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一个细节问“感动中国”有无“真正感动”中央电视台的人士/云淡水暖
(博讯2006年01月28日发表)

    
    中央电视台有一个年度品牌栏目,叫作“XXXX年度感动中国人物评选”,今年的评选也紧锣密鼓地在进行着。据报道,其中一个候选人,是重庆开县北斗小学校教师刘念友,刘老师的事迹平实,但蕴含着惊雷般的震撼力,在一个到处充斥横流的物欲,光怪陆离的“风采”,厚颜无耻的追逐,金钱关系的冷漠的时代,能够20年如一日,在教育市场化取向所形成的“大山”面前,每天挖山不止。他身上如丝丝溪流般沁透出来的良知与高尚,令万千国人眼前见到了中华民族醇厚的美德在时代的尘埃覆盖下放出的无法阻挡的光辉。
     (博讯 boxun.com)

    刘念友在假期、周末下井当“矿工”挖煤、开摩托车搭客、修路等赚取的微薄“外快”,并非主要用于贴补家用和一双儿女从小学到大专的学费,而是主要用于给他所在的乡村小学的贫困孩子们缴纳学杂费,从教28年来,刘念友累计为40多名贫困学生资助了5000多元。5000元不及富豪们一辆顶级豪华轿车的车轱辘钱,但却改变了40名山区学生的学业前途,有的孩子更加改变了自己的人生道路。
    
    不知道为什么,既然是“感动中国人物评选”的候选人,草民却在CCTV的投票网页:
    http://www.cctv.com.cn/news/special/C15022/05/index.shtml
    中找不到刘老师的名字,草民不知道是不是投票规则限制名额,因为候选人太多、太优秀,只好有所取舍了,但是,不管刘老师会不会出现在名单里,也不管刘老师能不能被选上,刘老师以他的纯朴、坚毅、牺牲、忘我,已经不折不扣地感动了中国。
    
    尽管在CCTV的投票网页中没有找到刘老师的名字,但1月21日,刘老师还是在中央电视台的《讲述》栏目的专题“托起明天的太阳”中亮相,面对观众讲述他自己和他的学生们,节目由说话口若悬河的女主持人张越主持,这个节目草民是看了的,草民也看到了现场观众眼中饱含的热泪。而刘老师当年经过艰苦努力,靠每天下课后帮家长收割稻谷,做家长的的思想工作,再资助3元钱的学费,让一个穷孩子读完中学,如今事业有成,千万家资的故事主角刘池军的一句哽咽着说出的话语“可万万没想到他还在挖煤…”,滔滔不绝的主持人此时也无言,在无言中我们感觉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极高的敬意。无疑,刘老师的作为是感人的,但是,中央电视台作为多次报道这种“感动”的新闻媒体及其媒体人,是不是有些“审美疲劳”,“见多不怪”,以至于刘老师的一个不算细节的“细节”被中央电视台的有关方面“忽视”了。
    
    这期的“讲述”据报道是在1月13日录制的,当刘老师从北京回到重庆的时候,《重庆晚报》记者所描绘的刘老师的状态,令人产生了复杂的感觉,好像似有点“凄然”、“窘迫”,记者报道“刘念友眼睛有些浮肿,他说,这是他第一次坐30多个小时的火车,还没有适应。他没有穿袜子,一双单层皮鞋上全是灰,走路有点跛——因为寒冷,他的脚被冻坏了,左脚食指和中指已经破皮化脓。(注:原文如此,应该为脚趾)…‘有点累,但还是觉得很高兴,增长了很多见识。’刘念友说,以前北京对他来说是个遥远的梦想,这次北京之行,不仅参观了天安门,还去了八达岭,‘更重要的是感受了北京的文化和城里孩子的幸福,这一切像做梦一样’。”“离开火车站,刘念友在女儿刘久芳的陪伴下来到解放碑。一路上,刘念友几次欲言又止,经记者再三追问,他才吞吞吐吐地问记者是否可以借点钱给他回开县。原来,为了到北京录制节目,他已倾其所有,火车上,还是一位开县老乡请他和陈校长吃的饭。”
    
    草民觉得,刘老师的“觉得很高兴,增长了很多见识。”是真诚的,因为他见到了山外的世界,见到了都市的豪华与气度不凡。但是,那句“为了到北京录制节目,他已倾其所有,火车上,还是一位开县老乡请他和陈校长吃的饭。”,却令人心里添堵,录制节目是好事,播出给公众观看、宣传刘老师的善举和伟大之处更是好事,但好事要“办好”才算“好到底”了,刘老师家的经济条件很不宽裕,两个孩子在重庆读大学,还要资助穷孩子,才不得不拼命打“周末工”、“假期工”,但是,一次“录制节目”就让刘老师“倾其所有”,连火车上吃饭和从重庆回开县的路费都掏不出,这种“录制节目”是不是显得欠缺些厚道。
    
    另外,北京的腊月如此之冷,“他没有穿袜子,一双单层皮鞋上全是灰,走路有点跛——因为寒冷,他的脚被冻坏了,左脚食指和中指已经破皮化脓。(注:原文如此,应该为脚趾)”,在参观八达岭长城的时候,如果也是如斯,在山上凛冽的寒风中,怪不得会“他的脚被冻坏了”、“已经破皮化脓”,难道这点细节相关人员都看不到,还是刘老师拒绝帮助,如果是后一种原因倒也罢了,如果是有意无意的被“疏忽”了,这就实在是令人遗憾。
    
    草民认为,像刘老师这种为社会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平头百姓,包括到中央电视台去录制节目,都可以说是另外一个层面上的付出,那社会的方方面面在“感动”之余,更应该有实质的“行动”。
    
    第一,刘老师到北京录制节目,其一切费用,包括返回开县的费用,可不可以预支给刘老师,然后寄回单据报销,体现出一些诚意。当然,可能有些人想到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露脸可以自掏费用,但刘老师不行,刘老师没有这个能力,节目的编导应该充分考虑到这一点。
    
    第二,不应该把刘老师只是看作一个新闻事件的“素材”中的“元素”,只是满足电视台编导的节目制作需求,而应该把刘老师当作一个活生生的人,当作一个朋友、亲人那样看待,关心他的冷暖饥饱,如果连刘老师大冬天在北京光着脚只穿一双单薄的皮鞋这样的细节都没有见到的话,那么以宣传“人文精神”为主旨的“讲述”节目是不是显得有些过于就节目而节目。
    
    当然,如果CCTV觉得“开支无据”的话,相信只要肯“注意”到,草民不信央视中、观众中会为刘老师奉上一双“品牌”都只要20几元一双的棉袜的“热心人”都没有。
    
    刘老师感动了人们,人们也应该对刘老师们不妨观察的细致一点,给以更加多一点的实质性行动,用“行动”来报答“感动”,据报道,刘老师又开始风尘仆仆地上路了,“央视节目播出时,刘念友本人并没观看。因为,当天上午11时,他已前往北京,以特邀嘉宾的身份参加由中国慈善总会、江苏电视台组织的一个大型公益活动晚会。”,但愿刘老师这次有回家的车资和穿上温暖的袜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1/2006012810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