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南方在野:关注陈光诚,三问执政党
(博讯2006年06月26日发表)

    一、“陈光诚”为何人,这个名字为何不可以搜索?

    陈光诚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大陆网民可能习惯使用“谷歌”与“百 度”二个搜索引擎获得信息。但“谷歌”搜索的结果是“无法显示网 页”,“百度”搜索的结果是“您输入的关键词可能涉及不符合相关 法律法规的内容”。究竟是什么力量,使这两个主要中文搜索引擎已 经失去搜索功能?令人充满疑惑。

     用“雅虎”搜索,可以得到一些介绍陈光诚的旧文章,排在前面的是 三篇文章:詹洪春《天讯在线》2002年文章《“赤脚律师”点燃法律 的灯》、《工人日报》实习生杜伟2003年文章《残疾人依法维权不容 易》、以及《中国社会导刊》2002年第九期文章《用我的一生为残疾 人点燃法律的灯》。消息来源都比较可靠,读后可以知道: (博讯 boxun.com)

    1、陈光诚是个盲人,今年35岁,出生在山东省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   村:

    2、17岁那年,陈光诚进入刚刚建成的临沂盲校读小学,毕业后又到   青岛盲校上了两年中专,不久后通过自己的艰苦努力,考取了南   京中医药大学。

    3、陈光诚多年来为残疾人无偿提供法律咨询和法律帮助,为成立一   个专门维护农村残疾人合法权益的组织机构不停奔波,并因此上   了美国《新闻周刊》封面。

    4、2003年12月12日,中国第一起以“侵犯残疾人社会福利权”为案   由提起诉讼的案件,以原告残疾人陈光诚的胜诉告终。

    5、为了维护社会底层残疾人的合法权益,陈光诚决定弃医学法,他   和一些有声望的“法律权威”们结成联盟并肩作战。这些“赤脚   律师”为残疾人和农民打官司免收委托代理费用,成为远近闻名   的维护残疾人合法权益的“光明使者”。

    6、一家世界知名的新闻媒体这样评价陈光诚:他们第一次让农民们   知道农民们也可以通过法律的方式来反抗恣意滥用在他们身上的   种种不公权势。

    7、陈光诚宣告:“我的最终目标是要让全社会重视残疾人的社会权   利,让残疾人朋友意识到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是最好的选   择。”“要让每位残疾人眼前都有一盏法律的灯”,铁定了心的   陈光诚说,“哪怕用我一生点燃”。

    这样的一个残疾维权人士,令人肃然起敬。当我们这些生理健全的人 对周围的违宪违法已经麻木的时候,盲人陈光诚却在用一生点燃“一 盏法律的灯”。如果我们还有羞耻,我们应该为自己痛哭;如果我们 还有良知,我们应该向陈光诚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二、陈光诚为何不容于“人民政府”?

    再用“搜狗搜索”,第一篇关于陈光诚的文章是2004年12月29日《中 国青年报》记者刘元的《勇于维权的盲人农民》,介绍了陈光诚所在 村的公告栏里,贴出封300多村民联名写的公开信,要求村委会公开 十几年没公开过的村务账目,解决侵占村民的“黑地”问题。在村委 会无动于衷,大字报横加恐吓“把你和村民代表统统灭掉!”的情况 下,陈光诚联合村民写了第二封公开信,要求罢免村委会、改组党支 部,并把信分发给村委会、乡政府和乡人大。村干部公开叫板:“看 看公安局是你们家开的,还是我们家开的?”

    当依法维权遭遇政权黑社会行径,当局采取了对政权黑社会的纵容。 而面对这一切,陈光诚表现了极大的社会责任感。他接到过3,000多 人次咨询电话。陈光诚总是这样为茫然无助的残疾人或农民支招: “别老上访,要考虑依法维权。”

    依法维权的盲人陈光诚终于触动了中共当局的敏感神经。陈光诚揭露 临沂费县沂南计生工作中官员非人道暴力问题,显然不容与专制当局 与地方黑社会势力。用新浪网下属的“爱问”搜索“陈光诚”,新华 网山东频道2005年9月17日一篇署名“实事求是坚持真理”的文章 《盲人“维权斗士”陈光诚的真实面目》,极尽攻击之能事,将陈光 诚斥责为“汉奸”。

    此后发生的种种,被当局新闻屏蔽,从《博讯新闻网》的消息来看, 当局的暴行令人发指:

    1、9月23号下午2点45左右,临沂市沂南县公安人员来到双堠镇东狮   古村,强行抓走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并在对他进行传唤12个小   时后,于当天午夜3点左右将陈光诚押解回家,软禁起来。   (《美国之音:山东当局抓捕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

