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央电视台,就是将中共送上万劫不复深渊的罪魁祸首!/郭起真
(博讯2005年09月07日发表)

    图片无法上传 (图片1)

    郭起真

     最近胡绵涛在党内发出密令,密令的头一条就是“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记得前总理朱熔基也特别重视新闻媒体的作用,曾多次到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视察,敦促新闻机构要承担起“无冕之王”的神圣职责,甚至连有着小品太师之称的赵本山,在小品里也怯生生的警示他人:“一整到<焦点访谈>,就完了!” (博讯 boxun.com)

    由此可见,新闻媒体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封闭社会所具有的巨大威力。新闻机构能够及时的将各级政府危害人民群众政策、行为和影响政府形象的错误行为在大众广庭之下暴光,使各种危害社会安定的犯罪隐患,统统消灭在萌芽状态,真正的起到防微杜渐作用,同时也大大提高了政府的诚信度和公信力。

    既然新闻机构具有如此大的振慑力,中央电视台和各级的新闻机构,是不是就真正起到了坚持正确导向作用呢?也不尽然!

    有例为证--96年河北省沧州市电视台和所有的新闻机构都大张其鼓的宣扬,破获一起特大杀人案的新闻,电视上也反复的循环播出抓获犯罪嫌疑人的镜头。我从相关的报道中看到诸多的疑点,经过我做了大量的调查和仔细的分析、推理,我认定这是一起冤案!

    人命关天呀!如此大的事件,使我第一想到要反映的人就是政府,我亲自找到当时担任沧州市市委书记的薄绍铨(因买官卖官、贪污受贿等罪行,2001年被判处无期徒刑),却被挡在薄的办公室之外;我给当时担任河北省的省委书记程维高(2002年被双开)写信反映,却石沉大海;98年1月21日,我不得不将数万字证据材料,用挂号信寄往中央电视台,半年杳无音信。我不得不亲自到中央电视台门前摆上报纸大的“冤”,请愿;穿着写有“冤”字的背心,到天安门广场请愿,岂料却被公安逮捕!

    就在我被公安谴送回沧的时候,就在沧州数十万的人由衷地感谢保一方平安的“人民保护神”破获神速的时候,也就是在神勇的人民警察因破获有功,接收上级部门的通令嘉奖的时候,也就是在邪恶势力肆意的强奸民意,践踏法律,将无辜的百姓打入死牢的时候,而所谓“杀人”犯的母亲气绝身亡,父亲精神严重失常!

    这就是中央电视台没有“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的恶果!

    一个人的悲剧和灾难,也许是由执法犯法的罪犯制造和有关部门的不作为所致;一个国家走向衰败甚至走崩溃的边缘、行将灭亡,都是有少数的几个人的无知、堕落,并将少数人的一时之利和意志,用暴力建立在亿万人民之上,并且还有无数的人明哲保身、唯利是图、居心叵测、麻木不仁、袖手旁观、幸灾乐祸、落井下石、推波助澜,甚至助纣为虐所致!

    痛定思痛,扪心自问:如此残痛的历史教训在这近半个多世纪当中还少吗?

    有时我常常的想,倘若中央电视台早在98年初接到我反映(数万言)的发生在沧州的杀人特大冤案,立即行使舆论的权力进行调查、干预,并予以暴光,是不是能够避免受害人的母亲气绝身亡?倘若大陆在历届的政治运动当中,政府当中多几个林昭、张志新、李九莲、王酉友那样堪是中华民族脊梁的人,是不是会使中国更快的加入到世界的主流社会?倘若与华盛顿生长在同一个时代的乾隆皇帝(中国历史上被学者们称为最辉煌的皇帝--与华盛顿相差二十一岁),也能够具有华盛顿那样智慧和胆识,中国这个地大物博的泱泱大国,至少不会落后“世界警察”如此的遥远吧!?

    在今天,在大陆将“与时俱进”、“三个代表”、“以人为本”、“依法治国”、“和谐社会”、“保先”喊的震天响的今天,在“人权状况最好时期” 的今天,难道还没有到惩治,明火执仗的制造一个个冤案的败类的时候吗?什么时候才能到了为民伸冤、为民除害的时候?

