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群体事件与宰相丧命/綦彦臣
(博讯2006年07月29日发表)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群体事件不惟今日有之,古代亦有,而且古代的群体事更容易酿成大规模社会暴力运动。
     两千多年前,一个连级军官用竹板(权当现在的电警棍吧!),打了一个“刁民”几下子,周围的人急了,杀了军官,造了反,直把大秦王朝搞得天翻地覆。 (博讯 boxun.com)

    那个“刁民”叫吴广,人缘极佳,所以众人看不得警棍电击好人,也就不计后果了。再加上领袖人物煽动,更来了劲头:反正是个死,拼场富贵再说。
    陈胜吴广开启了中国贱民夺天下的路子,以后喝酒赖帐、以工(农)代干的小干部刘邦,提着油灯给人编草鞋的刘裕,穷到连一日一餐都成问题的朱重八,都试着闹一帝且成功了。东汉初的割据者隗嚣亦说:“他妈拉个巴子的,连刘邦那种到处蹭酒喝的无赖都能当皇帝,我世代为将,咋就不成了?!”他拒绝了大学问家班固的劝降说辞。
    简单地说,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群体事件,打破了“天命”的神移性。天子王玺不过一只尿壶,你能用,我自然也能用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群体事都会导致王朝崩亡,有的则是冤杀了好人。
    唐昭宗(唐朝倒数第二个皇帝)面对军阀李茂贞兵围首都的行为大为不满,命宰相杜让能组织军队抵抗。这一举动遭到了长安市民的反对,他们说:“你打仗,我们遭殃,我们坚决反对。”
    百姓抗不住朝廷(老杜本身也不愿打此仗),各地的熊兵还是召来了。长安百姓赶不走军队,就向宰相泄忿,一群一群地向宰相仪仗队投石头--这当是世界最早的“投石运动”之一,打得杜让能的轿都烂了。老杜抱头鼠窜,连相印都跑丢了。
    奇怪,那位青年皇帝竟没下令平息“反革命暴乱”,而是一心一意地想与军阀一决雌雄。
    结果军队刚展开,一触而溃。李茂贞兵进长安三桥(中、东两渭桥及霸桥),给长安扣了铁帽子。皇帝傻了眼!他当初要听闹群体事件的长安市民的建议,还不致于如此难堪。
    关键时刻还是跑丢了相印的老杜替皇帝分忧,说:“当初你不听我的,我说不战,你非打!现在,还是让我去顶坑吧!唯有我死,方能暂解一时之危。”
    窝囊皇帝于是下诏,“贬让能为雷州司户,赐死!”
    老天可怜见,杀无罪之人以缓危机,算个什么皇帝。几年后,青年皇帝也丧命于朱温之手。
    真乃是:天不报,人报!
    纵观中国历史,政治腐败时期,群体事件的突发性就越有较大的随机性。明后期,苏州五人闹事案(即张溥所写《五人墓碑记》事件)中“不期而集者数成人”,双方冲突,打死官员一人,还有几个被打伤,跳墙而跑,有的还藏到粪池中去了。
    堂堂大明官员,“电警棍”哪去了?这次事件的代价虽砍了五个平民的脑袋,但是从此“缇骑不出国门矣!”
    东林党人、大作家张溥大为群体事件中的草民讴歌,其曰:“大阉之乱,缙绅而能不易其志者,四海之大,有几人欤?而五人生于编伍之间,素不闻诗书之训,激昂大义,蹈死不顾,亦曷故哉?”
    知识分子终与暴民合流,不只是《水浒传》的故事,而且史有其事。中国之事,怪也矣,怪也矣!
    以此事件而观而审,突然觉得“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血腥带有了几分正义。
    呜呼!有国者,不治史,尤如女研被贩于文盲者矣!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7/2006072901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