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李敖演说: 只是一只顽皮的老鹦鹉/陶杰
(博讯2005年09月27日发表)

    苹果日报 陶杰

    不是这个人在北京大学说得俏皮而精采,只不过他有一点点不同的性格;不是他口才特别好,而是他光临的这个国家,「演说」没有人才,公开说话的人,十之有九特别闷。

     有没有出席过酒会和婚宴?在台上的那位「主礼嘉宾」,一个中年男子,西装笔挺,胸前插一朵粉红色的大花,他掏出讲词,开始讲话:尊敬的局长先生、各位来宾、各位董事,尊敬的这个,各位那个,尚未进入正文,他已经成为职业的催眠大师。 (博讯 boxun.com)

    难怪两分钟不到,台下的宾客开始继续寒暄,还没有交换名片的,此时补交,最初还略为「尊重」演说者,只是窃窃私语,随吁台上的讲词越来越涌现「本公司致力于扩张发展」、「我们承诺以市场为本,打造一座世纪企业平台」、「为建设一个和谐社会继续作出贡献」一类的字句,台下那几百人再也按捺不住,私语变成聒噪,夹杂吁笑声。

    难得的是讲者似已预料他将成为一块用玻璃纤维打造的发声布景板,他说他的,台下吵台下的,他的职责只是把手上一??「讲词」一板一眼地念完。

    中国式的「演说」,从小学开始培训。品学兼优的小乖乖一本正经地在台上发表毕业演词:「尊敬的校长、亲爱的老师、各位家长和同学,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日子过得好快呀,今天,我们都毕业了──」演词经过小学部中国语文科主任亲自润饰和规范,字句四平八稳,在家长欣喜满怀的摄录机镜头里,一位小CEO、小主任、小领导人,他才年方十二岁,诞生了。

    从此他加入共青团,学业事业成功,当了企业家和CEO,但他一辈子的「演说」都是这副平正的腔调与驯和的内容。一只鹦鹉初生之后第一句学会说人话,说一声「早晨」,是那么叫人惊喜,但当这只鹦鹉老到了十八岁,还声声的「早晨」,再也没有人愿意理睬。

    北京大学的学生,听得瞠目结舌,他们从来没想到过,其实可以这样说话。这位演说家,来自对岸,其实只是一只顽皮的老鹦鹉,二十多年来他在另一个地方说惯了「操你妈」,今天,他换了一副腔,改口说了一句:「我想跟你的妈妈敦伦」,但是他知道闯了祸,第二天,就改叫「Auntie,你是那么年轻又漂亮」。于是大学生们又开始打瞌睡了。 _(博讯记者:凌锋)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9/2005092704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