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郭国汀:英雄人格哲学—袁红冰《自由在落日中》读后
(博讯2005年12月02日发表)

    郭国汀更多文章请看郭国汀专栏
    近日读毕袁红冰的《自由在落日中》。心灵为之振憾,情感为之激荡,精神为之振奋,激情为之喷涌。在阅读过程中,数次情不自禁为书中主人公的悲壮、雄奇、壮伟的人生境遇及悲惨的结局流下同情之泪,为中共当局的兽行暴行义愤填膺。阅后感受最深者有如下几点:
     (博讯 boxun.com)

    蒙古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豪放、勇猛、热诚、勇敢、顽强、坚定、牺牲、不屈不挠、宁死不屈,为追求自由,勇于牺牲一切,前赴后继,无所畏惧,此种民族精神当赢得世人的尊敬;
    
    蒙古男儿的血性,英雄气慨,万丈豪情,体现了真正男子汉的勇敢,负责,担当精神;不愿做奴隶,敢于抗命,勇于战斗,具有深厚的骑士精神;不搞阴谋诡计,坚持正面斗争,从不背后搞阴谋较量,具有大丈夫顶天立地之豪情。格拉的英雄形象有血有肉,他面容英俊,身材伟岸,勇猛有力,刚毅坚定;是内蒙女儿心中的偶像;
    
    色斯娜因深爱着格拉,却始终未能如愿以偿,仍一往情深地为格拉牺牲;从阻挡格拉剌杀乌兰巴干,至最终误剌乌兰巴干,其间为赢救“蒙古之魂”九位成员的生命,不惜被世人误解炸毁成吉思汉墓,最后被中共政权处死,走完了短暂却轰轰烈烈悲壮的一生。
    
    白红雪原为阿古木楞之妻,归国华侨之女,中央民族学院音乐系学生;在与阿古木楞结婚后,却与格拉偷情,相爱,狂热的激情,疯狂的意念,使她完全抛弃了世俗道德的约束。她对格拉的一往情深,让人深表同情与理解;最终她与心爱的情人,经历千万苦,回到额尔古纳河畔后,被中共骑兵追踪至河边,格拉进行了生命的最后搏战。此前格拉组织了蒙族骑兵队,对抗中共军队在成吉思汉悼亡日对蒙古民族音乐会的残酷镇压,全体成员抱着视死如归的大无畏英雄气概进行的生死搏斗,令人感佩。随后, 50 名蒙古之魂成员战斗至死,只剩下最后一名蒙大学生,出走外蒙,为的是将中共借 “ 内蒙人民同盟 ” 事件真相告知世人。
    
    特古斯将军,由于拒绝参加 1959 年平藏团而被中共当局解职。他有两子一女,大儿子与儿媳莎仁一道逃至外蒙,结果被恶狼咬死;莎仁则被判 18 年徒刑,然后被迫害致精神病,最终被当做反革命处死,临刑前一夜又被中共当局恶意按排一个农民多次暴力强奸,且故意当着格拉的面进行,旨在从精神肉体两方面羞辱推毁其意志。而英雄格拉却被铁链锁着!此前她还被污为与右派摆渡人通奸,共党恶魔王红旗当众污辱她。莎仁死前竟被活体取肾,割喉管,死后被一农民割心下酒!
    
    托雅与图门因被乌兰巴干污告死于非命,生前受尽极刑。刚开始托雅与图门均尚有高贵气质,可是在残暴致极的酷刑之下,均被变成了下贱自鄙之人,最终被残酷地致死。
    
    乌云之死更是惨不忍睹,她竟被王红旗活活用烧红的铁锅热烤至死。肚皮爆烈,肠肝俱坠落铁锅中,临死前一刻她最终未能抗过去,喊出了格拉的名字 “ 是格拉呵,他要剌杀乌兰 ” 。
    
    蒙古儿女的爱恨情仇在小说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充分表述,小说成功地描绘出内蒙统治者中共高官及基层官员的真实丑陋恶俗的嘴脸。
    
    林志丹是个高干子弟,有着共产主义的理想,本性不坏,相信共产党化教育的理想,居然年近 30 却从未体验过女人之媚。他深爱上了色斯娜,并始终暗恋着她,最终却由于中共纛太深,政治理念权力欲望使他未能挽救色斯娜。党性战胜了人性,是塑造得十分成功的一名原本不乏正直理想热情的青年,最终却一步一步被共产党非人性的罪恶体制引向地狱深渊。他参与了刑讯托雅、图门、乌云的全过程,尽管他未亲自动手折磨他们,然而也未加制止。表现了他冷酷无情的一面;他在执行处死色斯娜时又多少表现出在冷酷理智下残存的一点人道精神,未割继她的喉咙;并允许她父亲古特斯将军最后为她收体。
    
