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唯色:达赖喇嘛呼吁放弃恶劣风尚 西藏民众焚烧藏装镶饰毛皮
(博讯2006年02月16日发表)

    
    
     提交者:唯色 发布时间:2006-2-16 4:03:33 (博讯 boxun.com)

    
    
    
    达赖喇嘛呼吁放弃恶劣风尚 西藏民众焚烧藏装镶饰毛皮
    
    ·唯色·
    
    
    ·达赖喇嘛的沉痛批评
    
    2006 年1月14日,在印度南部的小镇阿姆拉维提,达赖喇嘛面对十余万佛教信徒语气沉重地说:“最近在西藏,甚至在农牧地区,听说严重存在买卖动物肉类、走私和使用动物毛皮的行为,藏人的坏名声也越传越广。……当今知识发展、经济发达的时代,藏人的思想和行为却一步步落后。很多西藏境内的藏人,虽然没有什么内在的修养和知识,但却喜欢腰带长刀,身上裹着用大量虎豹等珍稀动物的毛皮装饰的服装,手、脖子上和头上戴满沉重的各种饰品,进行炫耀,并且戴很大的戒指,手指不能活动,如何吃糌粑?这些是一种庸俗、缺乏文化的表现,是藏人的耻辱。在座的境内藏人,在返回西藏时一定要告诉所有藏人说,达赖喇嘛对在西藏买卖和使用动物毛皮的行为感到非常羞耻,藏人也因此背着坏名声,这是不好的,应该要制止。”
    
    阿姆拉维提是佛教圣地,两千五百多年前曾迎来佛祖释迦牟尼传授殊胜佛法,两千五百多年后又迎来达赖喇嘛举行时轮金刚灌顶法会。从全球许多国家赶赴法会的信众当中,来自西藏和其他藏地的藏人近七八千人,还有来自中国大陆的近两百名汉人。据说在法会上听闻达赖喇嘛批评的境内藏人当即立誓,返回各自家乡之后就将自家镶饰在藏装上的动物毛皮付之一炬。
    
    ·康巴、安多藏人焚烧昂贵的藏装镶饰
    
    2006 年1月31日,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有康巴藏人焚烧自家藏装上镶饰的动物毛皮、狐狸皮帽;道孚县的许多村寨近日内都在自发地焚烧自家藏装上镶饰的动物毛皮,估计当地有百分之六十的毛皮已被烧掉。另闻动物毛皮的价格陡降,一张普通虎皮从原来的一万五千元降至五千元,一张普通豹皮从原来的上万元降至一千元,但乏人问津,有贪小利者乘机购之,遭到讥嘲。
    
    2006年2月7日,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安多热贡地区)农民才旦加、公保加,拆下自家藏装上镶饰的水獭皮、豹皮以及几顶狐狸皮帽,在当地隆务大寺广场当众焚烧,并向闻讯而至的藏人们宣传发心和缘由,期望一起携手改变目前藏区日益高涨的服饰、项饰的攀比风,保护动物尤其是野生动物的生命,短短半小时内,就有三户人家也拿出自家藏装上的镶饰参与焚烧,更有很多藏人捐钱给寺院祈求超度被杀的动物。
    
    这期间,据说在拉萨冲赛康,一位买卖动物皮毛来做藏装的康巴商人,把他的店铺中价值五十万的獭皮、狐皮等(不知还有无别的动物皮毛)当众焚烧,并发表讲话:过去认为金钱是最重要的,如今知道钱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生命。人的生命是宝贵的,其他动物的生命也是珍贵的。很后悔自己过去做了不少不利于其他生命的事情,从此再也不做这类生意。
    
    从2月12日开始,四川省若尔盖县和阿坝县等地方开始大规模地焚烧自家藏装上镶饰的动物毛皮,仅阿坝县在各大寺庙外焚烧的动物毛皮的价值超过一百万,当时场面悲壮,很多人感动地哭泣。而大街小巷上,焚烧之后废弃的动物皮毛堆积如山。
    
    随后青海尖扎地区的藏人也自发举行焚烧活动。一位在北京求学的安多藏人学子说服父母和兄长,决定拆下镶饰在藏装上的水獭皮,价值三万六千元人民币,拟于数日后的宗教节日将之焚烧。
    
    四川藏区康巴的很多地方将焚烧时间定为2月28日之后的藏历新年期间。
    
    ·藏人网络上的热烈讨论
    
    犹如一石激起千重浪,热贡智源网以图文实录的形式报道了安多热贡农民的行动,藏人文化博客、藏人文化社区以及一些藏语网站展开了热烈讨论。有人认为无此必要,“是一种冲动的行为,非常幼稚和不理性”;有人认为可以捐给寺院,就像传统中把刀枪捐给寺院以示忏悔;有人认为应该组织一个民间团体,专门收集此类镶有皮毛的藏装,然后建立博物馆,展示在藏人的生活阶段中,曾经有这样一种以动物皮毛为炫耀和攀比之风的现象;有人认为可以捐给学校做标本,或捐给医院入药。
    
