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国家高于政党,台湾才能有希望/张鹤慈
(博讯2006年05月14日发表)

    台湾政局的乱象,根源在大陆,责任在台湾。大陆通过统战和国际社 会,强力地进入了台湾的政局。台湾的朝野,在大陆咄咄逼人的经济 和国际影响力的崛起面前,不以人民、国家的利益为考量,而是以一 党之私,即以一己私利,无休止地进行政党的恶斗。

    台、美关系对台湾的重要性,不说自明,如果是国民党执政,军购案 不会被50多次的否决,为了反对而反对的反对党,根本就没有把台湾 的防御、台湾和美国的关系放在眼里。连战等人为虎作伥,甘心作中 共的统战工具。作为反对党,不是监督执政党,把国家搞好,而是希 望执政党搞得越糟越好,如一个落后的马拉松选手,希望跑在他前面 的选手突然的跌倒。不甘心被民进党所取代,一切行动只有一个目 标,重新夺回政权,在立法院占了多数的国民党,力所能及地给民进 党拆台,他们以把民进党搞得内外交困为目标,但他们好象从来没有 想到,民进党是执政党,他们给民进党的拆台,就是给国家的拆台。 他们希望民进党搞得越滥越好,但他们似乎忘记了,民进党是台湾的 执政党,他们做的事是国家大事。民进党如果是把事情搞砸了,就是 把国家的大事搞砸了。这里的国民党是不是有那么一点象,古代的改 朝换代的战争?哪怕城毁家破,血流成河,只要皇位到手。国民党又 在舆论工具上占有优势,再有隔海的中共呼应,今日的台湾的乱象, 兰营要负主要的责任。

     但今天,我主要说的是民进党和陈水扁。我们当然没有要求谁去作美 国的干儿子。但现在的美国,虽然很多事情上有求于中共,但并没有 象尼克松时代那样地对台湾下了狠手。美国的对外政策,我们可以置 疑,但目前,美、中、台的关系,美国并没有作出什么过分出格的 事。 (博讯 boxun.com)

    这次的终统的风波,是陈水扁的失策。国家统一委员会,是个有其 名、无其实的东西。但从陈水扁把它放在的四不一中没有来看,这个 国统会,仍然有着很大的象征意义。陈水扁只是看到,蓝营在立法院 的提案中,有机可乘,就提出了废统。但废统不只是两党之间的事。 它还牵动者中、美、台的关系。废统作为一种对外界舆论的试探,作 为对绿营的整合与凝聚,可行性和利弊都可以探讨,但师出无名,又 选择了一最不合适的时机。既然国统会根本就不在运作,废统的师出 无名,就只能解释为挑衅。陈水扁的幕僚,如果想终统、废统,应该 在中共宣布《反分裂国家法》之后,立刻废统。这样,废统就是大陆 片面地改变现状所逼出来的。当时的民进党沉浸在舆论对中共的讨伐 声中,而错过了适当时机。

    更好的做法是,陈的幕僚应该让废统和中共在台海的导弹联系起来, 宣布,如果中共再多安置十枚导弹,台湾就废统。或是宣布,中共的 导弹数目达到800枚或900枚,台湾就废统。这时的台湾绝对主动,导 弹问题被放在世界的被告席。世界的舆论会同情被导弹威胁的台湾, 让废统这个球也踢到中共的脚下。陈水扁将不会被视为麻烦的制造 者,因为中共每增加一枚导弹,都是中共事实上的改变台海两案的现 状,中共或是停止安置导弹,或是承担废统的责任。

    中共的800枚导弹,是中共将来牵制台湾的一张王牌,正象中共手里 的政治犯,当有需要时,可以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将来,中共可以 把撤除导弹作为礼物,送给他选中台湾的代理人。进一步地影响和控 制台湾的选举和政局。不用大陆动用这张王牌,只是不增加导弹,就 使台湾难以招架。试想,如果大陆提出,台湾如果接受大熊猫,大陆 将不再增加导弹的部署,陈水扁和民进党哪一个能够阻止大熊猫的入 侵?反过来,陈水扁如果提出,大陆不增加导弹,台湾将接受大熊 猫,不论是中共国内军方的压力,还是中共非常在意的面子,大陆必 然十分被动。陈水扁为什么不能策略一些?金圣叹批《三国》,看 到典韦受了十多处伤后的批语是,谁让你赤膊?

    今天的台独和50年代、60年代的台独是两回事。过去的台独,是追求 人权、自由的民主运动。今天,民进党是在中华民国的宪法下,合法 当选的政府。如果民进党否定了中华民国,那么,他们就是否定了他 们统治的法理基础。

    台湾的朝野都承认,中华民国已经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既然已经 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还需搞要什么台湾独立?

    民进党不应该对国民党和中华民国的历史关系,太耿耿于怀。这到底 是过去的历史,民进党不是已经可以用选票取得政权吗?对国旗和国 民党的党旗的联系,对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上容易弄混 等等,提出的更改国名、国旗,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在政治 上,该作的和能作的是两回事。正如国家的高福利是该作的事,但现 在的高福利国家不是都在改变他们的福利政策吗?

    比更改国旗、国名更有实际意义的是,对中华民国的主权的涵盖范围 的修正。但这也不是现在非作不可的事,如果国民党现在是一心想反 攻大陆,想按宪法把中华民国的主权涵盖大陆,民进党可以出面立 法,进行宪法的修正,防止战争。现在是,国共在试图合作,民进党 把不属于他的大陆、外蒙交还出去,人家根本不领情要,又何必急于 一时的修改宪法呢?

    对台独的种种提法中,我最为反感的就是去中国化。如果这些人是原 住民,我可以理解和同情。就去中国化的问题,龙应台女士已经说得 很详细,我只想说一句话。不论你们说什么方言,你们是否想过废除 中国的文字,创造出一种台湾文字?

    台湾的政治的乱局,根源在中共。台湾所能作的不多,至少应该不去 配合中共的统战和打压。不能允许连战那样,为了延长自己的政治生 命,甘心充当中共的统战工具。也不能允许一些工商的巨头,为了自 己眼前的利益,与中共狼狈为奸。

    我对马英九的好感,不只是他对大陆提出了民主,更主要的是,他在 “3.19”后,表现出不同于沉浸在政党恶斗的国民党大佬的的理 性、法制的精神。扁马会是一个好的开端,是结束政党恶斗可能的开 始,只是可惜,没有能继续下去。台湾的民主化是一个过程。现在的 台湾的民主仍然有着大大小小的问题。国民党从一个专制的政党,要 改变成为一个民主的政党,也是一个过程。这需要马英九和一些具有 民主理念的同人的不懈的努力。台湾政党的民主化,我认为,是要比 两党的抢班夺权重要的多。

    (2006-05-06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5/2006051415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