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行为艺术】《我帮小涛烤热狗!》/严正学
(博讯2006年08月18日发表)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本文标题拷贝草虾君《建强替小乔烤热狗》之名句。小涛即上海著名异议人士李国涛,98年由李存荣介绍我和国涛认识后,国涛后因为戴学忠入狱呼吁被劳教,国涛被羁押大狱,一晃又是三年。 (博讯 boxun.com)

    
    初见国涛精神昂然、气质不凡,说话如放炮、底气十足。第二次见国涛是在他出狱后不久,我由安徽沈良庆陪同来沪,我们的来到使国涛遭一顿拳脚……国涛被殴,良庆和我集上海戴学武、顾则徐、杨静衡同去嘉定到李国涛家“慰问”,贴身跟踪的警察主动回避。因此,我们携国涛在上海滩共进晚餐。此后,亦常有国涛受难消息传来,我总为其扼腕叹息。后见李建强(刘路)写上海滩刘路见小乔之遭遇,此一时、彼一时,上海警方整人癖秉性难移。
    
    2006年8月16日晨8时,我在上海站下了车,电话约定上午10时正在上海站西南出口见面。我准时到达时,李国涛即连个影子都没有,我想大概又被国保卡在家里了。他的电话被窃听,这种约定等于让国保、国安了如指掌。
    
    “严正学、严正学……严 ---正--学”有人在大声疾呼。透过拥挤人群的缝隙,我看见满头大汗的李国涛正声嘶力竭地在呼叫奔走着。我一个箭步窜到他的跟前,他气喘吁吁说:“国保跟着……国保说是你要见我,勉强给半个小时,超过时间,就要把我……说把你也抓起来,不让我请你吃饭……”“豈有此理!”我说。
    
    李国涛指着人群后跟踪的几个便衣,其中一个胖胖的正被火辣辣的太阳烤炙得头上冒气。于是我又想起李建强写上海见小乔之文章中的“烤热狗 ”,就笑出声来。“不理他们,限时接见,我们是自由民还是犯人,是否还蹲在大牢里。今天就超过半小时,让他们拘我,让我也领略一回名闻中外上海提蓝桥监狱的风光 ……”。
    
    我把登山包从肩上御下,我们席地而坐谈论着一切……
    
    谈起刘路到上海,谈起刘路的名言“把山羊和绵羊分开!”。看来警察同志没有给以绵羊自称的刘路同志面子,还动不动揣小乔的窝,搬走电脑……。李国涛说“小乔文章看过几篇,未见过人……”国涛又说“戴学武打工,杨静衡值病中父母,不然就会一起来,还有韩立法、戴学忠……”。此时,国保便衣越来越逼近了,热气在国保头上冒着,确实是被烤炙的时辰有些长了。我看一下时间早已过大限,已超时20来分钟了。
    
    此时,国保便衣离我们仅一个箭步,我和国保目光相遇,双方紧盯着对方。突然,我疾步向前,对为首的胖国保说:“兄弟保卫国涛辛苦了,中午我请国涛吃饭,为让你们便于监控也就都请上,这样你们就放心了吧!”“不,不,我们今天找李国涛有点事,有点事,说是您来了,不能不让你们见面,跟头汇报,允许给半个时辰,现在早超过了……”。“是的,长城围成的中国,总让我感觉仍在大墙之中!听说前次我来,国涛遭人欺凌,被揍伤了。”“不会,不会的”,便衣接着说: “严先生名声在外,搞行为艺术,上海警方可不会提供你搞行为艺术的画布和素材…… ”“但愿如此!回去给你们头通个气,搞不了民告官的行为艺术我,可就要玩真的,招一伙上海画家来,在北站表演天体真人秀……”。“那就不是由我们,是由上海治安大队警察处理了……”“不能多一份宽容不处理吗?看你们都习惯于治人,不治人就难受,不治人就不是警察了?”
    
    “我们不想也不会提供您搞行为艺术的素材和画布……” 国保重复说着。“我和北京、浙江的公安已打了十二年的民告官诉讼,搞了十 二年的行为艺术,累了,不想在上海搞。感谢你们今天的保驾,我得跟李国涛说声再见了!至于你们,还是别再见的好。不抓我,我就走了,晚上至北京的火车,如果你跟你的头汇报后,不想让我漏网,我还是脱身不了的 ”。
    
    李国涛很瘦小,国保又胖又大,李国涛被几个国保便衣跟着,在人群中仍时隐时现。李国涛很无奈,我们都很无奈……。借用草虾君“建强替小乔烤热狗!”之名句,写下:“我帮小涛烤热狗!”聊以自嘲。
    
    (民主论坛 /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8/2006081810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