    但更多人表示支持,认为不烧不行,不足以震慑人心,只要留着就会想穿,只要想穿就会有人想要买卖,只要有人买卖就会有动物遭殃,因此称赞焚烧之举乃是“终于有实际的行动了,说起来容易,但真的做起来好难,我敬佩他们。特别是那些有勇气拿出自家皮子焚烧的人。”“他们选择了、决定了以这样一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意愿,应该说这是最适合他们的方式。向他们致意。”“仅此几家焚烧镶饰的活动,并不能代表全体的意愿,也不是督促大家一起焚烧!只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大家我们一直以来的愚昧还有长久的虚荣!虽然这种方式并不完美且不精致,但也只有这种方式适合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当时圣雄甘地组织的那场烧洋布的世纪活动,也是采用烧而没有采取捐给什么博物馆之类的行动,……烧的功能完全在于震慑,藏族需要这种的震慑!”“我们应该趁此机会好好震撼一下老百姓是对的。如果这次不烧,下次照样会买,因为我们的民族是个善忘历史的民族。这不仅是环保问题,而是他们的收入与服饰是很不相称的。因此,这种风俗使他们变的更加贫穷……为了藏人从此不再穿动物的皮毛等,我们应当采取热贡同胞的这种精神,把它传播到每个有藏人的地方。为了他们不再贫穷,也为了减轻他们承受不了的经济负担。” “这次焚烧行为,我认为很有必要,其象征意义是巨大的,足以震慑人心,事实上,就我了解的情况来看,但凡听说焚烧事件的藏人都很受震动。我的表弟,一位受过很好教育的年轻人就说,要说服他的妻子,停止原本做豹皮藏装的计划,原有的水獭皮藏装也不再穿。而且,焚烧价值昂贵的皮毛,是要下很大决心的,尤其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一种牺牲,而这本身就是一种表白,是对达赖喇嘛呼吁的积极响应,由此可以看出藏人对达赖喇嘛最朴素的信仰,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不但赞成而且深深地钦佩这么做的藏人。”
    
    更有网友感慨,“如果我们用现有的‘兽皮’砌成一座摩天大楼,它的高度将使世界上任何一座高楼自惭形秽,它们的尸骨则可累成地球上新的最高峰名曰‘西藏亡灵’。我们每个藏人自称佛教徒,自称比别人有更多的怜悯、慈悲和爱心,而面对‘兽皮加身’的同胞,我们的慈悲和爱心、我们对众生的祈祷和承诺又在哪里?是我们让这些可爱的动物濒临灭绝,我们这种病态的审美造就了它们的血泪史!!!这一切足以让2500年前的释迦牟尼瞬间窒息!!!任何一个心存慈爱的人,良心犹存的同胞兄弟、姐妹们,当可可西里的藏羚羊惨遭屠杀之时我们痛心疾首,而今我们‘兽皮加身’之时却不以为然。我们难道还要无动于衷吗?让世界唾骂吗?我们一天不脱‘兽皮’,这些可怜动物们的灾难将会延续并从我们这个标榜慈爱的民族身上灭绝!不要犹豫,不要观望,让我们行动起来,还动物一个没有恐慌和杀戮、充满爱怜的世界,因为我们同在一片蓝天下!”
    
    ·藏汉学者追根溯源,恶劣风尚起于何处?
    
    研究西藏传统文化和习俗的藏人学者得荣·泽仁邓珠指出:“按照藏区各地传统穿戴习俗,(历史上)只有康巴藏族中极少数贵族阶层在衣领袖口和襟边上镶虎、豹、獭皮,且最宽不超过14厘米。僧侣被禁止穿用野生动物皮毛服装,与佛教普度众生、慈悲为怀、禁止杀生的教义有关。藏族平民服装为自制的毪子、毛毡子、氆氇、羊皮等,官员、贵族为绸缎、丝绸、毛料、呢子、布匹等。到了上世纪末(也即1980-1990年代),最先在康巴地区出现了脱离现实生活和超越传统习俗穿戴虎、豹、獭皮服装的现象,卫藏、安多地区藏民也跟着学起康巴人,开始穿戴镶有水獭、虎、豹皮的服装。一些不法分子乘机不择手段地捕杀濒危状态的虎、豹、水獭、藏羚羊、猞猁、狐狸等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将皮毛非法销往藏区获得暴利”。
    
