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四川的旅游常态来看赵昕被打的事件/邓永亮
(博讯2005年12月18日发表)

    赵昕更多文章请看赵昕专栏
    (四川)邓永亮
     (博讯 boxun.com)

    去年四月下旬的一个晚上,我被电话告知,我们公司所在的二楼南边与旅行社分开的那道门被人撬开了。而那道门隔开的这边是一个商场兼库房,里面堆放着价值二三千万的货物。由于我是负责管理写字间和商场的经理,我听说后甚是惊骇,匆忙跑到二楼查看。原来,二楼的这家旅行社装修时跳闸了,由于下班没有人,他们没有联系我们公司的人,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把放着巨额财产的房门撬开去开电。我到二楼商场的时候,他们正在四处找开关,我跟保安立即大吼,他们还没有退回去的意识,我不敢小视,立马拨打 110 。警察来了之后,旅行社的人气焰依然嚣张,反而再三狡辩说什么他们用电,我们不给开,所以他们才撬门,在警察面前他们仍然辱骂和威胁我们公司的人。这伙人如此嚣张,警察却叫我们好好说,明显在偏袒那伙人,而我也不敢对警察怎么过分,把我给气坏了,我猜想他们肯定有什么背景,因为我刚到这里上班,就有朋友告诉我,这里非常复杂,要我注意,到那时我才知道是怎么个复杂法。最后,我与他们闹了半天,也没有其它的办法,还是在一位朋友的极力调解和劝说下,我与这伙人才草草收场。
    
    没过几天,还是在那位朋友的撮合下,二楼旅行社的老板以请我吃饭的名义向我道歉并拉拢关系,他的开场白很有意思: " 眼镜,你是文人,你不了解我们这样的人,说话就是日娘倒屁的,你问我身边的人,我经常都是这样的,习惯了,你不要见怪,我刚来不认识你,咱们一回生,二回熟,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如果你想到九寨沟去玩或者找雏妓,你来找我,给你免费。 " 我对他说的话自然只是听听而已,但是自那以后,由于我所在公司在成都火车北站旁边,周围有许多家旅行社,我开始对旅游这个行业有了点点兴趣,没有事的时候就经常到公司附近的旅行社去玩,无意之中了解到许多关于旅游行业运作的内幕。
    
    许多在写字间或者宾馆挂某某旅行社的牌子具体在经营的人,与真正旅行社的关系却是这样的:他们用旅行社的牌子,属于挂靠性质,每年交三万到十万不等的费用给真正的旅行社,而旅行社法人主体这个牌子却为中共贵族所掌握,这些贵族就用这牌子不劳而获。而具体的经营人,他的下面是许多的旅游串串在揽客,这些旅游串串有一个被规定的最底价,他们与游客签定的合同高出最底价的数目才由他们所得,比如现在峨眉山 2 日游是 280 元,他们与游客签合同如果是 300 一个人,他们就得 20 ,依次类推。我们公司二楼那个与我发生冲突的老板就是从前面的人手里接过牌子,由他在那儿经营的。而这些具体经营的人,我所了解到的是,他们基本是由黑转 " 红 " 的人员,并且仍然与黑社会有很深的关系,甚至有的人仍然还是黑道中人,要不然他们怎么敢把我们公司放有二三千万财产的商场的 门撬开呢?大家都知道,没有黑社会的背景,在四川的峨眉山,特别是四川的三个少数民族自治州做旅游是不可能的,因为黑社会就把你搞垮了。
    
    由于现政府对四川的三个少数民族自治州实行的是变态的少数民族政策,这三州地区俨然是国中之国,中国的法律在这里没有多少效力。对整个四川旅游界的人士和三州地区的人民都不是什么新闻和秘密的事实是:三州地区如果有人被打死人了,很多时候由警察作裁判,以多少人民币的数目赔偿给家属就完事了;三州地区的旅游景点是雏妓的集散地,一、二百元钱可以找 1 个玩一宵;所有宾馆为了警察保护自己经营的色情行业,每年都给当地的公安局送 10 万元以上的人民币。羌林大酒店这家公司,许多当地人都知道的,每年都给茂县公安局送十几万。
    
    这样可以看出,与赵昕签合同的是光大旅游公司,实际上是旅游串串把他介绍到用光大这牌子的一个私人经营的单位具体在负责为他提供服务。真正的光大旅游公司其实是名义上的责任,事实上出钱赔偿的也不可能是它,它肯定也不愿意拿钱出来先垫上。而具体经营的老板肯定无理狡辩,他肯定会说他不应该负什么责任,因为他会认为发生的地点不是他们安排的酒店,也不会轻易出钱的。而羌林大酒店的那地方,那么贵,却那么脏,其实用他们的行话来说,关键不是装修多好,多么清洁,关键是 " 小姐好 " ,就是经营色情行业为主。羌林大酒店就与警察一直有特殊的利害关系,形同一家,经营色情行业并欺负外地人也是经常发生的事,他们就是真打了赵昕这个外地人,他们也没有什么担忧的。再说了,他们也不会轻易承担责任,他们会以打人的暴徒不是他们酒店员工的理由狡辩。
    
    最后,我们回到打人的暴徒身上,这伙暴徒能够如此猖狂,如此凶狠,肯定是黑道中人,并且与警察有深刻的利益关系 —— 他们都是性产业的保护者和受益者。这些暴徒自持司法系统里面有他们的人,自然有持无恐,就是杀了人,他们都能够想办法私了的,还怕打伤一个人吗?赵昕属于被中共当局严密监控的人物,他到四川的茂县后,当地的警察自然被上面告知他的情况并进行监控,这些警察就会有意或无意暗示黑社会:赵昕这人是来捣乱的,比较坏,帮他们注意一下。当黑道的 "110" 得知赵昕等拒绝敲诈不给钱时,黑社会的人正好借此机会殴打赵昕,以表示对警察的效忠。还有一种最坏的可能,赵昕被打完全从开始就是国保和当地警察刻意的罪恶计划。四川三州地区的警察,是世界上最没有人文素质和无法无天的警察,他们经常干坏事,但是,根本就不会承认干了坏事的,再说,他们也不可能穿着狗皮直接殴打赵昕,所以茂县警察也有推脱责任的理由。由于他们与暴徒特殊的利害关系,他们怎么又会认真办案呢?
    
    可以看出,由于四川旅游业的特殊情况,以及警匪勾结为色情行业保驾护航的特点,加上有中共国保人员的介入,赵昕被暴徒所伤的背后是耐人寻味的,这也是他不可能得到公正对待以及到现在也没有得到解决的原因,所以,我们必须还要采取更多切实的行动来声援赵昕先生。
    
    《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12/2005121812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