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聊聊李敖这只“画眉鸟”
(博讯2005年10月02日发表)

    林子一大,啥鸟都有:聊聊李敖这只“画眉鸟”
    
       林子一大,啥鸟都有。 (博讯 boxun.com)

      在台湾阿里山的密林深处,那些婉转鸣叫的百鸟群中,李敖,无疑是只出类拔萃、特立独行的画眉鸟,他巧舌如剑似电,其鸣唱之声,自然不同凡响,婉转嘹亮,出众超群,只要他站在枝头上那么伸颈昂首向天一叫,往往令百鸟们霎时哑音自惭。对当权者来说,李敖绝对不是只好鸟!是只敢于揭人伤疤、啄人病灶的坏鸟害鸟,绝对不是鹦鹉、黄鹂那类官场益鸟!
      李敖,一只孤傲自负的鸟。李敖以饱读诗书、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著作等身,名扬海内外,从而自恃清高,傲视群雄,渴望独步台湾文坛。自云五十至三百年内,其文坛霸主地位,名列头三名之内,无人会超越李敖这位文坛泰斗。可静下心来细品,李敖那一百多部煌煌巨作,虽然高可比肩,但终难敌孔子老先生一部薄薄的《论语》,远不如陆游的一首短词脍炙人口、流传久远,更不知有哪一篇哪一部,能达到鲁迅先生《阿Q正传》的思想深度与艺术高度!历史车轮的前进,是公正而又无情的,也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遥想当年康熙、乾隆炮制的万余首御制诗,当今能有几首在流传?越是极力渴望在历史丰碑上深深刻上自己姓氏大名,梦想流传千古、永垂不朽的人,往往很快被历史所蒸发得无影无踪!
      李敖,一只井底之鸟。有句天下读书人共知的古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但李敖这鸟却对后半句不以为然。依稀记得李敖数年前,在台湾的私宅里,面对媒体,信誓旦旦,拍着胸脯云:他不会去大陆,不会去北京。如果研究故宫,他这里资料、史料多的是,足不出户,便可将故宫研究的透透的,比亲临北京实地踏勘,效果还要好上不知多少倍。后来此鸟进而坦言:北京的故宫是壳子,台北的故宫是瓤子。这回李敖自食其言,还是举着神州文化之绿的彩旗,飞到了北京,亲自到了北京的故宫的壳子里,走马观花转了一圈,缩着颈项实地游览细看,着实跌了一跤,大跌眼镜,等于自己扇了自己一记耳光。
      李敖,一只体验囚笼之苦的鸟。李敖这鸟,虽然唱得漂亮,但有时对政府当局来说,却是刺耳噪音,不堪忍受,于是把他囚进笼内,将其与听众隔绝。如今李敖渡过牢狱之灾,风光八面,过去蹲笆篱子的悲痛历史,成为今天炫耀的赫赫资本。但大陆普通读者却很难知晓,在李敖所有被囚禁的历史中,并非都是因言获罪,至少有一次被人告上法庭,却是因侵吞他人财产,此案当时在台湾岛上,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无人不晓。
      李敖,一只骂胆超群的鸟。翻开李敖的作品,谩骂之声迎面扑来,骂胆惊人,骂声令人震耳发聩,骂功骂技更是胜人一筹,上至台湾政府、政党权贵,下至与其不同政见之士,均在开骂抨击对象之列。唯独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此鸟对早已作古的鲁迅先生,竟怀有深仇大恨,一有机会,便对鲁公不敬,出言不逊,攻击贬损谩骂一番。在下私下猜想,鲁迅可是横在李敖面前一座无法超越的高峰,只有如此开骂贬鲁,方能心绪平衡。