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范英著:唐山地震和邪恶思维
(博讯2005年10月07日发表)

    
    近期媒体报导:29年前唐山地震前夕虽有可靠预报,却为当局扼死,导致灾前无防,造成罕见伤亡。
     (博讯 boxun.com)

    人们在为中共邪行扼腕之时,还看到报导中提到的“曙光”。报导说:“这次预警的秘辛的曝光,也让外界联想到中国政坛最近出现的一些变化。因为中国一直把自然灾害导致的死亡人员总数及相关资料列为‘国家秘密事项’,到 1979年中国才首次披露唐山大地震死亡242769 人。今年6月,中国人权及宪政专家夏勇成为中国国家保密局局长。9月12日,国家保密局和民政部宣布,从8月起,因自然灾害导致的死亡人员总数及相关资料,不再作为国家秘密事项。有分析指出,中国领导开始重视法治,法律专家渐获重用,更有人乐观地认为建制内的政法官员终有一天会跟建制外的维权法律学者来个‘里应外合’,中国的法治开始出现一线曙光。”
    
    夏勇的任职和发言,被看作中共体制中的法制“曙光”,恐是又一次不切实际的幻想。
    
    河北唐山地震时刻,笔者在河北省会石家庄教育局工作。那夜熟睡中,感到床被剧烈撼动。后来知道震中在唐山,接下来便是一系列直接感受和见闻:市民离开住房,找空地搭棚过夜;捐助衣物,直接出车驰援灾区;去火车站接伤员分送大小医院救治;各单位派得力干部赴唐山长期工作;调二中董校长组建育红学校,接纳唐山孤儿就学。平心而论,百姓和百姓心连心,大家都成了唐山人,摩拳擦掌,只恨为唐山灾民出力太少,基层干部也竭尽力量去做。
    
    但在这千年不遇的自然灾害面前,最令人难解的,邪恶得出奇的,最不是东西的,就是左右人民命运的指挥中枢,即至今还让人与之“保持一致”的“党中央”,以及中共的邪恶思维。
    
    唐山震灾的造成,尽管同人为的房屋豆腐渣状况有关,但毕竟是难以抗拒的地壳变动所致。就像谁家失火,此时喊一声“救火”,打电话给消防队,不存在什么羞耻或面子问题。但邪门的中共思维导演出的是邪门举措:封锁消息,控制媒体;关闭国门,拒绝外援。
    
    拒绝外援的表态是在新华社第一则地震消息中宣布的,这样迅速,这样断然,至今想起,都感到惶惑与惊悚。当时多一分援手,就少一批死难,这是多么明白的真理呀!拒绝一批援手,就要多死一批人,多造十分孽,多缺百份德,多挨千年骂,这也是明白的事实。但“光荣的、伟大的、正确的”党,就这样做了!
    
    大陆有严格的户口制度,震灾过后,查出死亡人口的确实数字,对中共来说,并非难事。但他们总是欲说还休。这同我4年前在纽约911遇见的情景恰成对比。美国迁徙自由,没有那一套户籍警、街道办事处主任之类的专门监管人口的人员,世贸大厦人进人出,一下子弄清死难数字,神仙也做不到。可是,记者硬是围住事件发生后从未合眼的市长朱利安尼向他要死难数字,而市长从未解释过“难做到”。他随时根据警察的报告提供信息。中间几次更动,说明他与民众之间没有官话,只有真话。中共迟到的“唐山大地震死亡242769人”的数字,却至今仍然让人感到“狼来了”的滋味。
    
    即使这个数字是接近真实的,即使今天能披露“事先有预报、未得到重视”的昔日中共家丑,也是可贵的,那同“曙光”也相去甚远。请问,当时的地震到底是里氏几级?在民间多年来盛传着一则消息,说的是当年大地震的震级是里氏8.3级,被中共谎报成了里氏7.8级。为的是阻止国际调查和救援机构进入中国(如果震级在8级以上,国际组织有权依法介入),那样各种真相就会爆光。
    
    总之,中共遇事绝无实事求是之意,只有保住专制制度之心。就连个天气预报,他们也要把政治渗透进去。例如某日天气酷热,中共要考虑到酷热的信息,会让人不安心干活,影响“稳定”。一个电话打给气象局长,事情便妥了:天气预报员的口里出现的摄氏度数,比温度计上的实际度数少了几度!老天爷也得助中共说谎,老天爷也没有中共厉害!
    
    难道中共对待SARS疫情不是这样?若不是蒋彦永医生“大医医国”的壮举,险些丢掉世界上更多的人命!
    
    难道中共对待台湾九二一地震不是这样?台湾那里的人被埋在瓦砾里,救命的黄金时刻只有72小时,中共却通知全世界救援组织欲去台湾救援,先要经过大陆批准,其目的无非是借别人救人的急迫心情,造成对中共“万国来朝”的实际局面和“盛世”。俄罗斯救援队想直飞台湾救人,做不到。中共要对飞越自己领空“研究研究”,到头来还是逼得俄罗斯救援队绕道而行。至于这样耽误了多少时间,多死了多少本可不死的人命,谁去管他!我们说这是邪恶思维,不知什么人有什么理由为之开脱?
    
    至于“抗美援朝”中的志愿军死亡多少、被俘多少、被俘人员中多少人去了台湾,别说夏勇,就是“邱勇”、“董勇”当了保密局长,也不会告诉你的。
    
    行文至此,忽见华裔作家张戎的谈话:毛泽东不像一般人一样有同情心或喜怒哀乐等感受,当人们挨饿的时候,他说:“就算一半的中国人都死光了,死掉的人,可以当成肥料来肥沃中国的土地。”这话还不够邪恶吗?
    
    人们会说,那是毛时代的事情了,不要揪住不放。可是邓、江、胡又怎样?那些依照“宪法条文”说自己意见、写自己文章、选择自己信仰的人,那些抗议的访民、农民工,还不是动不动就受到武警和网警镇压?假如驯顺于这样的环境,还配得上称作一个真正的人?
    
    邪恶思维和暴力镇压,是中共躯体的附和物。只有当这个躯体进入坟墓的时候,才有望摆脱邪恶思维。
    
    大纪元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10/2005100705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