    尽管涉嫌杀人的哥俩在死牢里被关押了三年之久,99年被无罪释放,(这足以证明我向有关部门反映的情况属实!)尽管这起冤案没有最终酿成佘祥林、聂树斌、滕兴善等等等等样的悲剧,尽管没有发生--制造佘祥林案的办案警察(潘某)东窗事发之后,难以承受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压力,而自杀身亡,尽管我为民请命的善举没有得到社会的承认和有关部门的任何表彰,但那些制造冤案的警察(没有自杀),不仅没有因此而对我有丝毫的感激之情,却恩将仇报,反其道而行之,从此将灾难转嫁到了我的头上,残酷的迫害延续至今,制造出一起又一起骇人听闻的丑闻!

    98年北京召开十五大期间,为阻止我再次进京向有关部门反映公安警察草菅人命和严重的侵犯人权的丑恶行径,公安公然派出数十名警察对我进行全天候24小时监控,粗暴的限制我的自由;

    公安经常的非法传唤和入室骚扰,并公开的散布我是某某功练习者,沧州几乎所有的网吧因此而禁止我上网;关闭我的电子信箱,盗取我的QQ号码,甚至经常的盗取的已完成的文稿;经常的到上小学的儿子学校和妻子单位骚扰,使儿子的学习急剧下降,爱人被单位辞退,至今赋闲;扣押稿费(汇款单2889);只要北京召开两会或有什么重大活动,都要对我进行跟踪和监视居住;

    2001年北京召开两会之前的2月2日,公安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我逮捕,在没有出示身份、和搜查证的情况下,对我住宅进行非法搜查,扣押电脑和我举报本单位领导的大量犯罪证据等大量物品,均没有开具扣押凭证(至今未归还)取保释放时,却将释放证扣押;

    2002年北京召开十六的前两天--11月6日公安再一次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我逮捕,扣押两台电脑和数十本日记,以及寄给中央电视台和最高领导人的底稿等物品(至今未归还),同年12月22日新华公安分局又故伎重演,再次以取保名誉释放,也再一次扣押了办理的取保手续。

    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堪称是“人民保护神”的警察老爷们,没有对自己所制造的冤案和所造成的严重后果有丝毫的悔意,却在关押提审我时,恬不知耻的严厉谴责我道:“别人杀没杀人有你的什么事,用得着你管?”言外之意,要不是我多管闲事,这种数典忘祖的罪恶勾当就会石沉大海,永远不会被人所知!

    显然,我所遭受的一切不幸和灾难,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我用挂号寄给中央电视台的那封凝聚着我对新闻媒体、对政府的信任和信赖的万言书!?既然如此,我七次到中央电视台打出<郭起真蒙冤十年,谁来主持公道?>的条幅,并索要这封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的万言书;我多次到沧州的报社、电视台请愿和散发<告全市同胞书>;曾到沧州市公安局、省公安厅申请游行示威,并多次到区、市、省、国家、人大信访,中央、省、市信访和纪检部门,以及沧州市市委、市政府、省政府、省公安厅、公安部上访请愿示威,并散发<告全省人民书--示威游行申请书>。

    什么是正确的舆论导向?做为党和政府的喉舌--中央电视台,对于为民请命的人不闻不问不接待,对于蒙冤入狱无辜百姓无动于衷麻木不仁,最终酿成人命大案,难道就是正确的导向吗?沧州市电视台将无辜的百姓打成杀人犯的新闻,全天候的向几十万沧州人民播出,如今所谓特大杀人案的骗局尘埃早已落定、真相也已经大白,然而近十年也不向人民交出交待,这种瞒天过海的欺骗行为,难道也是坚持正确导向吗?

    像中央电视台这样如此的“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的新闻媒体,难道不是将中共政府送上了万劫不复的深渊的罪魁祸首吗!?

    (图片系2004年7月5日在中央电视台示威时所摄。中央电视台字体中的“电”字下面背红包的人正是本人,门前是众多的上访者。当警察和保安劝阻他们时,他们禁不住失声痛苦,跪倒一片!)

    《议报》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9/2005090709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