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阿衍:高智晟们怕抓吗?
(博讯2006年09月10日发表)

     高智晟被抓捕已经20多天了,作为同道壮士,我们为之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而在邪恶统治下的大陆,既然把自己交给了民族解放事业,我们都有被抓捕的思想准备,所不同的就是我们的幸运是没有站在与中共较量的最前沿。作为高智晟们,他们是利用中共的法律边沿想走出自己的合理又利于国家的路数来,也不用流血,其结果被抓,他们也考虑到了。只不过,对中共的“会有良心发现的时候”的一线希望,随着高智晟也被抓捕,基本上是消失了。
     记得前年我从美国回北京,迎接我的当然也有高先生们,那时我们一起论政,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论,都认为中共这样地邪恶下去,其结果只有被消灭,问题是被谁消灭?估计最差的也是被自己的胡作非为而消灭。被消灭不管是什么形式,这是定局,因为中共并不会改变自己的邪恶行为。也不过,高智晟们的想法还是利用民众都到街上去请愿的形式、不要产生暴力地最适合当前中国大陆的局势,但我不太赞成这样的观点。我觉得,对付挟持共产党的人,不采用暴力,只采纳印度式的非暴力不合作形式,在我们中国,就要黑暗的路漫漫了。而那些高智晟似的为了表明自己的光明磊落,心地坦荡,而过早地暴露自己,对国家对民众以及对自己,都没有多少益处,因为我们承受过共产党的牢狱,已知道那里是绞杀道德崇尚邪恶的地方,而且我们并没有作错什么,只不过是个人有了不同的信仰影响了挟持共产党的人的贪污腐败、害党害民害国罪恶继续下去罢了。
     但我觉得高智晟、杨在新、赵昕、胡佳等同道都有着对挟持共产党的胡帮匪徒依然有着太好的感觉,甚至笼统的把胡帮匪徒与共产党混淆起来了。我再三说明,《九评共产党》虽然在国际上很有声势,但在国内由于胡帮匪徒的刻意封杀,广大民众也不知道,或不是很清楚,也不太关心,他们所关心的应该是对他们眼前有利的事情。这不奇怪,在庸俗人的心态里,谁不想自己的好事啊? (博讯 boxun.com)

     当我对他们说明我是信仰共产主义时,一君对我的信仰嗤之以鼻,他说:“就连胡锦涛他们也都不信仰共产主义了,你还信仰这啊?”我说,我就是信仰这他们才抓我坐牢啊?怎么了,不可以了吗?其实,我所信仰的不仅仅是什么主义,而是怎么对我们中国有益我就怎么做,我早就突破了任何约束去寻求最正确的路走了,这一点,从我的文论中已经显现出来了。
     但是,我与高智晟们的观点确实有很大的差异,因为我不认为北京的那一小撮丑陋的仅仅用道理是不能改变的了的,因为他们骨子里的东西就是贪婪,凶狠,恶毒,血腥,与明朝的魏忠贤一样地为我独尊;或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广大民众的痛苦之上,你说,用道理,用情感,用逆来顺受,用善良,用博爱,能感化他们吗?
     我还记得在国外,看到许多的人士说,只要都退出共产党,这个党就会垮了,就能建立新的中国秩序。我不赞成这个观点,认为,共产党是退不垮的,因为,所谓的共产党还掌握着国家的物资财富,而为了这个的人是我们人中最多的一种,你说,怎么会垮呢?当然,也就是使共产党的种群总体素质越来越低劣这是真的。
     在我们单独聊天时,高说:“我只要做的是为了国家好,我随时就进监狱,接受地狱的磨难,甚至到献出我的生命。”他的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英雄气概,的确感染了我,激情了我,虽然我也有这样的心态,但我从来不在大家的前面说,因为我还想多做些实事,不过早地暴露自己,用我的不同的形式去争取,去斗争。而对高智晟,我的确知道,他是一个正直、讲公德的人,而这个社会,真正的好人就会受到当局的残害与绞杀,因为他们自己成了邪恶的总代理,眼里是不能存在正的、善的、爱的,就象江泽民为什么要猎杀法轮功练习者,他真的是仅仅的为用这些善良的人的器官交换金钱吗?不是,他是为了正的死掉,才能掩盖他的邪恶啊?
    所以说,高智晟虽然被抓了起来,我感觉恰恰教育了那些不赞成暴力的人,因为胡帮匪徒可对我们这些人从来就是暴力,只不过他们悄悄的进行而已。如今抓了高智晟,狰狞的面目暴露无遗,也该让我们的好心肠的壮士们醒醒了,否则,还在希望胡帮匪徒发点善心,做点好事、这可能吗?我说,抓捕高智晟是他们不得不为的蠢举,而又帮助了我们大家从新认识了胡帮匪徒的邪恶面目,也是说,这即是坏事也是好事,让那些对胡帮匪徒有点怜悯的人也能知道,这样的怜悯胡帮匪徒并不领情,反而会促使他们变本加厉地大开杀戒了。
     高智晟不怕抓,也不怕杀头,更不怕坐牢,因为,这是胡帮匪徒帮助他捞取政治资本的最上乘的办法,更是加速了共产党的消亡速度。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9/20060910223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