    汉人学者王力雄一针见血地指出:“为什么境内藏人会如此不合时宜,与整个世界趋势背道而驰呢?我想,藏区各地政府这些年搞的所谓‘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起了不好的作用。为了吸引投资,推动旅游发展,各地搞起名目繁多的‘文化节’,其中有一个重头戏就是藏族服饰表演。表演带有强烈的官方审美特点,往往那些穿戴昂贵服装首饰的表演者能得到名次,这自然鼓励了尽量用最珍贵的兽皮、尺寸也用到最大的趋势。有时还由政府出面,从众多百姓家借珠宝,集中到几个表演者身上。那些表演者如同珠宝店的货架,个个身上堆满珠宝,形象庸俗不堪。政府还得派警察贴身守护,以免丢失或遭窃。然而这样的服饰表演却容易引起媒体的兴趣,成为众多照相机和摄象机的焦点,随后再通过媒体广为传播,引起越来越多的藏人效仿。索朗旺姆那样的知名的歌手,不仅在藏族青年中带动时尚,对外界而言还代表藏民族的形象。很多不了解情况的人,仅通过媒体得到的印象,就会认为藏人全体都穿兽皮,而且自古就屠杀野生动物。事实上,藏族是最讲慈悲的民族,对杀生比其他民族有更大的忌讳,形象被扭曲到如此相反的程度,应该当作教训。而藏区各地政府也应该由此认识到,仅仅把文化功能当作为经济‘搭台’,只能制造出丑陋的文化。”
    
    ·藏人知识精英的举措
    
    热贡本地的大学生联合会和热贡智源网,掀起在热贡地区开展拒穿昂贵皮饰、拒戴昂贵项饰的宣传活动。一些在北京等地的高校学生正在筹划一个全国范围的大型抵制穿动物皮毛的活动,“希望能以理性而又不失效果的和同胞们一起把这项意义远大的事情进行到底!”认为“也许这就是又一次社会的发展和历史的进程与我们民族的传统服饰和消费观念的碰撞,也是一次藏族服饰改革和简化的机遇和要求”。
    
    但到目前为止,正如一位网友指出:“往往是,作为一大批受教育的藏人们坐而论道,相反是民间的底层民众不惜自我牺牲,成为担当良知和责任的代表”,来自藏人知识精英的进一步举措尚无更多。而且,令人遗憾的是,反而在讨论时陷入自以为是的争吵、令人惊讶的无知和敝帚自珍的短视之中,一位网友痛切批评:“我们的老百姓远比知识分子更加具有凝聚力与战斗力,而我们可怜的知识分子们,相互攻击,各持己见,并且没有能够把这一历史性的事件正确地、及时地宣传给全世界。所谓的藏族知识精英们,应该把自己高高的架子放下来,赞扬和鞭策参与焚烧活动的最可爱的普通老百姓,从他们高贵的品质与超人的勇气当中吸取营养与智慧。”
    
    ·当局的反应
    
    青海热贡藏人焚烧藏装镶饰的活动引起了当局的注意。据说当地安全部门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强调要“反达赖集团,坚决处理在公共场合焚烧水獭的活动”,并且几次派人警告组织者,严禁再次举行此类活动。有网友讥嘲道:“老百姓烧自家衣服上的皮子,又没有烧别人家衣服上的皮子,更没有烧‘公家’衣服上的皮子,至于如此惊动吗?动辄就与“达赖集团”联系,其心理也未免太虚弱了。”不过当局目前似已转变蛮横干涉,当众不提“达赖集团”而是宣称对社会治安和公共环境的考虑,不允许公开焚烧但默许私自焚烧,据说在热贡街头的大小垃圾箱内尽可见烧毁的动物皮毛,但焚烧活动的组织者和报道者似被监视。据闻北京派出的调查组已进驻同仁县开始调查此次焚烧事件。
    
    又据可靠消息,四川省阿坝县的焚烧活动组织者格桑金巴、达瓦等七人现已被当地公安部门扣留。
    
    ·达赖喇嘛与境内藏人的互动
    
    正如一位网友的一语道破:焚烧动物皮毛的行为其实是一种震慑,“这个真正的震慑作用是给全世界人民看的,那就是:尊贵的(达赖)喇嘛始终是、永远是藏人心中的光明灯。”事实上,这次时轮金刚灌顶法会在境内激起的连锁反应亦是如此。
    
    在法会上,达赖喇嘛特别强调,境内藏人不必千辛万苦地赶赴印度参加法会,法会期间只要专心祈祷、遵守戒律,即使不在现场同样可以获得殊胜灌顶。因此在西藏以及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藏区,无数不能当场聆听达赖喇嘛传法的藏人,或以口耳相传的古老方式,或以传送复印件、打电话、发手机短信和Email的现代方式,彼此传达法会消息、有关经文、各种戒律等等。整个雪域藏地沉浸在秘密的然而又是激动人心的气氛之中,藏人们由衷祈求与遥远的法会以及主持法会的达赖喇嘛心心相印。整整十一天,在拉萨,不计其数的藏人自觉食素、朝佛转经,发放布施、从善如流。安多农村全村人在灌顶三天内集中诵经,不说话,不吃肉,连七岁的小孩子也参加。康地北部的老人们嘱咐后辈要遵守戒律,并且发愿今生和来世都祈祷达赖喇嘛健康长寿。一位康地藏人在短信中说:“在我诵了时轮心咒之后,在我的意念中,幻想每座山头上似是嘉瓦仁波切(藏人对达赖喇嘛的尊称)端坐加持,他面带慈祥的微笑看着我!”
    
    2006年2月7日-15日 于拉萨
    
    【发于“自由圣火 >> 时政与评论 (半月刊/第十三期)”】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2/2006021606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