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鲍彤:把胡耀邦的精神注入中国的政坛和文坛
(博讯2005年11月02日发表)

    听说中共中央准备为耀邦开纪念大会。我很高兴。我相信这是真的。人民怀念耀邦。共产党应该纪念他。
    
     1986年6月胡耀邦在巴黎会见前法国总统密特朗后的记者会上。法新社照片中国共产党现在有几千万党员,良莠不齐。许多党员有头脑,有是非,有热血;许多党员只学会了党云亦云,上云亦云。对待共产党也有两种态度。习惯于党云亦云的党员,把“忠于党”当作忠于党的一切,包括忠于坚持党的错误,忠于维护党内的阴暗面;只要是党的决定,不分青红皂白,都必须深信不疑,硬着头皮,捍卫到底。问题在于,共产党不可能是真理的化身。它经常做些正确的事情,也经常犯一些很大的错误。 (博讯 boxun.com)

    
    因此,有头脑,有是非,有热血的党员认为,对党应该分析,不能盲从;支持它的正确的主张是爱护它,揭露和纠正它的错误同样是对它的真诚的爱护。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或八十年代初,记者刘宾雁先生在一篇报告文学中,把对党盲从命名为第一种忠诚,把对党采取分析态度命名为第二种忠诚,振聋发聩。但在党的某些元老中引起轩然大波,被目为异端。总书记胡耀邦和那些元老不同,他对刘宾雁先生是嘉许的,爱护的。
    
    以第一种忠诚对待共产党的党员,并不全都出于虚伪。其中,也有出于盲目和迷信,也有出于高压下的无奈,但客观的后果,都会伤害党,毁坏党。第二种忠诚是实事求是的态度,理性的态度,能够在党失误和失足的时候,正常地帮助和挽救党。这种赤子般的真诚,正是耀邦自己的理念。
    
    耀邦对党内黑暗的丑恶的东西,不护短,不回避,揭露鞭挞,不遗余力。他创造了两个概念,一个叫“假大空话”,一个叫“冤假错案”。前者概括了思想上理论上的那些所谓天经地义,不管谁的发明,只要是荒谬的,骗人的,有害的,耀邦就主张藐视它,戳穿它,抛弃它。
    
    后者概括了政治上组织上的种种冤狱,哪怕是毛泽东亲自拍板定性的,无论受害者是党内的同志还是非党的公民,耀邦都不袖手旁观,他主张一风吹,一概平反昭雪。当时正在拨乱反正,步履艰难。九州生气,要靠风雷。耀邦主持政坛和文坛,大刀阔斧,披荆斩棘,为紫阳主持的经济体制改革,开辟了具有决定意义的政治环境。
    
    毛泽东死后,有人为了标榜自己是毛的教义的嫡传正宗,不惜扼杀人们的正常思维,动不动?出“高举”的招牌吓人。对尘嚣甚上的所谓“高举”,耀邦只淡淡一笑,说:“高举”总得有点内容啊,光凭几条语录,空空如也,没有东西-“高举”什么呀?“高举”旗杆吗?“高举”棍子吗?想干什么呀?想打人吗?
    
    自从1955年党代表会议把自杀定性为“自绝于党”之后,在中国共产党的经典中,自杀成了“畏罪”和“叛党”的同义语。但平反冤假错案,势必涉及历次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中无数自杀身亡的案件。怎么办?有些隔岸观火的人党性很强,宣称自杀本身就是最大的动摇变节,最大的错误,最大的犯罪,坚决不同意替冤魂昭雪。耀邦批驳道:哪里是“畏罪自杀”???这是“痛不欲生”啊!!!一句话,把那些党性很强的人驳得哑口无言。
    
    到底是人民有义务为共产党服务,还是共产党有责任为人民服务?本来是常识。可是理论家一提出“世界观”哪,“党性”哪,“纪律”哪,就把问题玄妙化了。有些元老听到“党性”、“党的权力”、“党的地位”、“党的面子”诸如此类的概念,也天旋地转,昏头昏脑。人民日报的领导人胡绩伟先生,力排众议,坚持人民性原则,因此而开罪了某些元老。但总书记胡耀邦有清醒的判断,对胡绩伟先生是尊重的,支持的。
    
    1986年冬,某些元老主张开展动用党的纪律来打击“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总书记胡耀邦不屈从于元老的乱命。和人民在一起的总书记,因此而被元老们目为 “软”,被废黜了。千百万冤假错案的大无畏的平反者,自己成了冤假错案的殉难者。他流泪了。他有理由流泪。他有理由为人民担忧。多灾多难的人民呵!
    
    我赞成纪念耀邦。纪念耀邦应该有正确的宗旨。应该把耀邦的精神注入中国的政坛和文坛,一扫专横、腐败、虚伪、窒息之气。应该提倡和造就(而不应该摧残)千千万万新的耀邦。共产党过去对待耀邦有沉痛的教训,再也不应该含糊其词,继续文过饰非了,应该有勇气振作起来,通过纪念耀邦,从头学习自我批评,重新恢复自我批评。用耀邦的精神来纪念耀邦,才对得起耀邦,才有意义。
    
    苏绍智、陈一谘、高文谦三位先生发起,出版《人民心中的胡耀邦》文集,举行相应的研讨会,我谨以此应征。
    
    (鲍彤是前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11/2005110213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