    林红枫是个机会主义分子,老革命。因与刘少奇关系密切,当上了内蒙自治区党委书记,实际上的当权者。他在革命队伍中混了一辈子,对中共流氓本质有着入木三分的深刻见解。在探知刘少奇地位不保时,立即作出自保举措,不惜牺牲无辜内蒙人民的鲜血,唯一的目的在于制造动乱,以便乱中取利。于是违背军纪,擅自命令内蒙军区动用军队和警察镇压莫须有的内蒙判乱,故意放风军队要镇压成吉思汉之魂音乐会。结果造成数百名内蒙儿女和军人死于非命。在他眼中,人命根本不算什么,唯有权力高于一切。表面上他道貌岸然,与糟糠之妻始终,实质上霸占年青漂亮的女秘书,虚伪透顶。尽管机关算尽仍未逃脱被造反派报复的惩罚;临死前向儿子林志丹传授了其一生之政治经验:共产主义理想全是空的骗人的,唯有权力才是自由。故要儿子一切围绕权力行事。
    
    腾青海作为内蒙军管委员会主任,是个典型的共党军阀。他利用权力任意玩弄女性,并用手中权力与受他玩弄的女人作交易。乌兰巴干之妻娜仁花为了夫君的前途,为他献身后果然步步高升。腾青海连小学也未毕业,打仗杀人可能他有专长,然而对如何管理,建设国家一窍不通。中共自 1949 年后,在全国各省区,基本上是委派此类愚忠军阀任省督,实乃中华民族的大不幸。由于这些人头脑简单无知无识,唯有对暴君的愚忠,因而根本无法判断是非,真伪,故只能受林红枫,乌兰巴干此类阴险小人摆布。
    
    乌兰巴干是格拉的生身之父。一夜情他骗取了格拉的母亲,一位强悍王公之女的真情,结果有了个堪称蒙古英雄的儿子。但乌兰巴干是个有文化知识却毫无道德原则的投机小人,他依着美色和花言巧语,勾引了无数女子,尤其是高官之妻女,最后又靠出卖妻子的色相爬上了内蒙自治区副主任 , 仅次于腾青海之高位。他偏造 “ 内蒙人民同盟 ” 政治组织仍然存在活跃的谎言,目的仅在于换取自已的高位;明知是虚假,却仍有名有姓地指证了十余名所谓内人党成员,并将不愿投怀送抱的托雅也作为成员,结果中共利用出身贫贱长相丑恶心黑手狠的王红旗,采取种种最野蛮,残暴,无耻下流的手段,折磨美丽善良的托雅,她因抗不过酷刑而供出了情人图门的名字;承认自已是同盟成员。乌兰巴干是知识分子中投靠权贵为已赢得一已私利的典型;中共重用的知识分子大多数属于此种没有人格,奴性十足的卑鄙无耻小人,恶人。当然乌兰巴干的最终下场亦极可悲,妻子最后良心发现以自杀谢罪。他亦受到亲生儿子的谋杀,最终死于儿子的情人刀下,受到人们不耻。
    
    王红旗是个天生的下流下贱的恶魔;因为出身贫贱,又因为长相其丑无比,俱怕再回至那贫穷的农村,拼命讨好中共,甘当中共的流氓打手;他折磨人时已完全丧失人性,而变成了恶魔,无耻下流至极,挖空心思想出种种恶毒下流残暴手段折磨人;中共当权者实质上最喜欢利用此种非人的兽类来执行对政治犯和失宠权贵的审讯,掏出中共所需要的一切口供。
    
    作者在全书中多次描绘出惊心动魄的性爱过程,作者以大胆、直言不讳、优美的语言,动人的弦律将男女真情在爆发生命真实的瞬间,描绘得身临其境,如醉如痴,优美高贵,给读者以美感。
    
    阅读全书给读者留下的是灵魂、心灵、情感无以复加的振憾。作者以高超的语言技巧,诗人的情感,丰富的词汇,流畅优美的笔调,充满生命激情的风格,通过对发生在上个世纪 60 年代那场完全无中生有,仅起因于无行文人想争权夺利的欲望,而炮制出的内蒙人民同盟事件,导致几十万内蒙儿女在经历世间最残暴的酷刑后悲惨地死去;通过血淋淋赤裸裸的事实,对书中数十位主人公悲壮雄奇的人生境遇的令人同情的描述,有力地鞭笞了共产极权专制独裁政体的残暴至极的罪恶历史,对中共流氓暴政下扭曲人性泯灭良知,摧残高贵的人性的罪恶进行了毫不留情的血泪控诉,热情地欧歌了蒙古民族纯朴,纯真、热情,真诚的英雄品格。
    
    吾以为本书的要旨在于:中共政权是一个建立的暴力谎言加欺骗基础之上的流氓暴政。中共奉为至尊的马列毛思想纯属虚伪至极的伪理论,在高歌人类最华美的语言都无法形容的共产主义美好理想的同时,实际干的却是禽兽不如的最肮脏下流无耻的勾当。中共从上到下各级当权者唯一的目标就是权力,所谓为人民服务,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之说,纯属自欺欺人的谎言;他们为了权力不择手段,好话说尽,坏事恶事做绝!中共是人类历史上最无人性极端自私自利最缺德无知无能的犯罪利益集团。唯有彻底唾弃中共,推翻反人类反人性,残暴无耻的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中国人民才能真正获得身心心灵灵魂的自由;中华民族才能真正建立起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的政体,才能真正做到各族人民平等和平共处,国民才有可能生活在正义、公道、宽容、幸福的新中国。
    
    (首发于《自由圣火》网站。《自由圣火》网站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12/2005120223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