明广为社会各界赞同、接受,为中国民主党“大旗坚持在飘扬”作出了极大贡献。此番与另一中国民主党公开成员、“爱琴海”网站总编辑、异议作家张建红(笔名力虹)先后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同样罪名被捕,极可能与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公开发表《就高智晟事件关于时局的声明》大有关系。“高智晟事件”和“中国民主党”这两个当下当局最为神经过敏的因素结合起来,极权秦政的恶劣惯性再次发作,陈树庆先生、力虹先生自然在劫难逃了。
    
    2001年我有幸和陈树庆先生在杭州首次见面时,树庆就告诉我他准备放弃十年寒窗苦读的生物学专业,自学法律参加全国律师资格考试转行做律师。讲到为什么作出如此重大人生抉择的原因,树庆的话语特别令我感动和记忆犹新:“你看有多少象有才、义龙、正明、徐光这样的仁人志士,为了自由的中国而主动牺牲受难,诺大的中国却找不到一个人权律师来为他们辩护!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惨淡现实呵!我要做象张思之、莫少平这样的人权律师,尽可能推动中国的法治建设。”——这朴素的话语里面没有什么“政法系”的大概念,也没有什么“律师职业是转型做政治家的捷径”的勃勃雄心,有的只是纯洁的人性关怀,有的只是对中国民主法治事业的坚定追求。
    
    我钦佩之余,也提出了个人意见:对于我们这样有着“学运民运和反对派”前科的八九一代而言,执政当局难道不会设置障碍吗?而且即便真是要参加全国律师资格考试,除了勤学苦读外,也必须尽量拉开和民间反对派力量的距离,才有可能蒙混过关!树庆对我的意见表示一定会认真思考,会想办法去咨询有关部门的意见。分手之际,因那时我也是处于最困难时期,就留了不多的钱请树庆转给正在监狱里受难的兄弟姐妹,树庆看我囊中羞涩却倾力而为,就非常体贴人地坚持着退还给我一些作为路费,令我深受感动。果然,就在我返回北京两天后,儿子就因为摔在桌子角上流血不止,需要钱去医院缝针做手术,这点钱勉强够应付开支,总算把最艰难痛心的日子度过了。之后,树庆又非常认真地把钱分成五份,及时送到了难友家属手中,并开出详细清单和难属联系方式邮寄给我,办事之认真高效、干净守信令人心中不由生出敬佩。从此以后,树庆和我就像兄弟一样,志同道合、倾心相交,我请他帮助浙江朋友的事情也没有一件不是办得妥妥当当的,互相联络逐渐多了起来。以致去年有浙江朋友对陈树庆先生有所疑惑时,我作出证明的同时也很不客气地批评了他。
    
    过不久树庆就兴冲冲地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他找了浙江省司法局的负责人,对以他的身份能否参加全国律师资格考试作了咨询。该领导回复他:只要你能够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我们绝对不会为难你,当然会按照国家法规给你发放律师资格证书的!我们为此很是高兴,树庆就约我一起自学法律,也参加律师资格考试。我当时是答应下来了,可是当买来许多法律书籍一看,真是脑袋都大了,要自学和背记这么多琐碎无趣之极的东西,真是要人老命呵!坚持了不到一个月,我就败兴放弃了。也许是缺乏动力吧,要早知道几年后“维权律师”如此风光、炙手可热,说不定我也就拼了老命啦,大家一笑。
    
    接下来树庆的三年勤学苦读自不待言。许多次我看他实在太辛苦,也劝他干脆象我一样放弃算了。但是他非常坚毅的和有耐心,坚持不懈连续考了三年,终于在2004年参加国家司法考试时,取得383分的总成绩,超过360分的合格分数线,于2004年12月21日向浙江省司法局提出法律职业资格授予申请及材料。可是影响极为恶劣的“中国违宪审查第一案”发生了——浙江省司法厅经审查认为陈树庆提交的该项申请不符合《法律职业资格证管理办法》第三条的有关规定,遂于2005年1月31日作出"浙司考决自[2005]第1号"不予行政许可决定。陈树庆先生不服该决定先后提起行政复议和诉讼,直到2005年7月25日一审诉讼的法庭质证与辩论阶段,才知道事件起因是浙江司法局在陈树庆先生申领法律职业资格证期间另行背着他向杭州市司法局送交了陈树庆所撰写的《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捍卫谁的主权》、《大旗在飘扬》、《回归世俗》、《生命不止,奋斗不息——悼念民主老人聂敏之先生》、《纸上谈兵——中国民主党人论伊拉克实现安全与重建的措施》六篇文章和三个有陈树庆签名的要求尊重人权、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和废除劳教制度的呼吁,作为主张陈树庆先生不符合"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的证据。
    
    陈树庆认为,浙江省司法厅无权就是否授予申请人法律职业资格证书作出决定,同时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规定进行听证,剥夺了原告的陈述和申辩权。对浙江省司法厅作出的决定没有事实依据且在事实认定上有重大误解,导致被告法律适用的错误,要求撤消被告「浙司许考决字[2005]第一号」不予行政许可决定书。6月24日,陈树庆不服浙江省司法厅不予行政许可决定,向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起诉司法厅。7月25日,法院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8月28日,法院判决:维持被告浙江省司法厅于2005年1月31日作出的浙司许考决字[2005]第1号不予行政许可决定。树庆不服判决,又提出上诉。
    
