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泛蓝成员孙不二遭传讯,看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贺伟华
(博讯2006年07月30日发表)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这些天来,中国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工作逐步拉开序幕,为学习了 解地方选举程序,中国泛蓝联盟成员孙不二、倪江峰专程赶往仙桃 市,请教原独立参选人、人大委员姚立法。最后被当局以“非法集 会”的名义传讯,并隔离审查。网上得知消息后,不禁颇感惊异:不 是许多年以前,中国独立候选人参选地方人大已经成了备受人们称道 的惯例吗?有“中国民间政治家”之称的姚立法先生的当选曾经赢得 海内、外舆论的交口称赞,都声称这是中国继实现经济的部分自由之 后、迈向社会民主的第一步。至此,我不由得感叹当局视民主与法治 为畏途而累累反复无常、裹足不前的可悲、可笑。

     由此而想起中共中央前不久推出的政改方案,其中就重点讲到今后政 治改革的方向是开放地方选举、实施司法独立。虽然这与中国经济改 革后的普遍社会期待相去甚远,然而在遗憾之余,还留有一些发自内 心的欣慰。至少当局把政治改革提到了历史日程上来了,至少在实施 有特权的经济改革之后,今天终于想到了在法治正义的保障下,实施 平等竞争的经济民主及保障公民平等生存、发展、社会保障与基本自 由的社会民主。这种改革虽然与现代民主政治制度相去甚远,然而, 却与现代马克思主义思想一脉相承。 (博讯 boxun.com)

    我由此而得出结论,中国的体制改革转型方向将由后极权时代向威权 时代逐步过渡;从人治向威权下的地方民主与法治过渡。若此,在几 十年的政治动荡之后,中国将步入一个长期的稳定发展时期。从今天 的新加坡,到过去蒋家王朝的台湾,到英国管制时期的香港。无数的 事例都已经说明了,政治制度与经济结构没有必然的关系,经济的自 由化并不必然带来政治的自由,威权统治下的市场经济比后极权时代 的特权腐败经济稳定得多、繁荣得多。

    按照西方改良的社会主义政党──社会民主党──的思路:经济民 主、社会民主与政治民主,才是社会主义政治理想与制度的最高境 界。这是一种与资本主义制度不同的政治构想与发展思路,也是中共 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之必然。胡、温当局推行的利益向经 济不发达地区与弱势群体倾斜的政策已经说明了这一点:民主下的经 济正义与社会正义成了这一时代的主题。

    那么,什么叫社会主义的威权统治?社会主义的威权统治作为走向政 治民主、经济民主与社会民主之理想制度的初级阶段,它实施的是经 济民主、社会民主上的政治独裁。

    除了谁也不能挑战中共中央领导核心的无上威权之外,在经济领域, 实施经济民主,人们将获得更多的平等机会与发展保障,独立司法将 进一步限制特权腐败阶层而保障公平竞争、实现经济正义;经济民主 意味着工人自治与参与管理,意味着工人以工会为代表参与经济政策 的重要决策。意味着无论工人、农民、资本家与商人,在经济领域的 平等地位与尊严,他们都是平等的公民。经济民主的最大益处在于消 解劳资双方的冲突与矛盾、消解阶层与阶级矛盾,为化解经济领域的 各种危机与矛盾、实现社会改良创造条件。

    在社会领域,实施社会民主,人们将获得公民自治与基层民主选举权 利,公民自治组织──-农会、工会及非正式、非政府组织、行业服 务团体及多元化的民间社群──将在政府的容忍下获得长足的发展。 社会民主党人在法兰克福宣言中明确表示,社会主义的指导原则是满 足人类的需要,包括:供给基本需求的权利、工作的权利、医疗保险 的权利、休息的权利、儿童福利与青年依照其才能而接受教育的权 利、适当住房的权利。由此看来,社会民主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应该成 为福利国家建设的领路人,而不是特权腐败的制造者,更不是为了捍 卫特权者的个人利益而公然与社会民主事业为敌的黑恶势力。

    社会民主还意味着人的个性解放与自由发展,它强调个性、自由、平 等、公正、道德等原则。《法兰克福宣言》强调:“社会主义的意 义,不仅限于建立一个新的经济与社会制度。经济与社会的进步具有 为了解放与发展人类个性的道德上的价值。”

    如果说经济民主意味着政府在经济领域中立化,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一 切劳资纠纷与民间利益冲突的、消灭任何基于特权的资本垄断、资源 垄断、市场垄断与机会垄断的话;那么社会民主则意味着政府对公民 自治与地方选举的中立化,任何的独立候选人、公民自治团体、社会 各阶层利益团体及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参与竞争,在公正的民主程序 下选举出代表民意的地方人大代表,为更好的捍卫社会正义、保障公 民的自由发展与幸福、保障社会福祉、缓解社会矛盾、化解社会危机 提供一条可资利用的民意表达形式与程序化民主形式。

    没有社会民主,就没有公民平等的地方选举权利,就不可能形成表达 真实的民意及化解社会冲突与矛盾的民主机制;没有经济民主,劳资 冲突、经济纠纷将威胁政权的稳定,而今天后极权统治时代的中共政 权,恰恰是这一切都没有,即使是昨天有过的一点,今天却再次丧 失。孙不二等人的被传讯就已经说明了中共体制改革的畏首畏尾、举 足不前。

    在社会矛盾、经济矛盾日益激化的今天;在群发事件此起彼伏、上 访、罢工、示威、绝食与自焚事件累禁不止的今天,中共当局似乎已 经被吓破了胆,丧失了基本的理性思维与判断能力。是实施政治改革 走现代民主政治的道路,还是唯一党私利是图而向威权统治的独裁制 度过渡,中共似乎被纷繁世事搅得天昏地暗找不到北。

    对这种不思进取、无法改良的专制暴政,它唯一的前途就是等待人民 的暴动;其唯一的未来就是自我毁灭、自掘坟墓。对于这种已经丧失 理想主义色彩、丧失信仰,为腐败特权势力所控制的功利党;对于这 种没有改良可能的刚性政权,人民也只有推翻它,才可能真正获得自 由、平等与解放。中国的未来走向很可能是再一次民主革命的爆发, 但愿是没有流血的颜色革命的突然降临。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反抗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7/20060730074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