    2、BBC:中国山东省临沂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因揭露当地强迫堕   胎绝育做法而遭到一些人的毒打。

    3、2005年10月24日,光诚在屋里听到院子外面有动静,知道是朋友   来探望了,于是又一次冲出来。但是一出院口即遭毒打。动手毒   打的是守在院门口的七、八个政府雇佣的打手,一群流氓。副镇   长也亲自出手对光诚推推搡搡。另外,共产党员干部李先干当真   名副其实,也躲在打手身后偷袭,用穿皮鞋的脚猛踢光诚,还捏   紧拳头猛打光诚右太阳穴。(《临沂官方又在打人!陈光诚太阳   穴受击至今流血不止!梁晓燕下落不明!》)

    4、2005年12月27日下午4点多,袁伟静出门想去邻居家摊煎饼,走   出去20多米,十几个便衣过去说:“书记说了,抬也得把你抬回   去。”袁伟静反抗,那些人把她按倒在地上,并说:“别以为我   们不敢抬,别给你脸不要!别自找难看!”硬把她抬回去,到大   门口附近,把她扔到地上。由于背贴在地上,腰部背部出现大面   积擦伤。这个过程中很多村民在场,并质问这些便衣:“凭什么   打人?”结果被便衣用拉拽、殴打的方法强行驱散。李先干(看   管陈光诚的组长之一、曾殴打陈光诚并被陈起诉)冲袁伟静喊:   “我早晚要把你整死!”(《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殴打》)

    5、2006年2月2日,邻居陈华欲看望陈光诚,但被监视的打手打伤头   部与腿部,陈华随后报警。但遭警方宣告拘留。5日发生严重的   警民冲突,数百名村民不满警方黑白不分,拘留疑为当局雇用的   地痞打伤的村民陈华,愤怒地将数辆警车掀翻,多名村民被警察   打伤。(《山东临沂警民冲突推翻三警车,事态严重》)部分村   民被警察抓走,大多青壮劳力被“动员”到外地打工,高压氛围   笼罩村民心头。

    6、陈光诚被警方3月11号晚上抓走,他70多岁的老母、陈光诚的妻   子袁伟静以及她怀抱的孩子,被可能是地方当局雇用的人抬着扔   到一个深沟里,而且不准其他任何人在场。陈光诚的两个孩子小   的只有八个月左右,大的不到三岁。(《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被   拘家人被扔进深沟》)

    三、陈光诚的律师与亲友为何遭到软禁与殴打?

    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当局强制软禁六个多月、非法 羁押长达89天,2006年6月10日,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 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为名,被临沂市沂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而近来 发生的一些新闻(来源于《博讯》),更是让人无语:

    1、2006年5月19日,关注陈光诚的朋友们原定下午两点召开一个见   面会,向媒体介绍他的故事和遭遇的苦难,希望更多的人关注陈   光诚,但被关部门阻止。陈光诚的母亲和孩子被绑架回山东软   禁。

    2、2006年6月21日,律师团会见陈光诚后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有电   话问:“是不是不想活了,是不是想找死的。”陈光诚夫人袁伟   静不停地哭泣,因为看守不让光诚生病的母亲看病。

    3、2006年6月22日,抵达山东的第二批律师一共三名,在山东临沂   当地被一辆无牌照车上下来的人殴打,伤情不详。当时律师拨打   了110和120,警察把律师带到派出所问讯,但奇怪的是,警方用   各种理由把这三名被殴打的律师羁留在派出所,不让离开派出   所。陈光诚的律师李劲松给当地一位警察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内   容是希望送陈光诚的母亲到医院就诊。但因此李劲松律师被当地   警方带走,罪名是“涉嫌扰乱正常生活”。

    4、2006年6月23日下午两点,李劲松律师和李苏滨律师去东师古村   看望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并商量为陈光诚申请取保候审事宜。   在陈光诚家门口,律师被软禁袁伟静的便衣警察殴打。 5、北京时间6月24日凌晨零点左右,持续为陈光诚呼吁的北京学者   郭玉闪被北京警方从家中带走,郭欲打电话给律师,被警察制   止。六名警察将其家中印有陈光诚头像的文化衫带走。……

    这样荒唐的新闻什么时候是个终结?政权比黑社会更无耻,律师被 打,莫非任强权暴行扑灭法治之光?我从来不忌惮以最大的恶意来猜 测强权的无耻,但强权暴行可以达到的无耻往往超越我的想象。每天 从朋友们那里知道一些有关“陈光诚事件”的消息,一个所谓社会主 义政权竟动用黑社会资源来扑灭法治之光,令你无法不血脉喷张。

    (2006-06-25)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6/2006062612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