    明明答应了树庆不会为难他,只要能够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就会按照国家法规发放法律职业资格证书给他,却又出尔反尔,在陈树庆先生辛辛苦苦苦读三年并通过了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后,以“陈树庆不符合‘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违宪审查方式”非法终结了陈树庆先生的梦想,是可忍孰可忍啊!这就是“党主天下”的悲哀现实下,大陆发生的耻辱的“中国第一例违宪审查案”。当然,虽然没有成为“维权律师”、“风云人物”,陈树庆先生这几年的法律也没有白学:他先后以公民代理人身份,义务帮助王富华、徐光等等民间人士和弱势群体进行法律救援,甚至将公安局也告上了法庭,屡战不止,有胜有败!虽然没有获得共产党当局颁发的法律资格证书,也可以当之无愧地称之为“人权律师”了!
    
    去年有一次机会,我向侠骨柔肠的钱爱玲女士介绍了陈树庆先生的艰难处境:他甚至连孩子需要一台电脑学习的愿望也不能满足! 钱爱玲女士当即就表示愿意帮助他完成这个心愿,并很快给树庆主动打了一个电话。没有想到,树庆在了解了事情来由后,竟然立即拒绝了钱爱玲女士的好意,声明他还可以养活自己,监狱里的难友难属更加需要这些帮助,孩子的需求可以自己想办法解决。钱爱玲女士跟我提起此事,还一直感动嘘嘘不已,总算是亲自领教了天下知名的“杭铁头、富阳侠”的铮铮铁骨风范。但是陈树庆先生最令我感佩的地方还不在此,“维权律师”虚名更不是他所看重的。他所孜孜以求的是——做一个真正的自由之子!
    
    许许多多次,当我看到他依然坚守中国民主党的阵地,持续不断地积极抗争,为包括赵昕在内的许多异议人士伸张正义,以猛烈的火力对极权主义进行反反复复的进攻时,作为好朋友我多次劝他为了拿下律师资格,要忍辱负重、少管些事、顾全大局时,他对我这样的属世规劝毫不动心,甚至很不以为然。不是以无法面对良心拷问、必须行动来回答我,就是这样应对我:“江棋生先生说:让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如果我们这些自我标榜为‘自由’、‘独立’的人士都不能保持真正的‘思想自由’、‘知行合一’、‘人格独立’、‘我行我素’,都还是一些人格分裂、精于算计、瞻前顾后、言行不一的世故犬儒,哪我们还追求什么‘自由、独立、民主’,干脆经商弄权、同流合污去好了,还做什么人权律师?!只要是合情合理合法,我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堂堂正正、理直气壮,何必要掩掩藏藏、做贼心虚似的,掩耳盗铃、徒增笑料!”我愧疚之下,自然不便多说。
    
    陈树庆就是这样一个“杭铁头”,是非分明、坚毅沉勇,信念坚定、不计厉害,真正的自由之子、六四之子,浑身漫溢着理想主义的大气度。我去过浙江很多次,非常喜爱这个人灵地杰、文化厚重、经济发达、信仰饱满的省份,也跟欧阳懿、郭飞雄、高智晟、胡佳、李海、陈青林、赵晖等等朋友推荐过。我坚信,中国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的进步策源地,已经从近两个世纪来的湖南转移到浙江来了——中国民主党在浙江首义带给了我们未来的希望,王有才、吴义龙、祝正明、朱虞夫、毛庆祥、陈树庆、聂敏之、吕耿松、陈凡、徐光、王东海、单称峰、王荣清、谭凯、楼裕根、任伟仁、林辉、王富华、池建伟、戚惠民、萧利彬、来金标、高海兵,杨建明、席传喜、苏元真、胡晓玲、方月松、薛正标、沈利虎、苏晖彬、张建红、温克坚、昝爱宗 、吴远明、傅国涌等等热血英才正是诞生或生活在这片热土上,或许秋瑾、林昭可以瞑目了……
    
     谨以此文贺树庆兄41岁生日
     赵昕于2006年9月26日云南
    
    
    附一:陈树庆先生家庭救助信息
    住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大关苑东九苑22幢1单元601室
    邮编:310014
    联络电话:0571-88310920;13958012964
    
    
    附二: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就高智晟事件关于时局的声明
    (博讯2006年8月23日)
    2006年8月23日
    
    
     8月15日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在山东东营市被中共当局秘密抓捕,这是中国当前的一起重大政治事件。这一事件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国际社会和中国海内外民间力量正在密切注视着事态的发展,各民主国家的政府也对这一事件予以高度关注。
    
