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一舟:“二奶职业化”与“阅读功利化”
(博讯2006年09月21日发表)

    陳一舟 山東 歐洲導報社轉發原創稿)
    
     “二奶”因為與重婚、納妾、姘居等醜陋行為聯繫在一起,深為人們所不齒,但由於做“二奶”能滿足一些“物質女孩”享樂的需求,“二奶風”屢禁不止。近年來,在深圳悄然出現了職業“二奶”一族。與初級階段的“二奶”不同的是,這些職業“二奶”有的自身條件很不錯,有比較優越的家庭條件,不少人還受過高等教育。她們對同居物件不抱有婚姻的幻想,只是為了賺取更多的金錢,於是就隱姓埋名,背著父母,甚至背著老公、孩子,活在“大奶”的陰影之下。(《現代快報》9月21日) (博讯 boxun.com)

    
    顯然,誰出錢多就跟誰過——“職業二奶”完全是以肉體作為換取金錢和物質享受的工具,在性質上與賣淫有“相通”之處。但是,“職業二奶”與賣淫女不同的是,她們不但自身素質較高,“服務物件”也相對固定,不面向社會進行性交易。換言之,她們還保留著最後一面道德遮羞布,存有一定的羞恥感,只不過在追求富裕物質生活的層面,這一群體傾向於走最為“簡捷”的途徑,靠出賣青春和色相來迅速達到社會金字塔的頂端。
    
    這樣的價值追求是變形而扭曲的,心態的浮躁和急功近利特徵非常明顯。由此,我想起了另外一種類似的社會心態——“閱讀功利化”。這些年來,各種權威的調查資料都表明,我國國民的閱讀率都在持續下降,但同時,我們的出版業卻沒有走向蕭條。與以往有區別的是,一些純文學和哲學理論等書刊日漸在市場上消退,而各種專業實用書籍越來越豐富和龐雜。所以,如今人們不是不讀書了,而是讀書的“目的性”強了,往往帶有功利的動機。
    
    為了職位升遷需要而讀書,為了參與社會競爭而讀書……閱讀的功利化,不但帶來了人文精神的流失,也讓我們的心態變得淺薄而浮躁——不再花力氣去研讀深邃的理論知識,不再願意徜徉于美妙的文學意境,只在乎書籍能不能給我們帶來實用,帶來快感,帶來感觀的刺激。
    
    正如有學者指出的那樣,“閱讀的功利化”是“消費主義”觀念對於社會心態以及社會文化的解構。而在筆者看來,“二奶職業化”也大抵如此,是“消費主義”意識對於道德的顛覆和衝擊——道德的城牆在“物質至上”的理念下日漸坍塌,道德的理性在現實欲望的誘惑下步步淪喪。
    
    由是觀之,“二奶職業化”與社會大環境密不可分。而隨著新消費主義時代的到來,這種個別存在的、與傳統道德相悖的“價值趨向”還會日益明顯——這是一種回避不了的消費主義時代的道德之癢。對此,雖然不必過分擔憂,但也不能缺乏必要的警惕。□
    
    (新聞鏈結: http://news.sohu.com/20060921/n245454107.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9/2006092121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