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舒圣祥:北大該如何就“引才騙錢說”自證清白?
(博讯2006年07月31日发表)

    舒聖祥(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供稿[email protected]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北大最近一直不消停,先是影響廣泛的“淪為二流說”,馬上又陷入“限客參觀門”,不過最讓北大頭疼的恐怕還要屬著名數學家丘成桐教授抖摟出來的“引才騙錢說”。在丘教授發佈“北大40%的引進人才大部分是假貨”的言論後,北大一改往日“積極維權”的常態,直到此番言論發佈17天之後,才在校網站上悄悄登出新聞發言人的正式回應:北京大學引進的海外人才品質是高的,不存在虛領報酬的問題。 (博讯 boxun.com)

    
    “引才騙錢說”甫一爆出,輿論馬上發出了“清查北大”的呼聲,因為如果丘教授所言屬實,那將是一個特大教育醜聞,需要有關部門積極跟進,向納稅人說明真相,並追究相關責任人法律責任。對此,今天我們仍有必要繼續呼籲。當然,在有關部門“清查北大”之前,北大完全擁有自證清白的權利。這個意義上,北大此次正式回應,可看作為自證清白做的一次公開辯護。
    
    只可惜,北大這份辯護詞明顯有些文不對題。丘教授所稱的“假貨”並非指北大引進的海外人才品質不高,相反,他們能被北大當“學校形象”引進來,恰恰證明他們確實“品質是高的”;但這並不表明他們不會只做兼職的工作卻被北大當全職引進,用兼職冒充全職當然是“假貨”。海外人才也許沒有虛領北大的錢(全是北大主動“大方”),但北大有沒有借引進之機向國家虛領大筆鈔票呢?納稅人關心的是後者,北大回應的卻是前者。而根據薛湧先生的介紹,名校花一兩百萬美元,到海外請個不教書的名教授,弄個什麼“點”或“站”,就能向國家要幾千萬的經費。這究竟是不是“中國高等教育界一個公開的骯髒秘密”?
    
    17天就“憋”出這麼一份“正式回應”,北大應該預想得到:這不但不會為自己挽回任何顏面,反而必然會收穫一片愈發猛烈的討伐之聲。這樣的回應大可立即做出而不必等到17天之後,因為完全是情緒化的表達,完全是平面化取消深度的簡單敍述,回應了等於沒回應,什麼證據都沒有擺出來,卻套用一個籠而統之的“實踐證明”,能不被人看成是理屈詞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心虛表現嗎?其實,北大並不是沒有法子自證清白。
    
    首先,既然北大認為丘教授“歪曲事實,嚴重侵害了廣大海歸學者和北京大學的聲譽,在社會上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那麼北大為何不讓“不負責任”的丘教授付出點“代價”呢?你可以起訴丘教授誹謗嘛!北大可以把“實踐證明”轉換成有力的事實證據,在司法框架內維護自身名譽,這無疑比無數個不痛不癢的“正式回應”都要強。可憐的納稅人也好有個機會坐在旁聽席上,檢驗一把“經得起歷史檢驗”的北大,並一探“公開的骯髒秘密”之真偽。
    
    當然,如果北大怕和丘教授撕破臉有損自己“國際一流大學”的身份,那還有另一種更為文明的方式可以選擇:公開北大引進海外人才的名單,人才在北大上了多少課教了多少學生,人才在國外又是個什麼身份,北大向人才支付了多少薪酬,又向國家索要了多少經費。陽光是最好的消毒劑,陽光也是最好的辯護詞,這麼一公開,還怕“引才騙錢說”不會不攻自破嗎?
    
    (新聞:http://news.163.com/06/0730/03/2N8HF9RN0001124J.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7/2006073113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