    
     高智晟是中国司法部评出的全国十大优秀律师之一,被老百姓称为"中国律师的良心"。由于他匡扶正义,为弱势群体维权,由于他在官府霸占民产的陕北石油案中为民营企业争取权益,由于他在广东太石村选举案中为村民争民主,更由于他披肝沥胆地为受廹害、受虐待的法轮功学员向胡温提出诤言,而这一切都违背了中共的宗旨,忤逆了胡温的圣意,中共当局竟把这样一位好律师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自今年 2月高智晟发动维权绝食运动以来,他和他的家人每天24时小时受到当局以各种流氓手段进行的骚扰,甚至几次企图制造车祸暗害他。如今又冒天下之大不韪将他抓捕,此实乃中共自掘坟墓之举,下下策矣。
    
    
     中共密捕高智晟,引起天怒人怨,抗议声不绝于耳:8月 17日,《未来中国论坛》获悉高智晟于两天前被密抓捕,发表了紧急声明,随后发表了《<未来中国论坛>就高智晟律师被抓捕告全国同胞第二号声明》。8月18日,中共在其媒体的海外版承认抓捕了高智晟。当天,由《北京之春》主编胡平领衔,中国民间人士发起了《 强烈要求立即释放高智晟的紧急呼吁书》,民众签名踊跃,至8 月22日,签名人数已达520人。次日,中国著名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连署发表了《关于高智晟律师被捕的声明》,网上签名人数也迅速增至361 人。自17日至22日,力虹、孙文广、赵昕、任畹町、曾宁、东海一枭、陈树庆,郭永丰、章天亮、魏厚仁、王天增、刘逸明、李国涛等上百名民间人士也撰文谴责当局抓捕高智晟的罪恶行径。 8月19日,《中国国防军民主建政统率部》发表声明,号召中国所有武装部队、武装警察部队、公安人员脱离中共的独裁统治,站到民间力量一边来。国内民运组织《中国泛蓝联盟》也于 19日发表声明, 呼吁当局认清形势,早日释放高智晟律师。8月 18日中午,数十名美国大华府地区民众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逮捕良心律师高智晟,并要求立即释放高智晟。8月 19日中午,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人士在香港西区警察署外集合,游行前往中国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举行抗议活动。8月19日下午,美国首都华盛顿多名人权律师、中国问题专家、海外民主人士等社会各界在国会山集会,要求立即释放高智晟。 8月19日,民阵、全德学联发表声明,强烈抗议中国当局非法逮捕高智晟。 8月21日,中国民主运动墨尔本联盟,发表声明,抗议中共当局拘捕高智晟。 8月22日上午,澳大利亚民主中国阵线在中共驻悉尼领事馆前举行抗议活动,声援身陷囹 圄的高智晟律师和其他在中国专制体制下进行艰苦抗争的维权人士。 8 月21日,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在中共驻法国巴黎大使馆前集会,抗议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并强烈呼吁立即释放高智晟先生。8月18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凯西在当天新闻例会上,对中共当局拘捕高智晟以及对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审讯表示强烈抗议。正在澳洲访问的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得知高智晟和杨在新律师相继被捕的消息后,18日在悉尼发表公开声明,表示震惊和遗憾。同一天,正在澳大利亚访问的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 )通过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就高智晟、杨在新被抓事件对中共表达了强烈抗议。短短几天,对中共当局的抗议声已遍及全球。这一连串事实表明,高智晟得道多助,中共失道寡助。胡温当局应该理智地反省一下了。
    
    
     高智晟是中国民主运动经得起考验的领导人之一。他无私无畏的高尚品质,他大智大勇的非凡才能,使得他在中国民众中享有崇高的威望。相比之下,当今中国专制集团的寡头们只能望其项背。胡温当局按照旧的思维方式,企图以"杀一儆百"老办法来吓唬民众,真是枉费心机。历史表明,中国民运的星星之火,短期内将成燎原之势,胡温当局想用油来灭火,其结果只能适得其反,最后玩火者必然自焚。高智晟不只属于他个人,而是属于 13亿中国人民,他是一种代表,是一种象征。一个高智晟关进去,千千万万个高智晟站出来,这就是事实,这就是胡温当局必须面对的现实。
    
    
     著名的国际人权律师默顿.斯克拉说,国际人权界的历史展现给我们一个特别重要的事实,每一个政权一旦达到危害律师、法官和法律系统的程度,他们都以失去执政地位告终。这一切正在中国发生。中共政权必须悬崖勒马,才能拯救自己,而释放高智晟和一切政治犯是历史给它的一个赎罪的机会,我们真诚希望胡温能把握这个机会,否则会造成千古之恨。
    
    
     民主必胜,专制必亡,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苏东波"的历史已无可辩驳地证明了这一点。中国历史已成功地培育出了"瓦文萨",中国正在经历着与前波兰相似的变化。我们奉劝胡锦涛先生向前波兰领导人雅鲁泽尔斯基先生学习,和中国民间力量举行圆桌会议,和平地解决政治分歧。我们还奉劝胡锦涛先生向前国民党主席蒋经国先生学习,在中国开放党禁和报禁,实行政治民主化、新闻和文化自由化、军队和警察国家化。如果冥顽不化,仍顽固坚持共产党一党独裁,那么,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前车之覆,殷鉴不远。 (博讯记者:子轩)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0/2006100108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