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一舟:誰說叫窮的北大副教授不“貧窮”?
(博讯2006年09月22日发表)

    陳一舟(山東 歐洲導報社轉發原創稿)
    
     4786元!北大副教授、《實話實說》前主持人阿憶在博客中公佈工資單引起了網友極大的反響。阿憶在博客中稱每月能從北大得到的工資太少,“如果不想辦法增加收入自救,僅憑學校發的那點工資不能活下去”。阿憶隨後在博客中將自己在北大做副教授所得收入一一列出,共計4786元。除公佈北大每月給自己的工資,阿憶還像記流水賬似的將每月支出一一列出,最後居然為入不敷出。(《華夏時報》9月21日) (博讯 boxun.com)

    
    阿憶的“叫窮”引起了近乎潮水一般的質疑,有很多網友甚至稱其是北大最無恥的副教授。這樣的“指責”雖然是過於情緒化的,但也表達出了社會的一種共識——北大教授是絕對不會貧窮的。事實也正是如此,當前一些名校的教師大都有一份到幾份業餘收入,業餘收入往往比正職收入還高,有的甚至高出好幾倍。顯然,這種情況在北大更為明顯。正因為抱有“北大教授收入很高”的既有概念,公眾才對阿憶的叫窮產生了極大的反感和鄙視。
    
    當然,這種激烈的批評還源於更深層次的不滿——恐怕連小學生都會明白,阿憶在網上公佈工資單叫窮的真正目的,不是在於單純的“叫窮”,更不是意圖為所有的高校教師爭取優厚的收入待遇,而是為自身頻繁的“走穴”和客串兼職“正名”——不“走穴”,我如何生存?既然是由於經濟壓力和生存所迫,我的“走穴”賺錢行為就是無可厚非的。
    
    時下,“名校教授走穴”已成時尚,時間就是金錢,一堂課下來,幾千元甚至幾萬元就會嘩嘩流進腰包,經濟學大牌教授講課的出場費甚至可以達到6萬元,許多教授因此而暴富。這種行為在輿論的詬病中雖然一直存在,但在道德層面上始終是“不合理”並長期遭受社會反對——人們普遍認為,這種行為折射出大學精神的失落;也擔憂大學教授頻繁的趕場逐利,會忘卻基本的職責使命,迷失於滔滔的社會功利。因此,對於阿憶的“叫窮式正名”,公眾長期以來的憤怒情緒一觸而發。
    
    拿著高校的高薪,四處走穴致富,還“居心叵測”地在網上叫窮,簡直就是豈有此理!不貧窮的人開始叫窮——這是大部分人的感受。然而,誰說叫窮的北大副教授不“貧窮”?同樣是北大教授,孟二冬不計較名利,拒絕外出講課賺錢,一心學術研究,滿腔熱忱撲在教育事業上,最後倒在了三尺講臺。在孟二冬面前,阿憶的精神世界是荒蕪的,“貧窮”得只剩下金錢的追求了。□
    
    (新聞鏈結:http://news.sohu.com/20060921/n245451590.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9/2006092206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