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阿衍:从赵昕挨打想开去
(博讯2005年11月19日发表)

    赵昕更多文章请看赵昕专栏
     作为一个并不固定自己的斗争形式的我,看到赵昕挨打的文稿后,使我想到了我们的大中国,为什么,象赵昕这样的并不提倡暴力的人却被暴力攻击呢?
     8月份,我在北京见到了威权律师杨在新等先生,本想见见赵昕先生,听听赵先生的高论,可是,被告知赵昕已经被国家安全局监护着,即使去旅游,也是跟定了“保镖”,那么外人就更没有条件去与他就国家大事高谈阔论的了,后来就与赵先生发了几封信,并把我的政治见解也给了他一份,后来,也只收到了共勉的字样,始终没有看到他的高论。 (博讯 boxun.com)

     在与杨先生谈到信仰时,杨先生笑着对我的信仰共产主义的思想说:“现在共产党人本身就已经背叛了共产主义,而你还在糊涂。”我只是笑着回答,“人人都有信仰的理由,我不反对任何人的信仰,因为,我没有剥夺别人信仰的权利。”
     在今天,我们的中国大陆,若有自己的信仰不受到损害,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哪怕你再正确,只要影响了贪官污吏的巧取豪夺,那你就是反社会的人了,至于剥夺我们的权利,那是你的命了。
     为之,我们想到了的是怎样改变这种不合理的制度才能使我们更有益,可是,这个权力我们至今还没有,当我看到、听到“非暴力信奉”的人的高谈阔论时,我又为之扼腕而叹了。因为我们本身并是不想采取暴力,原因是任何暴力都是两败俱伤的,我们的美好生命更需要更美好下去。可是,我们的贪官污吏先生,他们自己是怎么做的呢?他们想让我们美好吗?而且,在对付我们时,他们所采用的,难道都是“非暴力”吗?至从共产党诞生一来,开初是用暴力获得的政权,中期还是暴力维系政权,直到现在,他们还是用暴力、甚至是邪恶来对待我们。难道我们想他们这样做吗?
     任何时代,都是和平的好,大家互敬互爱该有多好?当我看到赵昕被打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因为这更能证实共产党人的邪恶,其实,在今天应该说是江派党人的邪恶,最让我痛心的是:“ 赵昕是著名的非暴力维权人士。他在遭受殴打时,一直未作抵抗。并向殴打者提出,可以脱下衣服让他们打。殴打后,赵先生挣扎着走向殴打者,对他们说,我不怪你们,请你们给我一杯水喝,让我漱漱嘴里的血。但在这句话后,赵先生随即受到了第二轮殴打。”
     试想,与这些人还谈什么理性,有什么时代意义,他们除了把共产党的江派党人的邪恶本性表演的淋漓尽致外,受害者不还是信奉“非暴力”的赵先生吗?如果有一天,有人也用这种手段对付这些使用暴力的恶徒,赵先生是否要坚决反对呢?虽说我并不崇尚暴力,但我决不会对采取暴力行动的先生女士说不,因为他们的暴力手段是有时代意义的,也是对江派邪恶最有效的打击,而非暴力,在我们中国的今天,是幼稚可笑的了。因为,我们面对的不是有人性的人。就如同羔羊与豺狼相遇,虽然力量悬殊较大,羔羊肯定不会挡豺狼的道,但是,取决于豺狼的胃口的没有反抗也只有死路一条。而智慧的反抗,肯定能杀出生的路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11/2005111910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