此番北大演讲,开篇就将连战先生贬损一番,编排了连战先生在北大讲演前,跑到女厕所内偷背讲演辞的笑话,此举虽然赢得一阵廉价掌声,但也非正人君子所为。其攻击战术,通常是攻其一点,以点代面。犹如一匹已然退色变性破损的绸缎,只要发现其中尚有一寸完好之处,便断定整匹绸缎都是上好衣料;一个有一微小斑点的苹果,倘若被其发现,便死死叮咬住不放,便将整个苹果整篓苹果都抨击为腐烂的坏苹果。比如此番北大讲演,因当年北洋政府聘用了政治对手蔡元培来作北大校长,便对北洋政府大加赞颂美言一番,而对北洋政府当年签署卖国条约,屠杀爱国人士的血腥,则绝口不提。
      李敖,一只颇会作秀的鸟。李敖这鸟的鸣唱之声,虽然别致、嘹亮、清丽,但在台湾、香港,人们听得多了听得久了,便自然听得起腻了,听得烦了,听得疲倦了,便会由此产生听觉的疲劳。李敖向来是只不甘落寞的鸟,于是,在凤凰卫视总裁的亲自导演推拥下,披上件神州文化之旅的华丽外套,北飞大陆,一路风光地飞入北京城,在北京大学讲坛上云山雾罩,口吐莲花,着实忽悠了一番。对北大校方为此讲演,没有为他铺红地毯,享受外国政府首脑级别待遇,而调侃一番。李敖大陆之行,北大讲演,表面为文化交流而来,实为虚晃一枪,意在觊觎、开辟大陆的广大市场而来!台湾毕竟是座孤岛,林小池浅,而地域广阔,人口众多的神州大陆,对李敖这鸟而言,则是片极为广阔的莽莽森林,一片尚未开垦的处女地。
      李敖,一只多情好色粗俗的浪鸟。据港台一些媒体报道,李敖这鸟,极其好色,常以爱美人江山的英雄自居,回首一生,虽然已是年过七十的古稀之翁,但对美女向来情有独钟。与此鸟有过床第鱼水之欢,有名有姓的美人佳丽,大概至少有七位之多。据媒体介绍,此鸟每次渔色欢爱的经历与感受,都在日记中有笔墨详细记录描写。李敖评论女人的文字,简直粗俗的如民间俚语:真正的女人是让男人一看到她,除了下面硬了,浑身都软了……倘若阅读这些近乎流氓文字,时常令人过目欲呕,殊不知人与动物的重要区别之一,就是做为万物之灵的人,受社会公众道德的约束,对自身的行为会有很强的自律,自我克制,这种自律,动物却没有,李敖这鸟,在此完全混淆了人与动物的区别,将自身等同与一只混沌未开、未曾进化的雄性动物。
      李敖,一只难以冠名的名鸟。思想家、哲学家,这些封号头衔,戴在此鸟头上显然不太合适;大师、文豪,也不太相宜,倘若用曹雪芹、鲁迅这些大文豪的标准来衡量审视,此公踮其脚尖翘首伸臂,其中指距当代文豪冠帽的位置,尚有一尺三寸;看来惟有著名作家或自由撰稿人封号头衔,戴在此公颈项之上,最为合适!
      李敖,一只为自由而鸣唱的俊鸟。翻开李敖那些煌煌巨著,其核心实为言论自由而鸣,为争取、捍卫话语权而鸣。想唱就唱,唱得漂亮,鸟儿舌头是自由的。李敖,当之无愧一只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的极品自由鸟!李敖此鸟,虽然毛病多多,但瑕不掩玉,一俊遮百丑,其昂然不屈的独立思考与追求自由的精神,令人景仰!
      李敖,一只极品画眉鸟。愿此鸟经常飞回大陆神州,栖息鸟瞰,鸣唱高歌,赢得更多的听众族群,赢得更多的骂声,也收获更多的喝彩!
      李敖,肯定是只成功的雄鸟。其体内荷尔蒙含量指数,肯定会大大超过凡鸟族群!肾气充盈,乃精力旺盛、斗志昂扬所必备的生理基础。呵呵,玩笑,不必认真。
      本文纯属调侃游戏文字,茶余饭后,添些谈资笑料耳。
    
    文 / 燕山樵夫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10/2005100218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